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48章三人行,必有一个倒霉鬼
    萧玉枫看着容绒和封凌若无其事的聊天,气急败坏的打断,“给我闭嘴!你们两个,我来容府是父皇的命令,你们别想赶我走。”

    容绒无语问:“萧天权让你来做什么?”

    萧玉枫高傲的风姿像是矮了一截,闷闷的说:“让封凌教导我修炼,巩固天境的境界。”

    噗——

    容绒喝着茶水差点喷出来,让封凌教你?萧天权脑子进水了?!

    容绒的表情太过明显,萧玉枫不由的恼怒,“是本皇子自请住进来的,你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吧?”

    “哦——”容绒点头,脑子进水是你。

    萧玉枫得意的冷笑,大刀金马的坐到桌边,把扇子往桌上一拍,“现在,本皇子饿了,容绒做饭给我吃吧。”

    容绒看傻子一样看着,“你在宫里的时候,都是在书房吃饭的吗?”

    萧玉枫笑容一僵,冷哼一声,“本皇子就是这么一说,反正我要吃你亲手做的饭,我在大厅等你。”

    他拿起扇子,头也不回的出了书房。

    容绒放下茶杯,看向封凌,“到底怎么回事?他是冲着容府里的东西来的吗?”

    “不是。”封凌拉起容绒的手,暗暗道:他就是冲你来的。

    不过封凌没将这句话说出来,只是淡淡道:“萧天权已经决定要亲征了,这个时候将萧玉枫塞过来,不过是萧玉枫怎么的想法。萧天权并不担心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容绒神色黯然下来,萧天权目前掌握着封凌的一缕灵魂,杀不了他也能废了他,所以根本不担心封凌会脱离掌控。

    想到这里,容绒就越发遗憾没能将那株卧佛草拿到手,她这么想着,脸上的表情就露出来了。

    封凌微微眯眼,忽然将容绒抱进怀里,“怎么了?你不是去木家了吗?情况怎么样?”

    “呃……木家正在抢救他们的老祖,大概没空管其他事。”容绒嘀咕道。

    封凌挑眉,“是这样吗?那过一阵子我亲自去……”

    容绒赶紧摇头,“不用了,我发现卧佛草不在木家了。”

    “那在谁手上?”封凌奇怪的问。

    容绒对手指,无比怨念的吐出一个名字:“西门婉。”

    封凌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眼中的笑意里涌起滔天的杀意。

    他猜也猜得到木家的药材为什么会跑到西门婉的手里,而且容绒也在其中,肯定是在争夺过程中吃了亏。

    “没事,会拿回来。”封凌拂着容绒的长发,轻轻的吻上她的额头,转头吩咐子虚去盯着西门婉。

    有了封凌的安排,容绒暂时放下心来,和封凌在书房呆了整整一上午,把某个吵着要吃饭的殿下给忘到了天边。

    萧玉枫等的实在受不了了,再次回到书房,一脚踹开了房门,“你们两个混蛋在做什么?竟然呆了这么久?”

    他怒气冲冲的冲进房间,就看见容绒正坐在封凌对面,两人趴一张小桌案上,正在赌骰子玩。

    两人一脸莫名的看向萧玉枫,萧玉枫气得半死,“你们一上午就是在这里玩骰子吗?”

    封凌收回目光,“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管我的事?我要被饿死了?”

    容绒一脸惊悚,“天境也能被饿死?!这是真的吗?”

    封凌扳回她的小脸,“只有他这样的天境会饿死,你不会。”

    “哦。”容绒一副放下心来的模样,气的萧玉枫要吐血。

    “我当然不会饿死,不过我要容绒给我做饭。”萧玉枫冷冷的语气已经带上了命令。

    容绒神色终于变了,“凭什么?”

    萧玉枫冷笑,冷冽的眼神撇过封凌,正要开口,就听到碰的一声,整个人就被扇飞了出去。

    容绒:“……”

    封凌重新拿起了骰子,“不用理他,等到出兵的时候他自然就会走了。大概也就十几天的时间,忍一忍就好。”

    “可我怎么觉得你有什么事瞒着我呢?”容绒托着腮帮子,幽幽的盯着封凌。

    封凌微笑,“是你的错觉。”

    才怪。容绒还是决定去问问那个被打飞出去的大殿下,总觉他会突然跑来容府,很有问题。

    ……

    就在萧玉枫入住容府,搅乱了容绒和封凌的生活时,皇宫中,萧天权已经在准备出兵了,他拿出了自己的一战成名的兵器,一把金色的长枪。

    黑雾施施然的飘出来,“都做好准备了?”

    “这话难道不应该我问你吗?”萧天权冷笑,“我这次的祭祀大典可是下了血本了,你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哈哈哈,放心。很快我就会正式出现,到时候,凤族也该灭了。虎族、蝶族这些不听话的也都一起灭掉吧。筹划了这么久,也该收网了。”黑雾哈哈大笑。

    萧天权手掌擦过长枪,嘴边勾起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这样最好,武宗的本部我已经找到了,凤族已经毁掉大半,接下来就是对付容帝了。”

    “这次有把握,我们选择这个时机,容帝不会不出面的。”黑雾冷笑了几声,忽然道:“这次你打算让封凌去?”

    “为什么不呢?”

    “他去可以,不过你将自己的儿子丢过去看着他,会不会太小看他了?”黑雾冷然道。

    “不是我叫玉枫过去的,是他自己要去的。不过,本皇给了他足够钳制封凌的东西。”萧天权淡淡的说。

    黑雾惊奇,“除了那缕灵魂,还有什么能够钳制住封凌?”

    “当然有。他不是娶妻了吗?”萧天权冷冷道。

    黑雾似乎是愣住了,半天没说话。

    封凌娶了容绒,萧天权却反过来用容绒来钳制封凌?好计策,不过容绒有什么东西能够钳制封凌的?

    黑雾想不通。

    被打飞出去的萧玉枫也想不通,他满以为他掌握了容绒想要的卧佛草,用这个威胁一下封凌,封凌就会为了容绒,屈服于他。

    谁知道封凌连威胁的话都没有让他说出来,就将他打飞了。这还怎么说?

    筹码当然是要能威胁道别人才叫筹码,光攥在手里,人家不知道就一点用处也没有。

    萧玉枫揉着自己几乎被砸扁掉的鼻子,愤愤的想着该怎么在两人面前将这件事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