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47章带了一个东西回来
    火光消散,十六柄匕首砸落在地上,五人中实力最弱的两个人却没能抵抗住容绒杀之决的影响,被割掉了头颅,倒在地上。

    剩下的三人眼神都是变了,再也不敢小看这个女子,纷纷护到了西门婉身前。

    西门婉心脏狂跳,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实在不想相信这是容绒做的,容绒的境界明明比她还要低啊!

    容绒擦掉嘴边的血迹,身形刹那间消失,隐身之后,瞬间来到西门婉身边。

    三个鬼刹卫顿时感到不妙,一把拉住西门婉将她护在中央,浑身灵力涌出,如刀锋一般横扫四方,摧枯拉朽,毁掉四周的一切。

    木家人都是无比的心疼,这里可是木家,毁的都是他们家的房子啊!

    容绒被打出了身形,后退百丈,吐了几口血。

    不得不说在境界高了以后,隐身已经不适合再用在战斗中了,天境随便一个神通就能横扫大片,隐身躲避是不现实的。

    但容绒依旧不放弃,再次扑过去,找到机会再次动用弑神之矛。

    又杀一人!

    西门婉身体开始哆嗦,万万没想到容绒会为了一株草药这么疯狂。

    “快杀了她,杀了她!”西门婉惊声尖叫。

    剩下两名鬼刹卫面具下的脸也是无比难看,他们六个人出来,被一个人杀了四个,说出去他们自己都不会相信。

    两人眸中凶光闪动,杀意冲天。一人闪身冲过去,抽动灵力,化作一条汹涌的天河从九天而下,向容绒碾压过去。

    容绒抵抗着天河,被恐怖的气势压得直吐血,另一人瞅准机会,丢出一方金印,狠狠的砸向容绒。

    容绒被在飞出去,浑身筋断骨折,血肉模糊。

    她吃力的爬起来,眼前一片花白。她受了很重的内伤,魂力也快要用光了,面对剩下的两个天境,加上西门婉本人,她赢不了。

    虽然九凤珠拼命的在修复她的伤势,甚至为她补充源源不断的灵力,但是灵力想要转化成魂力,需要不少时间。

    再打下去,就不是她能不能抢到木匣子,而是西门婉放不放她走了。

    容绒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恢复,看的所有人都是直抽气,面色异样,这恢复力也太快了!

    容绒吐出一口血,冷冷的盯着木合,“木合,我再问你一次,那株草药你到底给不给我?”

    木合纠结的看着一身狼狈的容绒,木清抢先道:“都已经说过了,那东西给西门姑娘了。”

    容绒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眼里的怒火已经恢复平静,只是眼底冰霜却几乎凝成实质,“好,这是木家的决定,你们不要后悔!”

    她拖着重伤的身体,朝外面走去。

    西门婉被容绒吓得一直不敢动,见容绒想走,就知道她撑不下去了,立刻冷笑起来,“谁让你走了?杀了我这么多人,还想离开?”

    两个鬼刹卫对视一眼,立刻上前。

    碰——

    一个白白胖胖的雪球忽然跳了出来,无数鞭子一样的触手抽向了两个毫无防备的人,两名鬼刹卫猝不及防之下,被打趴在地上。

    西门婉吓了一跳,忘记了容绒还有一只成年雪兽。

    两个鬼刹卫看了西门婉一眼,询问西门婉还要动手吗?反正他们是不打算动手。

    西门婉涨红了脸,恼羞无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看着容绒在毛毛的护送下离开。

    容绒出了木府,从九凤珠里翻了一套新衣服换上,又将散落的头发重新梳理了一下,问毛毛,“我这样能看出来受过伤吗?”

    她的外伤已经好了,内伤虽然重,但是封凌应该看不出来。

    毛毛绕着她蹦跶了一圈,“呜呜……”

    “看不出来?”

    毛毛使劲蹦跶了两下,“呜呜呜。”

    “我哭过?我才没有哭过。”容绒撇撇嘴,揉揉还红着的眼睛。

    “呜呜。”

    “没有!我没哭过。”

    “呜呜。”

    容绒死不承认,但是明明已经要拿到了,却在她眼前丢了,她心里真的好难过,就差那么一点,就一点……

    算了,之后再想办法吧。反正她是不信西门婉会将卧佛草用掉。

    容绒慢吞吞的回到了圣皇城,确定自己的脸色终于没有什么问题了,才走进容府。

    “我回来了!”容绒欢快的喊道。

    子参和子虚立刻走出来迎接,“夫人,你回来了。正好,公子也已经回来了。”

    “封凌也回来了吗?我去找他。”容绒立刻就想去找封凌,算算时间他确实差不多该回来了。

    “那个……等一下。”两人慌忙叫住容绒。

    容绒古怪的看向他们,才发现两人的表情那叫一个僵硬,笑的比哭还难看。

    “怎么了?”容绒奇怪的问。

    “呃……”两人抽搐的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愿意说,最后还是子虚干笑道:“夫人,不止公子回来了,公子还带回来一个东西。”

    一个东西?!什么东西能让你们如此的……难以启齿?该不会这样东西,是个人吧?封凌从宫里带了个女人回来?都要打仗了,萧天权还有空给封凌找女人?

    容绒天马行空的想着,来到书房,然后看到了那样东西。

    确实如她所想,那样东西是个人,但不是女人,是一个男人。

    “容绒,我们又见面了。”萧玉枫眨巴着桃花眼,对着容绒笑眯眯的放电。

    容绒回头看向封凌,“这个蛇精病为什么会在我们家?”

    萧玉枫不解,“蛇精病是什么病?”

    容绒白眼,“你猜。”

    萧玉枫,“……”用得着猜吗?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封凌冰冷的撇了萧玉枫一眼,沉声道:“被他老子塞过来的。”

    容绒更不解了,“萧天权塞过来,你可以不要啊。”

    “不要的话,萧天权就要我住进皇宫去。”

    “那还是带回来吧,不过萧天权把他塞进容府做什么?就不怕你把他打死吗?”容绒奇怪的瞄着萧玉枫,“难道他不是萧天权亲生的,萧天权无所谓?”

    “很有可能。”封凌居然点头了。

    萧玉枫七窍生烟,好歹他人还在这里吧,当着他的面这么说话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