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44章木家老祖醒了?
    木清上前想要灭掉西门婉身上的火焰,可这火焰连天境的西门婉都阻挡不住,何况是她这个还未能步入天境的人。

    这火焰可是小吞天火,如果西门婉彻底将火凤杀打的烟消云散也就罢了,但是只要留下一点,那就绝对要将东西烧光为止!

    木清怎么也没办法将小吞天火熄灭,反而是西门婉越来越虚弱。木清勃然大怒,盯着容绒大吼,“你还不快点将火焰收回去!”

    “你在跟我说话吗?”容绒冷冷的看着她,眼里的杀意毫不掩饰。她现在已经气头上,西门婉要是没人救,那就烧死好了!

    木清看见容绒眼底的杀意,不由自主的浑身一僵,一股寒意从背后直蹿上来。

    在妖族学院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地境巅峰就能干掉天境,甚至借助神通灭掉了封王级强者!现在容绒已经是天境了,要是容绒不顾一切的杀她。

    她忽然无比后悔跟着西门婉来刺激容绒,她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这里是木家,你不要乱来。”木清语气软了下来。

    轰——

    一股庞大的气息从天而降,拍在西门婉的身上,将她身上的小吞天火给熄灭了。

    木合从天而降,来到了三个女子面前。

    木清松了一口气,“族长大人。”

    木合点点头,皱着眉头看向一身焦黑又形似猪头的西门婉,“这是怎么回事?”

    西门婉虚弱的爬起来,“木合大人,这女人在你家里行凶,你不该管管吗?”

    木合诧异万分,西门婉这幅狼狈的模样居然是拜容绒所赐?

    他看向容绒,对上她冰冷愤怒的面容,不自觉的有些心虚,干咳两声道:“容绒公主,西门姑娘是代表陛下来的,你这么动手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我打的是她,又不是陛下。倒是木合大人,你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容绒冷冷的问。

    木清冷哼一声,“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们不需要你的灵药了,自然也不用遵守约定。皇宫的炼药师会炼制更好的灵药。”

    “什么灵药?”容绒不死心的追问。

    “一种能激发长寿丹药力的灵药。”西门婉含糊不清的开口,愤恨的道,“木家老祖已经服下过长寿丹,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将药效发挥出来。我让炼药师们研究了一种可以彻底激发出长寿丹药效的灵药,只要老祖服了这种灵药就能好!”

    容绒讶然,难以置信的看向木合,“你信她?你居然信她一个外行,也不相信我这个炼药大宗师?”

    木合面露尴尬,“西门姑娘的说法还是很有道理的。”

    “是她背后的圣皇很有道理吧?”容绒讽刺道。

    “住口!我家族长和圣皇陛下岂是你能议论的?”木清呵斥道。

    容绒冷笑,“行啊,既然木合大人觉得这个法子可行,那我也等着看看,看你家老祖什么时候醒过来!”

    激发长寿丹的药效?简直是荒唐,如果给木家老祖服下的那枚长寿丹还有效果的话,他就不会昏迷不醒了。

    西门婉扶着木清,咬牙切齿道:“好!我就让你看看我怎么将木家老祖救回来。”

    容绒不以为意,扭头回去了自己的客房。

    木合也赶紧让木清带着西门婉去疗伤,西门婉代表的到底是圣皇,而且是特意来为老祖治病,这份好意他不能不领,不能让西门婉这么伤着回去。

    西门婉要求研制的灵药整整炼制了两天才终于完成。

    丹药出炉的那一刻,西门婉特意让人去告诉了容绒一声,容绒二话不说跟着木家的下人来到木家老祖的床前。

    木清、西门婉,还有木合带着木家几个重要的族人都到了,一名满脸皱纹,白发丛生的炼药大宗师拿出一枚刚刚炼制好的灵药,灵药像豆子一样小巧,散发着奇怪的气味。

    “这就是你们炼制出来的灵药?”容绒神识扫过去,分析不出来里面的成分。

    她不怕西门婉能用这灵药将木家老祖给治好,她怕这灵药会把木家的老祖给治死!

    那老头嚣张的傲笑道,“没错,这灵药是我们几个炼药大宗师共同研究药方,由我炼制出来的灵药,保证老祖服下之后立刻就能清醒过来,并且拥有长寿丹延长的一百年寿命!”

    木合沉默的盯着这颗灵药,踌躇了一会,道:“那就麻烦大师了,请给老祖服用吧。”

    老头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将灵药喂进木家老祖的嘴里。

    容绒没说话,冷眼的看着炼药师的动作,心里确实不以为然。

    众人屏住呼吸,紧张的盯着木家老祖。西门婉的眼神像钩子一样,恨不得扑上去将木家老祖给拉起来。

    一分钟、两分钟……忽然,木家老祖身体微微的抖动了一下,发出急促的呼吸和喊声。

    木家众人大喜过望,呼天喊地的扑上去,“老祖!老祖,你醒醒!”

    西门婉得意洋洋的看向容绒,“怎么样?容绒公主,我的做法没错吧?不用9品灵药,木家老祖还不是被我治好了?”

    木清微微一笑,“不错。西门姑娘是我木家的恩人,圣皇陛下更是天恩浩荡。容绒公主没别的事,还是滚出我们木家吧。”

    容绒忽然勾唇一笑,笑靥如花,像微风拂面一样令人陶醉,“你现在就要赶我走吗?你确定你家老祖真的没事了?”

    木清不悦的皱眉,明明他们老祖都醒过来了,容绒还赖着不走,难不成还等着老祖出事吗?

    要知道她家老祖是好几千年前的人,领着猿族闯过几千年来的风风雨雨,木家上上下下都极其敬重的,她也不例外。

    但没等她发火,其他族人就火了,容绒这么说简直就是在引发众怒。

    “你是巴不得我们家老祖出事吗?”

    “你这么说简直太过分了!老祖当然已经没事了。”

    “我们当你是客人,你却如此恶毒,还不快滚!”

    众人纷纷怒骂,西门婉露出优雅动人的笑容,笑容越发得意,看戏一样的看着容绒的表情,等着看她窘迫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