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34章混进礼阁
    容绒冷笑,也懒得和她多说,继续走自己的路,反正现在也逃不掉,到了萧玉枫的宫殿再说。

    因为祭祀大典的缘故,一路上到处都能看到正在忙碌的侍卫宫女,端着东西快速的送去礼阁。

    很快,容绒来到了偏殿门口,又是一队侍女端着一排排的祭祀品朝着礼阁的方向走去。这次的队伍有点不同,除了侍女之外还有两队的天圣军护送。

    在皇宫之中都要有人护送,可见他手上端着的祭祀品有多贵重。

    容绒对这些祭祀品不感兴趣,她只想快点脱离西门婉的视线,找机会去礼阁。

    西门婉却在这个时候笑吟吟的指着走在最前面的四个侍女,“你知道那四个人端着的是什么吗?那是这次最重要的祭品。”

    容绒看了一眼,祭品盖着绸布,她也懒得用神识去看是什么。

    见容绒不回话,西门婉嘴角的弧度越发上扬,冷笑道:“这祭品是龙血。”

    容绒终于有反应了,心里湖水剧烈的波动,翻起了大浪,脸上却拼命的压制住怒意。她知道西门婉想要看到什么,她不会给西门婉一丝回应。

    西门婉见容绒还是不说话,表情也像没听到一般,淡笑着靠到她的耳边,“还记得那次,圣皇让封凌带我回府吗?当时她不让我告诉你他付出了什么代价,现在我告诉你,他放了自己半身的龙血给圣皇陛下。”

    容绒死死的咬着后槽牙,望向那已经走远的极品,神识穿过绸布,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容绒的双目。

    “龙血的用处还是相当大的,作为祭品还是合格的。啊,我忘记告诉你了,除了龙血还有从龙尸身上取得的龙鳞……”

    “够了。”容绒打断了西门婉的话,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西门婉温柔的微笑,“想要收回这些东西吗?我可以将关于黑龙的祭品全部让你带走。只要你将你手上的这只镯子给我。”

    容绒恍然大悟,难怪西门婉和她啰嗦这么多,不断的挑拨她的怒意,原来是盯上了龙母镯。

    也是,东方家覆灭的时候,龙母镯发威,救了她的命,西门婉肯定看见了。她一直没动静,容绒还以为她不打算动手了呢。

    “我也没想到,封凌居然将这只镯子给了你,其实它就是一个防御灵器,对你并没有那么重要。”西门婉蛊惑道。

    容绒嗤笑一声,“这镯子可救过我的命。”

    “我可以给你更好的防护灵器。而且,那些祭品你不想要吗?如果让那些祭品出现在大典上,封凌会有多么难堪,你就不为他考虑一下吗?”西门婉像是知心朋友一样循循善诱。

    “不用了。”容绒拒绝的无比干脆,看也不看她一眼,走进了萧玉枫的宫殿里。

    殿中,萧玉枫并不在,容绒非常自来熟的进了大厅,坐下喝茶。

    西门婉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冷冰冰的看着她,“容绒,你快要想好,你只有这一次机会。甚至我快要帮你离开这里,不然萧玉枫得逞。”

    “不必了,你既然把我送到了,哪来的回哪去吧。”容绒冷然,端着茶水一股脑的灌入口中。

    “你!你果然是个贱人!原来你早就打着攀上大皇子的主意了,我看你今天之后怎么和封凌交代!”西门婉涨红了脸,气冲冲的扭头就走。

    大门被碰的一声关上了,整个大厅像一个密闭的牢笼,门窗紧闭,还启动了防护禁制。

    送她来的那队天圣军就在门外守着,寸步不离。

    容绒再次喝下一杯凉茶,猛地将茶杯拍碎在桌上,破碎的瓷片扎进她的掌心,刺得生疼。

    “祭祀大典,好一个祭祀大典,我就让你这个大典办不成!”容绒起身扫了一眼周围的禁制,有想法宫殿的禁制虽然也很强大,但是比起皇宫大阵,就差得多了。

    而且宫殿大多数禁制都是防护宫殿不被攻击,不让人闯入的,封锁宫殿不让人出去的禁制还真的不是很强。

    容绒花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解开了禁制,身形一动,消失在空气中,隐身离开了宫殿。

    走出了萧玉枫的皇子宫之后,她立刻幻化成一个普普通通的侍女,前往礼阁。

    她早就研究过皇宫的地图,将礼阁的地点记得一清二楚。

    礼阁这个时候果然已经忙的鸡飞狗跳,一个礼阁的大人正吹胡子瞪眼的痛骂着几个下属,说他们送错了东西,还弄错了品种。

    几个下属被骂的狗血淋头,都是一肚子的气,却不敢露出来,一个个都是点头哈腰的,苦着脸表示知错。

    那个胡子很长的大人一挥手,让他们赶紧去办事,自己又匆忙的回到了礼阁之中。

    容绒眨巴着眼睛站在礼阁之外,被其中一个满脸麻子的中年人撞个正着,指着她破口大骂,“你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点将祭品全部拿过来,所有人都在忙,你还敢在这里偷懒!我告诉你,要是不能在大殿开始之前将所有的祭品清点好,就一起掉调脑袋吧!”

    容绒无语,这是自己被骂了,把气撒在她的头上了。

    她无辜的眨眨眼,“我不知道去哪里拿?”

    “什么?你没有收到清单吗?没有开启宝库的令牌吗?那你在这里做什么?”那人古怪的打量着容绒,“你穿的分明就是祭祀侍女的衣服,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容绒暗叫不好,这个家伙好像不是只会发脾气,还有点脑子。

    她慌忙拉住他,将他拖到了一边,“别吵,别吵,我可是大皇子殿下的心腹。”

    “大皇子殿下?!”那人诧异,“大皇子殿下的人来礼阁做什么?”

    “大皇子殿下想要一些祭品。”容绒认真的说谎,眼皮都不眨一下,说的对方一愣一愣的,却没有怀疑。

    皇宫里,谁敢冒充大皇子殿下的人啊?

    他为难的说,“这我可做不了主,我只是负责清点祭品的。要不我带你去找成大人?”

    “成大人就是刚才骂你的那位老头子吗?”容绒问。

    麻子脸脸色铁青,无语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