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28章内鬼
    容绒笑眯眯的看着他,“怎么会呢?封凌是圣皇亲自封的平叛大将军,他忙着平叛呢,怎么会造反?”

    司徒辛气结,“不造反你打晕萧绝是什么意思?”

    “有点事想单独问问司徒将军,所以只好委屈萧绝统领睡一下了。”容绒很有耐心的解释。

    “哼,不管你问什么,本将军都不想回答你。你就乖乖的跟我回圣皇城,听候圣皇陛下发落吧。”司徒辛抬手抓向容绒,天境的力量彰显无遗。

    容绒一动不动,抱紧越鸿。霸道的力量到了她的面前却忽然消散开来,仿佛没有存在过。

    “怎么可能?”司徒辛大惊,只觉得有一种危险的感觉逼近他的身边,让他浑身汗毛耸立,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

    “阁下是什么人?”司徒辛有些结巴的开口,眼角的余光看向身侧,却不敢乱动。身后的气息实在太恐怖,让他连回头都不敢,生怕一动就被杀了!

    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人想要杀他,只需一招就够了!

    他对自己的这种感觉有些难以置信,他怎么说也一个天境,一招就能秒杀他,那要是什么实力?难道是皇级吗?

    容绒看着他冷汗淋漓的模样,笑着道:“司徒将军,你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司徒辛愕然,这人是和容绒一伙的?难道是……

    “封、封凌?”司徒辛瞪大了眼睛,封凌居然是皇级吗?他的实力居然已经到达如此恐怖的地步了吗?

    容绒微笑,“司徒将军在开玩笑呢,封凌现在正在外面和叛军厮杀,没空来找你。”

    司徒辛眼皮直跳,他怎么不这么觉得?

    “司徒将军可以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找到越家军的驻地的吗?”容绒问道。

    “你们进了祖地这么久不出来,傻子都知道有问题。”司徒辛傲然道。

    容绒收敛了笑意,“你知道我问什么,祖地那么大,想找到越家军的驻地,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的,你们是怎么找到的?”

    “我们运气好,进去就碰上了。”司徒辛胡说八道。

    容绒将杀之决轰入司徒辛的脑海,狠狠的撕扯着他的灵魂,杀之决杀不了天境,但是觉得能让他从灵魂上感觉到剧痛。

    司徒辛惨叫着打滚,容绒搂住越鸿,背过身去,不让他看。越鸿乖乖的趴在容绒的怀里,有些好奇的眨着大眼睛。

    “我说,我说,是幽灵告诉我们的!”司徒辛受不了了,连连求饶。

    “幽灵?幽灵是什么?”

    “幽灵是陛下安插在封凌身边的人。”

    容绒心跳剧烈的跳动,急切的问道:“幽灵是谁?”

    司徒辛苦哈哈的回答:“这个我也不知道啊,这个幽灵只能用传音玉简联络,没人知道他是谁。”

    “现在联络他。”

    “只有大皇子殿下能联络他,不过大皇子殿下估计也没有见过他的真容。”

    居然这么复杂,萧天权对这个内鬼还真是重视。他向萧玉枫告知了越家军的驻地,应该是一直跟着封凌,该不会是……不可能,应该只是巧合,暗中有人跟着他们也是有可能的。

    容绒看向封凌,封凌的眸子幽深难测,完全看不出在想什么。

    容绒一狠心,将越鸿放下,走到司徒辛的身边,直接查看他的记忆。司徒辛被封凌支柱,无法挣扎,连叫都叫不出来。

    容绒看完他的记忆,只觉得这个家伙就是个只懂得享受的人渣,做的事一点也不比东方家好到哪里去,至于幽灵的事,确实就像他说的那样,他知道的不多。

    容绒收回神识,摇摇头。

    封凌一掌震断了司徒辛的心脉,将他给杀了,然后转身走向屋外。

    容绒哄着越鸿睡觉,然后开始利索的处理现场。

    外面,越云横和司徒恒的打斗也快要接近尾声了,越云横被杀阵所困,有生力量都用在防御杀机之上,完全没有能力再对付司徒恒。

    司徒恒却从容的操控着杀阵,同时使出各种威力极大的神通轰在越云横身上,越云横早已经重伤,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司徒恒皱着眉头,冷眼看着他,“你还真是顽强,不过这一招你绝对抗不下,安心去死吧。”

    他挥手一划,整个阵势转动,爆发出冲天的煞气,全部轰向越云横。

    越云横冷笑,神风刀再次出击,可就在这时,他像是被人打了一闷棍似的,脑袋一片空白。

    灵魂攻击!

    司徒恒居然能用灵魂攻击!不是只有兔族才有灵魂之力吗?兔族已经灭了,司徒恒怎么会用?!

    越云横拼命摆脱出来,但他知道已经迟了,这么一停顿,已经远远来不及招架这冲天的煞气,无限的杀机眼看就要没入他的体内。

    越云横心里满是苦涩,不行了吗?鸿儿,爹对不起你,我死了以后,你也会跟着来吧?不要怕疼,爹等你。

    司徒恒淡然微笑,笑容优雅,像是翩翩君子。

    咔嚓——

    只听一声脆响,杀阵之中所有的杀机忽然间就消失了,包裹在越云横外围的煞气瞬间消散。

    司徒恒脸色大变,瞬间阴沉下来,“什么人,敢破坏我的事?”

    他回过头,一道漆黑的身影立在他的面前,距离他近在咫尺,身上没有一点气息,仿佛忽然间就出现了。

    司徒恒眼瞳一缩,不觉手脚发冷,这人距离他这么近他都没有发现,如果想要杀他,他说不定已经死了。

    他默默捏紧拳头,恭敬的问道:“阁下是什么人,是来帮越云横的吗?”

    “是。”封凌十分干脆的回答。

    司徒恒沉吟道,“不知道越云横给了你什么好处,我可以付双倍。”

    封凌冷淡的看着他,“你付不起。”

    “哦?能说说看吗?”司徒恒微笑,在他看来什么都可以谈,天底下就没有利益换不到的东西。

    封凌一道嘲讽的目光看向他,“你的命。”

    司徒恒神色大变,但下一刻却立刻出手,灵魂攻击狠狠的刺向封凌的脑海。

    封凌却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半点没有停顿。

    容绒送给他的天魂石的玉佩不仅仅是滋养他的灵魂,还能防护住灵魂攻击。司徒恒的灵魂攻击其实并不是很强,天魂石挡下来绰绰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