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25章出事
    两天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一晃眼就过去了,但是越云横一直没有动静。

    容绒趴在桌边,歪着脑袋问:“你不是说,他会答应的吗?为什么一直没有反应呢?”

    “是我估计有误,没想到越云横处理事情会这么慢。”封凌摸摸容绒的小脑袋,“他不将整个军队的统一好,是不会来跟我谈的。”

    容绒想想也是,现在让所有人都接受合作,才好进行后面的计划。越云横可能还没想过,合作之后,封凌会将大军带走。

    忽然,外面一阵剧烈的灵力波动,封凌猛然起身冲了出去。

    越云横的院落附近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封凌飞身过去,就看到越云横像是疯了一般盯着天空上一个白衣男子。

    男子微笑而立,手里抱着一个男孩。

    “司徒恒!”封凌不由的惊了一下,司徒恒身上的气息分明就是封王级才有的气势,就算有着老怪物的灵魂,这么年轻就修成了封王级也太离谱了!

    司徒恒手里抱着的男孩自然就是越鸿,越云横唯一的儿子。

    越鸿扭着身体,可怜巴巴的朝着下面的越云横伸出手,“爹爹,爹爹抱,这个人是坏蛋!”

    “鸿儿!”越云横拎着大刀,急红了眼,可是却不敢向司徒恒动手,就怕司徒恒伤害了越鸿。

    司徒恒淡然一笑,“越将军你放心,令郎如此机灵可爱,我只是想带他回去做做客,如果你想接他回去的话,就去城外西面的大岭山。”

    他说完又看向封凌,很是赞赏道:“封凌,你这次做的不错,能拿下越家军,你是首功,赶紧回营吧。”

    他丢下这么一句,抱着越鸿飞身而去,眨眼消失不见了。

    “封凌!你敢骗我!”越云横勃然大怒,一道劈过去,这是他极怒之下的一刀,刀风中怒火仿佛能将天地劈开,带起无数的风刃。

    封凌没有硬接,身形暴退。这种时候越云横是听不进任何解释的,还是立刻离开比较好。

    周边愤怒的士兵也纷纷攻来,无数的神通灵力将封凌淹没,眨眼就让他遍体鳞伤。

    封凌立刻爆发灵力,黑色的灵力化作一条巨大的黑龙直冲出去,轰开涌上来的士兵们,一路冲过去,回到屋前。

    容绒刚才屋中冲出来,一见此情此景心里咯噔一下,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她什么也没问,一把抓住封凌的手,封凌用力将她拉进怀里,紧紧抱住,冲向云霄。

    “你还想跑!”越云横紧跟过来,再次批过极端暴戾的一刀,刀风席卷,恐怖的风刃化作巨大的刀锋延伸出去,直追封凌。

    军中弓箭手搭弓射箭,上千箭矢齐发,齐齐射向封凌。

    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神射手,最低的修为都至少是灵境,一箭射出,箭矢就像长了眼睛一样,追着封凌。

    容绒看向后面汹涌而来的攻击,倒吸一口冷气。

    封凌冷哼一声,身躯忽然化作巨大的黑龙,将容绒托在背上。

    庞大的身躯在天空中划过,遮蔽了大半的天空,恐怖的气息从他周身散发出来,让下方森林中的凶兽全都趴下来瑟瑟发抖,不敢注视天空上那恐怖的身影。

    上千箭矢还未靠近就被这股强大的气息给震落下来,龙尾一扫,越云横的极致一刀被拍得粉碎,不等越云横发出第二刀,封凌已经迅速的带着容绒远去了。

    容绒还是第一次见到封凌化作原型,坐在他的背上,就像坐在一片平地上一样,特别安稳。

    她轻轻的摸着封凌的背上的皮肤,没有龙鳞,只有坚硬的疤痕,显然他以前受过很重的伤,至今也无法重生龙鳞。

    封凌飞出了很远,才找了一片没有危险的空地将落下,他的身躯渐渐缩小,好让容绒下来。

    容绒却抢先跳了下来,来到他巨大的龙头面前,好奇的看着他巨大的黑色眼珠,和他大眼瞪小眼。

    “怎么了?”封凌笑着问。

    容绒拽拽他的龙须,“第一次见你原型,当然要摸一摸了。”

    封凌坏坏的道:“我身上你不是都摸过了?”

    “讨厌!”容绒瞪眼,扯了扯他的龙须,“我化成原型的时候,你还把我抱走了。”

    “你很小。”封凌渐渐的化为人形。他还记得容绒化成小白兔时候的模样,抱起来软软的,毛茸茸的一团,感觉一用力就能把她压扁了,只敢轻轻的搂在怀里。

    容绒郁闷,兔族的体型确实不大,主要还是黑龙族的体型太大了,她想抱都抱不成。

    她环顾四周,这里还是在祖地的范围之内,不过距离越家军的驻地已经很远了,他们要追也一时半刻找不到。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越云横忽然要杀你?”容绒严肃起来。

    封凌三言两语的解释了,容绒惊呆,“司徒恒怎么会突然进了城,还把越鸿抓走了?”

    越云横将越鸿当眼珠子一样疼着,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被司徒恒抓走呢?司徒恒是怎么混进驻地的?更奇怪的是,司徒恒是怎么知道越家军的驻地在哪里的?

    就算是他们也找了很久,有赵大忠带路才找到的。

    “有人把我们的下落告诉了他。”封凌沉声道。

    “谁?萧绝?”

    封凌摇摇头,“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他现在就在城里,跟着我们进来了。”

    容绒脸色变的很不好,会是萧绝吗?他有那个胆子进祖地吗,还是他身边的那两个天境……还是有内鬼呢?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容绒问,“越云横肯定会去救越鸿,司徒恒肯定会设一个圈套等着他,甚至想办法将越家军一网打尽。”

    “越云横现在是脑子不清楚,但他清醒过来之后,只会一个人去救越鸿,他不会带着越家军去的。我们必须赶在他前面。”封凌沉吟了一下,拉着容绒立刻往祖地外围而去。想救越鸿,自然要先出城才行。

    两人飞身赶路,用了几个时辰才走出林子,刚出祖地就遇见了云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