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12章倒霉的萧绝
    萧绝很奇怪的问他:“怎么了?他们住到哪去了?”

    “封凌他们住进了赤林酒楼。”

    赤林酒楼!那不是这片区域最豪华的酒楼吗?接待的都是虎族的贵族和二世祖这样的人物,想要在里面预定一个包间,预留一个房间都是难上加难,能进去就是身份的象征。

    所以从一开始萧绝就没有去赤林酒楼,去了连门也进不了,就是丢脸。

    可是封凌竟然住进去了?凭什么?虎族不是对他很有敌意吗?为什么会同意让封凌进去,他就只能住在这破客栈里?萧绝脸都黑透了,气的胃疼。

    不过他脸本来就黝黑黝黑的,四个护卫也看不出来,以为他也只是吃惊而已,赶紧叫来了酒菜,请萧绝喝点小酒散散心。

    萧绝憋着一肚子气,一连灌下几碗酒,忽然一口血吐出来,开始连连咳嗽。

    他浑身剧痛,吐出的血泛着黑紫。

    四个护卫一见,大惊失色,酒里有毒!还好他们还没喝这酒,不然就全倒了。

    萧绝捂着肚子,冲着客栈的老板伙计怒吼:“你们居然给我下毒!虎族是想开战吗?本统领可是圣皇手下的天圣军统领!你们……你们居然想毒杀我……”

    他吼的气壮山河,实际上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听起来软绵绵的,一点威胁都感觉不到。

    客栈掌柜也不是吓大的,淡淡的来了一句,“毒不是我们下的,谁知道你是得罪什么人了?说不准是越家军听说你们进来了,想直接干掉你们。”

    萧绝吓得直瞪眼,感觉肚子更痛了。

    掌柜的虽然看萧绝不顺眼,但碍于萧绝的身份,也不好让他就这么死在客栈,就近找了两个医师过来给他解毒。

    两个医师给他催吐,而后又灌了好几颗解毒丹,萧绝青黑的脸庞终于稍微好了一点。

    但两个医师的脸色依旧凝重的吓人,连连摇头,“这毒好厉害,我们没那么大本事解毒。”

    “毒不是已经压制下来了吗?”萧绝惊慌的瞪着两人。

    两个医师很光棍的一摊手,“是压制下来了,可也只是压制,等再爆发出来你就死了。”

    “怎么会!还能压制多久?”

    “大概……一个时辰吧。”

    “一个时辰!”萧绝差点跳起来,任谁知道自己只有一个时辰好活了都会觉得天塌地陷!萧绝死死的拽着两个医师,威胁他们解毒,两个医师趁他身体无力,踹开他一溜烟跑了。

    四个护卫跑进来就看到萧绝像个疯子一样在屋子里团团转,揪住四人痛哭流涕,“我马上就要死了……这毒只有一个时辰就要发作了……”

    死人面面相觑,他们进城就是为了保护萧绝,监视封凌,要是刚进来一天萧绝就死了,他们也没脸回去了。

    他们慌忙驾着萧绝去找医师,但掌柜的却说刚才那两个医师是附近最好的医师了,他们解不了毒,其他医师就更别想了。

    萧绝已经浑身发抖,瘫软的走不动路。就没人能救他了吗?他才成为天圣军统领没多久,他还年轻,只不过来一趟虎王城就这么被毒死了吗?不,一定办法的,一定有人能救他……容绒!对,容绒是炼药天才,还是医师,一定能救他的!

    赤林酒楼中,封凌一行人住进了一个华丽的别院中,是整个赤林酒楼最豪华的客房,一般只有像是单千江这样虎族大长老级别的人物才能住进去,不仅要有身份,还要有钱有实力。

    以封凌的身份根本不可能住进来,但是他却别被掌柜的恭恭敬敬的邀请进了别院,因为这家酒楼是他开的。

    容绒知道之后吃了一惊,赤林酒楼开设至少有一百年了,而且在赤林有如此盛名,她还以为是虎族自己开了,没想到是外来的,幕后大老板就是帮着封凌管理雷岛的徐伯。

    掌柜的也是从雷岛出来的人,自然认识睚和封凌。主人来了,当然要用最好的客房招待。

    容绒在别院里四处晃悠了一会,惊叹的靠到封凌身边,“没想到你早有准备啊,一百年前就开始布置了。我还以为你在赤林没什么人手呢。”

    容绒为封凌整合的情报网最薄弱的两个部分就是虎族和蛇族的地盘,这两族一个是圣皇的死忠,一个天不怕地不怕,都不好渗透。

    封凌淡笑,“是碰巧,徐伯开第一家酒楼的时候就是开在了赤林。赤林不是没有人手,是不多而已,总共只有三家酒楼。”

    如果一点人手都没有的话,他们从哪里得到的赤林的消息。但几家酒楼确实无法打探到那些隐秘的消息。

    容绒默默的点头,眼珠子却在滴溜溜的乱转,“你不是说在荒原开了楼外楼的分楼吗?什么时候在赤林也开一家吧。”

    “这次我会和单猛谈谈。”这次来是一个好机会。

    就在两人靠在软塌上聊着的时候,睚在门外敲门。

    “什么事?”封凌淡然问道。

    “主人,萧绝在外面求见,掌柜将他拦在酒楼外面了,他死活不走,说是一定要见你一面。”睚想起萧绝死赖在酒楼门口的模样,忍不住直皱眉头。

    容绒撇撇嘴,“那个家伙又来找你做什么?该不是听说你住进赤林酒楼,来找茬的吧?”

    萧绝那个家伙,还真有可能这么闲。

    “我去看看。”封凌起身走出了别院,容绒也跟着他一块去了。

    到了门口,封凌看到的就是被四个护卫架着,哭的涕泪横流的萧绝。

    萧绝一见他和容绒,立马冲过揪住他的衣领,“封凌,我中毒了!你快让容绒给我解毒!快啊!”

    封凌神色一变,握住萧绝的手腕,眉头顿时皱起,果然是中毒了,还是很厉害的毒。

    “你怎么会中毒?”封凌将他带进酒楼里,奇怪的问。

    萧绝破口大骂,“还不是越云横,居然让手下下毒来杀本统领,本统领死了就没人能抓他了!他就是忌惮本统领!”

    容绒在一旁翻了个白眼,越云横怎么可能忌惮一个草包?

    四名天境护卫也不禁为他脸红,统领的脸皮真是厚啊,反正他们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