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10章可以骗骗他
    容绒囧了一下,她从妖族学院离开的时候,封凌给她开后门带了一些传承的刻录出来,让她好好的学习。封凌带她出来难道只是为了让她在身边修炼那些传承的?

    “我跟你出来,可是想帮你忙的。”容绒不满的嚷嚷。

    封凌笑道:“现在没什么忙要帮,将那些传承学完就是你最重要的事。”

    容绒差点翻白眼,“要学那些传承的话,我为什么不在圣皇城呆着。”

    “圣皇城不安全。”封凌忽然冒出一句,说的容绒有些发懵。

    圣皇城有什么不安全的?有我老爹在能与什么事?难道……

    容绒忽然明白过来,“我爹忽然回到圣皇城,是不是为了牵制萧天权?为了让萧天权不离开圣皇城?!”

    封凌沉默不语,眼里却露出一抹赞赏。

    萧天权想对容帝动手,容帝同样想对萧天权动手,两人在圣皇城中互相牵制。萧天权如果敢离开圣皇城来对付越云横,容帝就能毁了他的皇宫和基业!

    同样容绒如果留在圣皇城,说不定就能被萧天权找到机会拿住做人质,因此封凌才在这个节骨眼上把容绒带走。

    否则按他以前的作法,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开口带容绒走的。

    容绒能想明白这些还是很聪明的。

    容绒要给他们跪了,这都什么脑子?一天到晚想这么多不累吗?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听话去修习传承吧。她去通知了云危和容火火,告诉他们明日出发的事情,让他们去和睚说一声。

    封凌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传音玉简查看最近的消息。

    一个身影在窗前闪过,封凌头也没抬,收起了玉简,不冷不热道:“大皇子来我这里做什么?”

    吱呀——

    房门被推开,萧玉枫手持扇子,身姿傲然的走进来,一双眸子像刀子一样看着他。

    “你要带容绒进城?”他声音冰冷,像是三九天的寒风,从耳畔呼呼刮过,冷的人忍不住打哆嗦。

    封凌端坐在书案后面,淡然的抬起头,“是。”

    “你混账!”萧玉枫顿时怒了,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你明知道有危险还要带她进城,你根本就不在乎她。”

    封凌看傻子一样看着他,“那点危险还不算什么,我能护住她。”

    “哼! 你不过就是想拿她当挡箭牌罢了!你想用她凤族公主的身份让虎族忌惮。”萧玉枫鄙夷的冷笑,展开折扇,朝封凌走近。

    “其实你没必要这么麻烦。你不想死,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他把玩着折扇来到桌案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封凌,“我可以让你不用进城,甚至你什么都不用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就可以回去了。对付越云横的事我会让别人去做。”

    封凌勾起一丝讽刺,“哦,你要我做什么?”

    “休了容绒,或者和她和离!”萧玉枫傲然开口,像是施舍一般,笃定封凌不会拒绝。

    封凌眼里杀机迸现,一道灵力轰在萧玉枫的胸口。

    萧玉枫措手不及,被狠狠的打飞出去,撞在墙壁上,轰的一声,房子都是一震。

    “封凌!”萧玉枫暴跳如雷,爬起来就想冲过去拍死封凌,忽然看到门外一道身影晃过去,他的怒色顿时消散,眼神微动,划过一抹阴险。

    “看来你是觉得筹码不够。容绒毕竟凤族的公主,她的身份能给你足够的庇护。不过,有些东西应该比她更重要,比如……龙尸!”萧玉枫缓缓的吐出最后两个字。

    封凌阴沉愤怒的脸色顿时一变,眼神闪烁不定。

    萧玉枫笑着走过去,“皇宫的禁地里有两具黑龙的尸身,和你有不小的关系吧。听我父皇说,他们应该是你的哥哥。你就不想将他们拿回去吗?”

    他得意的欣赏着封凌僵硬的神色,眼角的余光扫过门外。门外那道身影是容绒,她回来了,在外面偷听。

    他要让容绒亲耳听到,封凌同意休了她!只要封凌说出口,不管他有没有做,容绒都不会再原谅他。

    他用魔鬼一般的声音,在封凌面前慢悠悠的说道:“那两具龙尸我见过,被父皇的巨剑钉在地上,即使死了都无法安息。剑气一直切割着尸身,从上面刮下了龙鳞来炼器。你们黑龙族的龙鳞可是炼器的好材料。”

    封凌低垂着眸子,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但渐渐发白的脸色却出卖了他的情绪。

    “不想将你哥哥带回去安葬吗?我父皇说,当年你的两个哥哥都是为了保护你才死的,你连他们的尸身都保护不了,你这个弟弟也太冷血无情了。”萧玉枫轻笑着,仿佛是在诱惑他,“休了容绒,不过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就能交换你哥哥的尸身。”

    “滚!”封凌浑身的灵力轰然爆发,恐怖的力量直接将萧玉枫给掀飞出去。

    那恐怖的气势带着封凌满腔的怒火,比起之前拍在萧玉枫身上的灵力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萧玉枫砸破墙壁,摔落在院子中,有种自己险些要被震死的感觉。

    “你……你敢……”萧玉枫一开口就喷血,浑身都好像有窟窿一般滋滋的冒血,让他无比骇然。封凌仅仅只是爆发了气势就将他伤成这样!

    “再不滚就死!”封凌走到门口,冷眼盯着他,眼里的杀意毫不掩饰。

    萧玉枫瞬间觉得自己像是被死神给盯上了,如坠冰窖,恨恨的看了一眼封凌,吃力的爬起来走了。

    容绒从墙角现出身形,走到封凌身边。

    封凌牵住她的手,“你都听到了?”

    容绒点头。

    “他在说疯话,不用管他。”封凌语气平淡,但眼底刻骨的伤痛也在也遮掩不掉。容绒心疼的搂住他,“其实……你可以骗骗他,假装答应了,等把哥哥的尸身骗回来再说。”

    “假装也不行。”封凌断然道,用力握紧容绒的手,“哥哥的尸身我迟早有一天会拿回来。但是你,我绝不放手,一秒钟都不行。”

    容绒揪起的心一颤,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大宝贝一样被人珍惜着,整个人都被一种巨大的暖暖的感觉包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