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04章沾花惹草?
    “放肆!”宇文吉勃然大怒。木清仗着身后有圣皇,敢和他龇牙咧嘴也就罢了,云苏落才是个天境就敢嘲讽他,谁给她的胆子,这个人吗?

    宇文吉一刀劈过去,雷光闪动,雷声炸裂,澎湃的力量碾压而下。封凌抬眼,冷冷的望去,雷光爆裂中,剧烈的撞击震荡开来。

    宇文吉身形倒飞出去,长刀破碎,只留刀柄。对方却纹丝不动,他全力的一击,被轻飘飘的挡下来了。

    宇文吉凝重的脸色终于流露出一抹慌张,“你到底是谁!”

    “你刚才说想要做院长,取代我的位置?”封凌淡漠的走向他。

    宇文吉心里咯噔一下,“妖帝!你是妖帝……大人?”

    宇文吉一方的长老顿时脸白了,面如土色的呆愣在原地,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妖帝大人怎么会忽然在这个时候回学院了?他不是一向不管学院的吗?这都多少年没来过了?

    被宇文吉镇压的众人却大喜过望,“妖帝大人!是妖帝大人来了!妖帝大人救救我们,宇文吉想要掌控学院,还想杀了我们灭口啊!”

    宇文吉脸色难看,怒斥一声,“住口,本座不过是在暗学院规矩办事!”

    他满脸堆笑的看向封凌,“妖帝大人别听他们胡说,是他们造反作乱,我才不得已镇压了他们。我只是代你暂时管理学院而已。”

    封凌淡然伸出手,“我回来了,现在你可以把钥匙给我了。”

    宇文吉眼瞳一缩,双手微微攥起,但又立刻放开,笑道:“妖帝大人刚到学院,不如先休息一下,再来查看学院的情况。我先将这里的混乱处理好……”

    “不必,给我。”平淡的语气,不是命令,却比命令还要强硬。

    宇文吉暗暗咬紧牙根,露出一丝冷笑,“既然妖帝大人这么迫不及待,那就……去死吧!”

    宇文吉忽然出手,近在咫尺的距离一击必杀!与此同时,他身后的六名长老齐刷刷的一起攻出,领头的便是叶长老。

    她出手狠毒,一招攻向要害。

    六名长老中有两名是封王级,加上宇文吉这么一个封王五炼的顶尖王级,三大王级同时下了杀手,外加三维天境巅峰封锁住所有退路,就要在这一招之下,击杀妖帝。

    众人大惊失色,做梦也没有想到宇文吉居然疯狂到要杀妖帝!

    他们都是妖族,对妖帝的尊崇那是从多少万年前就深刻在骨子里的传统。即使妖帝衰落了,挑战妖帝也必须经过妖帝王座的见证,没有妖族能对妖帝不敬。

    可是宇文吉偏偏就做了,还带着一群长老一起大逆不道。

    “完了!妖帝大人要死了!”

    “这么突然的杀手,根本躲不开!”

    众人尖叫起来,惶恐全都写在脸上。

    司双大惊失色的捏住容绒手,“容绒,怎么办!妖帝大人有危险!”

    一回头,容绒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半点也不着急。

    “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司双奇怪的问。

    容绒望向天空中那已经被各种神通覆盖的区域,风起云涌,天地变色,脸色都没变一下。

    “有什么可担心,三个王级而已,很快就会死了。”容绒拍拍司双的肩膀道。

    当时轩无之地来了三个魔王,还不是被封凌给干掉了,他那时候还没用毁灭之力呢。

    司双一脸蒙圈,不知道该摆出个什么表情。

    三个封王级,还而已?还很快就会死了?容绒你莫不是刚才受伤时伤到脑子了,现在还在说梦话?

    战斗的余波扩散过来,花长老慌忙解掉李长老等人的禁锢,帮忙一起挡下涌过来的灵力。

    仅仅只是余波,就让花长老、李长老等人废了老大的力气才全部挡住。

    漆黑的浓雾消散开来,压抑的云层渐渐散去,宇文吉等人摔落下来,全都重伤。两个封王级长老几乎半废,而宇文吉已经死了。

    封凌淡淡的看着他们,“你们想陪他一起去吗?”

    几人脸色惨白,不是因为受伤,而是真的被吓到了,慌忙磕头表忠心。

    “我们是被迫不得已才跟着副院长的,请妖帝大人明鉴。您才是我们的院长,您回来了我们当然是跟着你。”

    “可是我不放心你们。”封凌扫过他们,看向花长老。

    花长老躬身道:“院长放心,这里我会处理好的,您先回学院吧。”

    封凌微微点头,深邃的目光看向弟子的方向,从一群受伤狼狈的人中找到了容绒。她的脸色有些发白,衣服上染上了血迹,是受伤了?

    凌心里一疼,很想走过去,抱住她。

    容绒对上封凌的目光,开心的挥挥手,笑的眉眼弯弯,像新月一般调皮。

    凌冰冷的眼神温暖了起来,只是一瞬就收回了目光,像是从来没有看过来一样。容绒可以和封凌在一起,却不可以再和妖帝有什么瓜葛,不然他的身份、容绒的身份都很可能会暴露。

    容绒也不在意,她知道封凌看过来了,才笑给他看的。

    云苏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附近,也看到了刚刚妖帝大人似乎往这边看了一眼,眼神在这里多停留了那么一刻。

    但她可不认为妖帝是在看容绒,看到容绒笑的明媚,嘲讽的冷哼一声,“你笑什么,妖帝大人又不是看你。你再怎么挥手,他也不会睬你的。”

    容绒傲娇的撇撇嘴,“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在看我?”

    “呵,你有什么值得妖帝大人看的?一个小小的地境,妖帝大人知道你是谁啊?他是在看我。”云苏落仰起脸冷魅的脸孔。

    “咳咳——”容绒差点呛到了口水,“你说什么?他在看你?”

    “当然,我跟随他好些年,是他最忠诚的手下,他看我不是应该的吗?”云苏落露出一抹娇艳的笑容,像月季一样艳丽多姿。

    容绒:“……”

    心里默默的把封凌骂了几百遍,才半年没见,已经在外面沾花惹草了?不对,这朵花好像好些年前就开始招惹了!果然自家的老公一定要看好,不能随便放他一个人在外面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