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03章他来了,安心了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独天齐的毒雾让木清的人瞬间倒了大半,木清气急败坏,自然不可能不还手。

    独天齐也不是孤家寡人一个,他也是有队伍的,虽然人数不多,但是独天齐本身就是天境,在梦亦受伤的情况下,这就足以弥补人数的差距。

    两拨人马打起来果然打了个平手,很快从试探直接过度到非把对方灭了不可。

    容绒一见打得这么热闹,带着司双、金鬼等人悄悄的挪到了旁边,免得被殃及池鱼。

    弟子们打得热闹,长老们却依旧在对峙,他们一旦动手就是天崩地裂,不死不休,因此谁也没有先一步动手。他们都在等待时机,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找到对方的破绽。

    气氛越来越紧张,空气中火花四溅,双方的气息互相碾压碰撞,低沉的气压压得下方的众弟子倒了霉,似乎只要轻轻一碰,整个紧绷的气氛就会炸裂开来。

    “这是开启本源的钥匙,给你们。”容绒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李长老的身边,从他那里摸出了钥匙,朝着众位长老晃了晃,用力丢了出去。

    紧绷的气氛瞬间断了弦,双方长老一瞬间出手,目标全都是容绒丢出的那枚钥匙。

    这钥匙便是引爆战斗的导火索,宇文吉和明长老当然清楚容绒的用心,但是他们不可能放过这把钥匙,即使被容绒算计了也要拼。

    而且,李长老等人已经被灵力制住了,容绒几个弟子一道余波就能顺手灭掉,即使算计了又怎么样?

    长老们出手果然就不一样了,特别是一群天境、封王的强者大打出手,那动静像是要将天捅出一个窟窿!

    仅仅是扫出的余波就灭杀了无数凶兽,让下方的弟子们惊慌的躲避。

    金鬼慌忙撑开金刚之气,保护住众人,躲在李长老的身后。李长老虽然灵力被封,但到底还是封王级强者,肉身抗下一些余波还是没有问题的。

    李长老望着打的天昏地暗的众人,对容绒叹口气,“公主,你把钥匙丢了,等他们分出胜负,我们就都死定了。”

    容绒躲在他身后,安慰道:“凡事往好处想,也许他们打完,两败俱伤,都死光了呢?”

    李长老眼角直跳,想干掉王级很难的好不好?他们是要倒了多大的霉才会都死光了?

    司双在一边悄悄的戳戳容绒,低声道:“云苏落跑了,要不要叫住她?”

    “不用管她。”容绒早猜到云苏落会偷溜,她那样高傲霸道的人,一直将自己当成领头的,却在见到宇文吉之后就一句话都没出来说过,反而让司双顶在前面,肯定是想溜走。

    容绒也想趁机溜走,可惜她的身份太敏感,这些长老看上去是打得很激烈,但并不是什么也顾不上,她一动,这些人一定会先出手将她灭了。

    云苏落想一个人溜走,就让她走好了,能走的掉算她运气好,走不掉……就算现在去叫她回来,她也不会听的。

    轰隆隆——

    天上的雷电轰鸣,雷光爆射,神通肆虐,九天落雷恐怖的劈下来,一道雷光扫过不远处的树林,逃入树林云苏落发出一声惊呼,也不知道是伤了,还是死了。

    容绒叹口气,还是被发现了。

    雷光过后,天空上的宇文吉忽然身形巨大起来,一股恢弘的气势扩散开来,以一种绝无仅有的霸道碾压全场。

    明长老眼瞳一缩,“封王五炼!你什么达到封王五炼了?!”

    宇文吉大笑,“不然你以为本座哪来的自信和你们翻脸?圣皇不过是皇级,等本座掌控了学院,突破皇级,什么圣皇,妖帝,本座都不放在眼里!”

    他伸手夺过钥匙,一掌拍下,霸道的破坏力将明长老狠狠的拍在地上,陷入巨大的深坑之中。

    大地震动,摇晃的令人站不稳。明长老整个人像被拍碎了全身的骨头一般,鲜血淋淋的趴在坑里,连动个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站在明长老一边的几人倒吸一口冷气,腿脚有些发软起来。

    明长老是他们当中实力最强的,他一败,剩下的人几乎就没有了反抗的念头,开始想要逃命了。

    木清见势不妙,在明长老惨败的时候就带着木铁石趁乱跑掉了,将跟着她的方汉然等人统统丢下。

    容绒也想让司双他们趁乱离开,可惜叶长老那双眼睛一直盯着这边。

    宇文吉大笑着从坑里拎起明长老,从他身上找出了最后一把钥匙,然后一把拧断了他的脖子。

    “从今天起,本座就是妖族学院的院长!尔等造反之人,全部赐死!”宇文吉甩下明长老的尸体,恐怖的力量从他的身上喷涌而出,仿佛浩瀚无垠的大海,将所有与他作对的人全部淹没。

    众人看到能将一切撕裂的雷海无可阻挡的冲了过来,跟随明长老的那些人首先被淹没,惨叫着在其中化为灰烬。

    司双等人毛骨悚然,眼看着雷海来临,却怎么也逃不开。

    容绒的九凤珠疯狂的将逼近的雷海收入空间,可是太多了!这是顶尖王者的施展出的雷电,容绒还没有能力将它收走。

    天边,一片诡异的黑气忽然冲天而起,遮天蔽日,翻涌而来,眨眼涌入了这片战场,和宇文吉的雷海撞在了一起,仿佛能毁灭一切的雷光仿佛被黑雾吸收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宇文吉心里已经,嚣张的面容凝重起来,“什么人胆敢闯进妖族学院?”

    “你刚才说,你是妖族学院的院长?”黑雾中,一抹玄色的身影若隐若现,缓缓走来,反射着寒光的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却遮不住他冰冷尊贵的气质。

    黑色斗篷翩然扬起,周身霸道的气场好似君临天下,笼罩天地,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容绒盯着他,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整个人都安心了。

    他来了,她就安心了。

    宇文吉警惕的望着封凌,冷冷的问,“阁下是什么人?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花长老和云苏落出现的封凌的身后,云苏落嚣张的上前一步,嘲讽道:“宇文副院长连这位都不认识,这些年在学院都白呆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