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01章全部失败了
    “怎么回事?阵怎么破了?柳长老受伤了?”木清不悦的皱眉。

    方汉然和木铁石走上前去,想将柳长老扶起来,但拉住柳长老之后脸色瞬间煞白。方汉然嘴唇颤抖的回过头,“木清,柳长老好像……好像……”

    “好像怎么了?”

    “好像死了。”

    空气陡然一静,木清面如死灰,脱口而出,“胡说八道!柳长老怎么可能死了?他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

    柳长老就算不是封王级,但也是天境巅峰,在阵中更是半步封王,谁能杀他?木清不相信,其他人也不相信,可是看方汉然和木铁石的表情就知道,他们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柳长老是真的死了,死的很彻底,很诡异!

    梦亦扫过柳长老的尸体,沉吟道:“柳长老的死因应该和灰长老差不多,灵魂灭了。”

    他的本源之力也偏向于灵魂攻击,能看得出柳长老的灵魂已经消散了。

    灵魂比起**更加重要,封王五练的强者肉身毁了,灵魂还能多存留一段时间,要是运气好能利用法宝保存下来,以后可以重塑肉身。

    但是灵魂灭了就真的彻底死了,肉身再怎么强横,灵力再怎么强大也没用了。

    听梦亦这么一说,所有人的脸色都更加不对劲了。

    灰长老怎么死的他们都看见了,所以柳长老也是死在容绒手里吗?

    “也许她只是用了容帝留给她的保命法宝,杀灰长老的把戏也就那么一次,不可能再用第二次!”木清斩钉截铁,坚定的语气里却有几分慌张。不知道是说给众人听的,还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梦亦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也许是你把容绒想的简单了。”

    容帝的女儿,被整个凤族捧在手心的公主,会是那么简单的人吗?容帝会这么放心的让这个女儿过来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住口!”木清忍不住冲着梦亦发火,但刚说完就后悔了,压下焦躁的心情,道歉道:“我不是故意发火,只是不管怎么样,容帝那波人都必须死。”

    方汉然等人面容抽搐,蠕动着嘴唇,颤抖的问道:“所以我们现在要去追容绒他们吗?”

    ……

    司双动用空间挪移,尽量往远处挪移,然而大阵的禁锢很严,他们破了阵眼,也只是勉强移出禁制大阵,根本就没有挪出多远。

    司双扫视周围,发现他们其实就在大阵旁边,木清想追,立刻就能追过来,不由的焦急起来,“我们现在去哪?”

    所有人除了云苏落之外全部都看向了容绒。

    虽然论名次,云苏落最高,论实力,现在司双最强,但是众人都不约而同的询问容绒。

    容绒干掉灰长老和柳长老的情景给他们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深刻到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敬畏,这是对于强者的敬畏。

    可众人看过去才发现容绒靠在司有琴的身上,半睡半醒,气息微弱,几乎要昏迷过去。杀死柳长老那一招果然是禁忌的力量,消耗太多,让容绒连站立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众人收回目光,脑子清醒了一点,问容绒大概是不行了,还是自己想想吧。

    明幽沉吟道:“现在应该赶紧回传承之地,找李长老他们寻求保护。”

    众人赞同的点头,和木清的争斗他们算是失败了,谁也没想到木清会请来两个长老帮忙,要不是容绒他们已经全军覆没了,现在只能赶紧去和长老们汇合,只是不知道那边的战况如何了。

    他们刚准备行动,几道压迫感十足的身影忽然从远处缓缓而来,看似缓慢的动作实则一步跨越而来,直接到了他们的面前。

    一尊尊天境巅峰、封王强者,个个都是大佬,像是看蝼蚁一样,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们。

    众人脸色青白一片,冷汗淋漓,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就连云苏落一向傲慢的神色也不禁惨白一片。

    司双勉强压下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跳,扫了一眼围绕他们的大佬级人物,十位长老全部都是圣皇那边的长老,连副院长宇文吉都亲自来了,但李长老和他手下的人却一个都没有出现。

    司双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背后直窜上来,肢体僵寒,冻得她脑子都快混沌了。李长老一派的人都没出现,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失败了!

    宇文吉该不会将他们杀了吧?不对!李长老他们还掌握着本源空间其中的一把钥匙,宇文吉没拿到钥匙是不会杀他们的。

    司双满脑子糨糊的想着,独天齐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面前,笑眯眯的开口问道:“居然能从大阵走出来,挺厉害的,灰长老和柳长老两位长老呢?”

    司双毛骨悚然,身后明幽等人脸上已经没有血色了,独天齐这么说话,根本已经毫不掩饰了。

    他是宇文吉的人,宇文吉已经摆平了长老,对他们这些小小的弟子已经丝毫不在意了,想杀就杀,随时都能除掉,才会如此的随意。

    司双深吸一口气,让僵硬的面容挤出一丝笑意,“我们受了伤,正打算回学院,两位长老的事我们不清楚。”

    独天齐扬眉,笑的十分有深意,“不清楚吗?那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司双默不作声,这时,木清带着剩下的弟子从大阵里追了出来,见到此情此景,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畅快的一笑,“见过副院长,见过各位长老。”

    宇文吉带着这些长老出现在这里,显然是他们赢了。

    独天齐抱着胳膊,笑眯眯的瞧着木清,“原来是木清师姐也试炼归来了,不知道可曾见过灰、柳二位长老?这几位说他们没见过。”

    木清嘴角噙着微笑,正色道:“他们说谎,两位长老已经身死,就是被他们所杀!”

    独天齐有种自己耳聋了的错觉,“你说什么?他们杀了两位长老?!”

    宇文吉同样错愕了一下,他已经几乎掌控了一切,来这里不过就是将这群学院弟子赶紧解决,将整个学院彻底掌握在自己手里,谁想一来就听到这么一个荒唐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