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00章闯阵再杀人
    “容绒!”司双大惊失色,却看到容绒身上一层白光闪现,刺目的光芒比太阳还要耀眼,比雪原还要苍茫。

    木清等人追杀而来就看到了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想要闭上眼睛。

    方汉然震惊:“这光芒……柳长老的力量竟有如此强大?”

    柳长老还不是封王级啊,怎么看上去这气势比灰长老还要霸道。

    木清幸灾乐祸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柳长老掌控禁制大阵,借助禁制之力全力一击,这样的威力才是应该的。那个丫头被这一招打中,绝对死定了!”

    说话间,白光收敛,碰撞的冲击破爆发出来,将众人全部掀出百丈之外。容绒面无血色的从白光摔了出来,浑身气血翻涌,五脏六腑都被震得碎裂开来。

    但是她撑下来了,龙母镯爆发出强大的护体威力,硬生生的挡住了柳长老的致命一击。九凤珠疯狂运转,生机不断灌注进容绒体内,修复她重创的身体。

    容绒摸摸手腕上的龙母镯,松了一口气。

    果然像她想的那样,龙母镯在她遇见必死的危机时才会显现。只要一招打不死她,龙母镯就无动于衷,所以上次在后山遇见天妖虎的时候龙母镯没有反应,但这次却保护了她。

    柳长老悬立高空,诧异万分。他一个天境巅峰的大长老,甚至还借助了禁制的威力,全力的一击竟然杀不死一个才入地境巅峰的小丫头?相差一个大境界他竟然杀不死容绒,这怎么可能?!

    满以为容绒死定的众人被震退老远,远远的看到容绒只是受了点伤,惊得瞠目结舌。

    木清火冒三丈,恼羞成怒道:“这不对!柳长老,你确定你尽力了吗?不要因为惧怕容帝就手下留情,既然已经投靠了圣皇就该做好你该做的事!”

    柳长老冷哼一声,“你在和谁说话?本座知道该怎么做事,轮不到你来多嘴。”

    司双、金鬼等人慌张跑过去扶起容绒,容绒脸色白的吓人,抬眼看向柳长老,气息虚弱的说:“过去。”

    “去哪?去找柳长老?!”金鬼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吓了一跳。云苏落站在一边冷笑道:“你有毛病吗?好不容易逃过一劫,还要去送死?”

    “阵眼,在柳长老的位置。”

    柳长老从起阵开始就没有挪过位置,而且他爆发出来的力量绝对超过了天境巅峰,肯定是占据了阵眼,借用了禁制大阵的力量。

    容绒虽然还没有看懂这禁制,但是破阵的方法却找到了,破掉阵眼,就能用空间挪移离开。

    司双等人脸色灰败下来,有些绝望的看向柳长老。

    不愧是学院最精通禁制的长老,直接霸住了阵眼,想要离开,就得先干掉他!可是要他们现在一起大发神威,合力干掉柳长老,他们实在没什么信心。

    不说柳长老实力强横,就说旁边还有木清、方汉然一大波人虎视眈眈,他们就没办法招架。

    “别听她在那里异想天开,木清他们过来了,快走。”云苏落没好气的看向司双。司双迅速凝结空间之力,开始空间挪移。

    容绒扶住司双的肩膀,“送我去柳长老旁边。”

    司双瞅着容绒白的像鬼的脸色,一个劲的摇头,“不行,你……”

    “没时间了,快点!”容绒厉声催促。

    木清的神通已经攻过来了,司双用力一闭眼,总算抢在无数灵力神通撒过来之前离开了原地,摆脱了木清的追击,但她却在仓促之中将所有人都带到了柳长老的附近。

    司双脸白了,明幽、金鬼和后面十几人全都沉默了,脸色露出难以掩饰的绝望之色。

    云苏落几乎吐血,扬起手,险些一巴掌扇到司双脸上,“废物!你是故意带着我们来送死的吗?”

    柳长老大笑,“这可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的,别怪我送你们上路。”

    他气势暴涨,浑身灵力化作巨大的山峰笼罩下来,闪电般的拍向众人。

    容绒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人群前方,她的气息依旧不稳,但她的魂力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万道魂力离体而出,化作无形的弑神之矛冲向柳长老。

    这是容绒第一次凝聚出完整的弑神之矛,没有半点力量逸散浪费,完整的弑神之矛一出现就仿佛压抑了整片空间,强大的让容绒自己都震惊。

    仅仅只是气势就稳稳压住了柳长老的灵力,仿佛一只仗着深渊大口的怪兽朝着柳长老扑过去,躲不开,移不动。

    柳长老只感到浑身冰冷,心神剧烈的颤动。他看不到有什么在袭击他,但是他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坠入深渊一样的不安和濒临死亡的威胁!

    他的灵力没有彻底爆发出去,弑神之矛却已经刺入了他的脑海,穿透了他的灵魂。

    一切只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他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喊出来,灵魂就被撕成了碎片,彻底的消失了。他瞪大了眼睛,摔落下来,像是死了一般躺在那里。

    容绒也终于支撑不住,瘫软下来,几乎要昏倒。加上之前她使用神通耗费的魂力,她的魂力又一次被全部抽空了。

    司双慌忙扶住她,脸色比之前还要发白的望着前面倒地的柳长老。

    “他……他这是死了吗?”司双难以置信,声音微微发颤。

    金鬼壮着胆子上去查看,回过头一脸看怪物一样的看向容绒,“真的死了!”

    众人的表情仿佛都失去了控制,十分复杂的看着容绒,都不知道脸上是一副什么表情,想说什么也什么都说不出口。

    云苏落死死咬着牙,眼神惊惧又恼怒,不知道在想什么。

    要说封王级的灰长老死在容绒手里只是因为容绒运气好,拿住了灰长老的把柄,那柳长老就是真真正正的死了容绒的手里!这可是两位长老啊!

    “发什么呆?该走了。”容绒吃力的指指阵眼,“赶紧打破这里,先出去再说。”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慌忙破掉阵眼,用空间挪移逃出了禁制大阵。

    他们刚走,木清就追到了这里,看到的却只有柳长老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