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98章背叛的后果
    下方众人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动作,仰望上空。

    烟雾渐渐消散,云苏落吐着血从上空摔落下来,司双慌忙飞身将她接住,落回地面。

    木清得意的笑了,“你们还是输了,云苏落就算再强也不可能赢过梦亦。”

    她像只高傲的孔雀一样,扫过在场众人,“大家都是同门,我也不想做的太绝,你们现在归顺我,做我的手下,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将你们全部铲除。”

    众人神色变幻不定起来,都有些动摇了。

    他们当中很多人跟着司双等人只是因为觉得会赢,现在明摆着输了,他们当然不想死。

    可就在这时,梦亦从上空落下,咳出几口血来。

    众人眼神一变,梦亦居然受伤了,而且看样子还伤的不轻。云苏落居然和梦亦拼了个两败俱伤,这么一来谁输谁赢还不好说呢!

    木清诧异的望向梦亦,怎么也没有想到梦亦会伤在云苏落手里。

    云苏落抹掉嘴边的血迹,露出畅快的大笑,“梦亦,你也没有那么强。多你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同,你还不是没能打败我!”

    梦亦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眼里的轻蔑显而易见,“你以为我是输给你了吗?蠢货。”

    “你说什么!”云苏落气得吐血,司双赶紧拂着她的胸口,找灵药给她疗伤。

    梦亦深邃的眸子转向容绒,眼里的冷光好像要射出来刺穿她,“很厉害,和我的力量有些相同。”

    容绒淡然一笑,“比你的强。”

    梦亦想来冷若冰霜的面容陡然深沉了几分,“我可以现在杀了你,这样你就不可能比我强了。”

    “你现在杀不了我。”容绒面不改色,“我是医师,你的伤我可能比你还清楚。”

    梦亦阴着脸,转身退到角落疗伤去了。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望向了容绒,听梦亦的意思,居然是容绒伤了他!是容绒的力量造成他和云苏落两败俱伤。这可能吗?容绒难道不是只是一个突破地境巅峰才不到半年的人吗?

    云苏落面容不由的扭曲起来,盯着容绒半天说不出话,再次吐了几口血,被司双扶到后面去休息了。

    “看来你果然有几分本事,我之前想要除掉你是对的。”木清盯着容绒,语气充斥着杀意,周身的木之力几乎凝成绿色的气息环绕在她的身后。

    容绒眨眨眼,“你现在想杀我也来得及。不过天境强者没有了,只凭你们,恐怕还不行。”

    “哈哈哈——”木清忽然嚣张的大笑起来,笑声尖锐刺耳,和她平时高贵的气质很是不符。

    众人听着她刺耳的笑声,不由的嘴角抽搐。

    金鬼没好气的喝道:“你笑什么?”

    “我笑什么?我笑你们天真!梦亦再强也只是弟子,我怎么可能将胜负压在他的身上?”木清妖异的勾唇,说出来的话语让人心里发冷,有种很不妙的预感。

    没有将胜负压在弟子身上,难道是压在长老身上吗?!

    容绒暗道不好,仰头望向远方,神识扩散出去,心里不由的凉了半截。

    四周的凶兽早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死了个精光,两个巨大的身形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笼罩在了周围,仿佛两座大山一样俯瞰着下方,像是在看一群蝼蚁打架。

    两尊身影一现身,容绒这方的人都心神压抑,肢体僵寒起来。

    “不知道是哪两位长老在此?是来监督我等试炼的吗?”明幽稳住心神,高声喊道。

    两位长老的身形渐渐缩小,凌空而立。

    一位仍旧在云端缭绕中,看不清面容,另一位却是掌管灵器的灰长老。

    容绒眼瞳一缩,默然不语,双眸目不转睛的望着灰长老。

    灰长老冷冷的一挥手,“顺者昌,逆者亡,乖乖听话吧,否则就死。”

    木清唇边的弧度越发扬起,“听到了没有?灰长老可是封王级强者,你们还想反抗吗?”

    她的目光扫过司双、金鬼、明幽还有容绒,“当然,你们几个肯定要死,至于剩下的人,我心情好的话,说不定还会给你们一条生路。”

    木清目中无人的狂妄性格彻底展露出来,不在藏着掖着。她身后的追随者也都面带笑容,像看着待宰的肥猪一样看着容绒这一方的人。

    扑通——

    一个人跪下了,拼命表示愿意归顺,请木清给条生路。紧跟着又有十几人陆陆续续跪下了,扑到木清那边。

    很快,容绒这边就跪倒了一大片。

    只剩下司有琴、金古杉这样同族的人,还有金鬼手下一些讲义气的人,这次他的眼光确实好了很多,他选到队友至少还有一半没有抛弃他。

    司双、明幽手下自然也有一些不愿离开的人,云苏落的队友全全部跑光了。

    让容绒吃惊的是居沫儿居然没有走。

    她捧着胖胖的肚子,嘟着嘴道,“其实巨象族是凤族的附庸。我本来就应该跟着你,只不过我讨厌我们族长一天到晚叮嘱我要像丫头一样侍候好凤族的公主,所以……”

    所以才在一开始见到容绒的时候没好气的把容绒骂了一顿,但生死关头,还是不能离开的。她要是敢跑了,回去她的族长能活撕了她。

    容绒无语的拍拍的她的肩膀,“放心,你不会死的。”

    “真的吗?”居沫儿很没信心的瞅着叛变的众人。

    封王级的长老都来了,根本就没有赢的希望了,除非他们这边也能来一个长老,不过大概没什么可能。

    灰长老能出现在这里,长老和副院长那边肯定早已经打起来了,而且打的很激烈,完全顾不上这边,不然不可能最弟子最起码的保护都没有了。

    “好了,你们的遗言已经说完了吧?现在就上路吧!”木清笑着示意灰长老,首先就指向了容绒。

    灰长老是狼族,一双狼眼无论看着谁都有一种盯着猎物的压迫。

    容绒被这样的眼神盯着,有一种要被撕裂的感觉。

    她压下心底的愤怒,毫不怯弱的直面灰长老的目光,冷冷的问道:“灰长老,你可知道背叛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