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97章尖端战斗力
    如果只是木清几人,驱赶着一波凶兽过来倒也没什么。

    他们人数不少,硬拼起来也不会输,但是加上梦亦就不同了。

    梦亦是从进入学院起就稳坐第一的天才,也是第一个踏入天境的弟子,没有人能撼动他的地位,更没有人挑战他,因为挑战他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废了!

    他的强大早已经深入人心,第一之名稳若泰山,无可撼动。

    这是全学院的人都知道、都认可的,连长老们都从未想过有人能取代梦亦的地位,也没有人想过他会输,他一人就抵得上千军万马,一人便可改变战局。

    这就是尖端战斗力的能力。

    他们这一方面,只靠一个云苏落是完全没办法和梦亦相比的。但是现在梦亦杀来,众人也只能看向云苏落。

    云苏落冷艳的面容仿佛僵住了一样,恼羞成怒道:“你们都看我做什么?”

    金鬼诚恳道:“只有你是天境,不看你看谁?”

    “是啊,云师姐,其他人都好办,梦亦只能靠你了。”司双轻声细语,说的云苏落脸色更差了。

    容绒看向蜂拥过来的兽潮,皱皱眉头,“云师姐要是觉得不行,不如我帮你一起……”

    “用不着!”云苏落一肚子火气忽然就爆发了,让她去对付梦亦,她确实心有忐忑,但就算再没底,她也不要容绒帮她。

    容绒算什么?忽然冒出来的一个第七名就想左右局势?真是笑话!凭什么容绒一出现司双、明幽就都靠过去了,金鬼那头犟牛也老老实实的听话?花长老和妖帝大人都只看中容绒?

    她才是妖帝大人看中的领导者!所有人都该听她的才对!现在这种关键时候,也只有她能够力挽狂澜!

    “梦亦,梦亦又怎么样,本座一直屈居第二,今日就挑战一下第一之位!”云苏落咬牙切齿,傲气冲天。

    梦亦似乎是听见了她的豪言壮语,白色的身影飘然而至,在无数凶兽中迎风而立,长剑胜雪,一剑劈下,似真似幻的场景如画卷般铺开,令人瞬间陷入一片梦境之中。

    云苏落神色骤变,同样拔剑迎了上去,一招交锋,幻境破碎,却又不断重建,在重建再次崩塌,所有人陷入梦幻与现实的交织中。

    两人交锋的余波扩散出来,将大片的凶兽碾压成灰,不少陷入幻境的弟子来不及躲避,也瞬间身死。

    双方避开天境的余波,在这片不大不小的山坳中混战起来,各种神通的余波横扫山林,实力稍微弱一点的弟子只能成为炮灰。

    被驱赶而来的凶兽并不能造成太大的伤害,但也将容绒这方围困在这里,难以突围。

    金鬼毫不犹豫的找上了木清,两人的大战让附近的森林全部疯狂成长,木清恐怖的木之本源令所有的植物都成为了战斗的武器。

    金鬼的金刚之气却柴刀一般披荆斩棘,一路撕裂障碍闯到木清身边。

    司双对上了木铁石,明幽冰冻全场,克制木清的本源,尝试破开一条突围之路。

    方汉然扬起道道火流,拦在了容绒面前,“呵呵,容绒师妹,上一次放了你一马,这一次长老们不在,可没有人能帮你了。”

    容绒的注意力一直关注着云苏落和梦亦的战斗,看到方汉然一枪刺来,抬手无数道火焰化作火环围绕在身边。

    以六大火焰结合而造出的火环没有炙热的温度,却有着焚烧一切特性,是容绒尝试了上百次才用魂力勉强融合而演化出来的第七种火焰。

    火焰一出,山川尽焚。

    方汉然的枪头带着滔天的火焰,流星一样重重坠下,刺入火环之中,却在屏障一样的火环中褪尽火焰,枪尖居然开始融化。

    “怎么可能!”方汉然大惊失色,慌忙收回自己的火焰枪。

    这柄火焰枪是用天外陨铁加极其耐火的火晶石打造的天阶极品灵器,为的就是能够操控火焰。可就是这样的灵器居然被容绒的火焰融化了!

    那是什么火焰,竟然能有这么可怕的威力?

    方汉然心有余悸,再次舞动长枪,包裹着灵力的长枪狠狠地劈向容绒的火环,火环中十六柄匕首如游鱼一样隐藏其中,四处乱窜,撞击在火焰枪上。

    剧烈的撞击让方汉然退了两步,容绒的魂力缠绕火焰,周身被劈散的火环直接化作锁链延伸出去,隐藏在其中的匕首绞杀着所有胆敢靠近的敌人,火链所过之处一切焚烧殆尽。

    战场早已经变成了一个绞肉机,大批的弟子死的死伤的伤,容绒周围被清空了一片,根本就没有人再敢靠近。

    方汉然脸色惨白,手中的火焰枪竟然已经被化成铁水,吓得他身形暴退。

    容绒没去追他,看向上空的云苏落。云苏落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和梦亦硬拼了五十招,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她的神识渐渐的被困入梦亦的幻境中,难以挣脱出来。

    一旦被困死,她就彻底输了。在梦亦的环境之中,梦亦就是绝对的王者,谁也无法打败他。

    容绒觉得这种力量和灵魂之力似乎有些像,梦亦本源之力是醉梦花的幻之力,想要将人彻底拖进幻觉中,针对的肯定是灵魂。

    想不到兔族覆灭了之后还能见到和灵魂有关的本源之力,可惜是敌人,要是能拉回来做同盟就好了。

    容绒望着梦亦半点感情都没有的冰冷眼眸,还是断了这个念头。

    据说梦亦从进学院就只和木清有过联系,除此之外,谁也不理,其他人在他眼里大概都只是个摆设。

    云苏落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了,手中的宝剑缓缓垂下。梦亦眼中锋芒毕露,挥剑斩出,刺目的寒芒让阳光都仿佛冻住了。

    与此同时,容绒的杀之决轰出,她如今已经可以非常熟练轻松的控制杀之决的威力和损耗。千道魂力凝成一股,好似一根大棒狠狠的敲在梦亦的头上,立刻就将他打蒙了。

    幻境一散,云苏落立刻恢复了清醒。她能成为学院第二也不是吃素的,看到梦亦斩下的宝剑,立刻举剑迎上。

    只听轰然巨响,竟有种天崩地裂的气势。气浪扩散出来,如刀子一般将地面都刮薄了一层,尘土飞扬中,大量的凶兽和尸首被绞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