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93章学院大会
    容绒一瞬间有种被雷劈了的感觉,很是无语的看向花长老,花长老依旧当做没看见。

    直到云苏落甩手走人,容绒才恼火的瞪了过去,“那个神经病是个怎么回事?”

    就算是同伙,第一次见面这幅德行,就不怕人家立马翻脸背叛吗?在这样的局势之下,她哪来的信心要所有人都听她的?靠他霸气侧露,威震四方吗?

    花长老端着茶,像年老的猫咪一样慢吞吞的抿了一口茶,“人家是白龙族,上古妖族,骄傲一点也是正常的……”

    “正常个鬼!我凤族也是上古妖族,有她那样吗?她那不叫骄傲,叫狂妄。”

    “她是天境嘛,是弟子里比较厉害的战斗力,所以就别计较那么多了。”花长老也是无可奈何的劝说。

    “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妖帝还派了这样的人?”

    “这个嘛……你也看到了她那副德行,不是她非要见你,我也不想提她。比起她,我其实更信任你,你比较好相处。”

    “……”容绒忽然很想去问问封凌,他选人的眼光在认识她之前是不是瞎了?!能让花长老都觉得不好相处,云苏落的性格应该比今天表现出来的更糟糕。

    容绒冷静下来,“这次大会争斗的重点不在弟子方面,听她的到也没问题,只是……她靠谱吗?”

    花长老耸耸肩,“她八年前进学院的时候就来找我了,应该是妖帝安排的没错,但要说靠不靠谱我就不清楚了,谁知道她这些年有没有变呢。你还是别想太多了,关键时刻还是靠自己。”

    容绒差点翻一个白眼给他看,好险忍住了。

    她见过云苏落之后,就回了自己的山洞,继续巩固这半年下来磨练出来的神通。距离大会开始只有几天时间了,能提升一点就提升一点。

    花长老有句话说的没错,指望别人是不成的,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

    ……

    时光飞逝,终于到了学院大会开始的日子。

    传承之地钟声长鸣,所有弟子都从山谷中鱼贯而出,来到传承之地。

    传承之地的巨型广场上,二十名长老已经早早的等在了这里。高台之上,强大的气场笼罩天地,众弟子仰望高台,只感到恢弘霸道的气势冲天而起,直上九霄,心中全都掀起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静。

    即使他们大多数人都已经经历过几次学院大会了,但是像这一次,长老们到的如此之全的,还是第一次。

    容绒心里也是波澜阵阵,难以平息,这才是强者啊!能达到这一步,她才有资格继续陪在封凌身边,陪他走下去。

    众人心中气冲斗牛的豪气还没平静下来,宇文吉挺拔的身姿远远的飞驰而来,整个人仿佛驾驭在一道闪电上般,风驰电掣,骤然降临,恐怖的雷光将整个传承之地都照耀的一片苍白。

    “见过副院长。”众长老恭敬的起来行礼,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表面上还是要对副院长表示尊敬。

    宇文吉收敛雷光,淡淡的点点头,落座中央的宝座,扫视着台下一众弟子。

    叶长老微笑着回禀,“学院弟子一共一百六十一名,除去因为重伤、陨落、回不来的,一共一百五十五位弟子参加字词的学院大会。”

    宇文吉微微颔首,朗声道:“众位弟子,今日开启学院大会,大会依照惯例,第一项依旧是后山猎杀凶兽,为期十天,接下来就由李长老仔细宣布一下规则。”

    李长老起身,肃然道:“分队猎杀,由前十名的弟子带队,每队不许超过二十人,猎杀越多猎物的队伍获得的奖励也就越多。现在你们各自组队,立即出发。”

    李长老话一落音,众人便立刻向队长的方向聚拢。

    容绒认识的人不多,金鬼和司双还同样是队长,她估计自己身边可能一个队友都没有,谁知司有琴和金古杉来到了她的身边。

    “族长让我跟着你。”金古杉道。

    “司双公主也让我跟着你。”司有琴也弱弱道。

    容绒笑了,“他们两是怕我没有队友太尴尬吗?其实我一个人也是可以的。”

    “还是带上我们吧。族长这段日子不光是修炼,他也拉拢了不少人,不多我一个跟着他。”金古杉笑呵呵的道。

    司有琴也附和道:“公主手下的人比你想象的要多,我去只会拖累她,只好麻烦你了,你可不要掀起被我拖后腿。”

    “怎么会。”容绒笑眯眯的拍拍她的肩膀,“你就算再差也是蝶族,空间之力总是会的。说不定能帮手大忙呢。”

    “等一下,还有我。”居沫儿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他们都嫌弃我,还是跟着你吧,虽然我和你也不熟,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嫌弃我排名太低。”

    容绒露出一抹清风拂面般的笑容,“好,就你们三个,跟我走吧。”

    组队完成,李长老一挥手,众人瞬间就被送到了后山之中,各队分散开来,随意的落到了山林各处。

    容绒和她的三个队友落在了一片树木稀少的山涧之中,溪水潺潺而过,薄雾在山涧中飘荡,有一种十分清凉的感觉。

    “你们谁对后山比较熟悉吗?”容绒很尴尬的询问自己的队友。后山她只来过一次,就是差点被天境凶兽干掉的那次,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我知道,我有地图。”司有琴笑眯眯的拿出一块玉简,玉简中刻录着一份大致的地图。

    金古杉满脸诧异,“开什么玩笑,后山这里步步危机,根本不可能走个遍,连长老都没有地图,你怎么可能有?”

    司有琴骄傲的裂开嘴,“自然是我们公主画的,运用空间之力掌握后山的环境,还是很容易的。”

    容绒接过玉简,玉简中的地图并不详细,标注的很粗糙,但是将整片后山的地势和环境标注出来已经足够了,至少能让容绒知道她现在到底在哪里。

    他们被传到的位置十分的不妙,这个山涧可以说是在整片后山的最中央地带,山涧的河水是这附近唯一的水源,这意味着很多凶兽都会霸占河水两岸的地带,同时也会有不少凶兽大老远的跑来这里饮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