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88章怎么保证
    李长老见容绒不说话,继续说道:“这两百年来,因为各方势力的制衡,妖族学院还算公正,各族都可以通过努力得到上古的本源,但局势一旦失衡,学院被一方掌控,很难说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今的学院对各个妖族都相当的宽和,不会绝了各族的出路。即使没能获得名次,甚至没能进学院,也可以走交情或者通过给学院上供来获得本源,不过就是能得到多少的问题。

    但是如果学院被副院长得到了,或者让圣皇支持的猿族掌控,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圣皇是绝对不会为妖族着想的,他得到了学院考虑的只会是自己的利益,只会利用学院来打压和逼迫所有的妖族,让妖族最终成为他的附庸。

    至于副院长宇文吉,只看他和圣皇合作,暗地却野心勃勃,利用圣皇,又招揽了有实力的妖族为他抬轿,就知道这位也不会是个正义凛然的人物。

    萧天权也未必不知道宇文吉有自己的小心思,但是木清目前表面上还是支持他的,但是真的到了最后一刻会怎么样还不好说。

    这一点从木清拉拢单长老就能看出来,容绒是不相信木清是为了宇文吉才费力的捧着单长老的亲戚来拉拢单长老的。

    容绒脑子有些混乱,第一次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她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

    想起李长老还在等着她回话,她抬起头道:“李长老不肯放手也不过就是担心上古的本源之力会被小人所利用,如果我能保证你们各族的权益,可以保证妖族学院的公正,你会不会帮我?”

    李长老摸着胡子,盯着容绒,“公主怎么保证?”

    容绒沉默了一会,“李长老又怎么保证自己没有私心?”

    李长老面色不由了沉下几分,“公主是在怀疑我的忠心吗?我乃罕见的雷鸟一族,命是容帝老祖救的,稀少的几个族人也是容帝老祖救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容帝老祖考虑。”

    容绒无动于衷,“那就敞开你的神识,卸掉你的防御,让我看看。”

    李长老心头一震,不解的盯着容绒,“公主想看什么?”

    容绒瞧着他警惕的模样,眨巴眨巴眼睛,“李长老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吗?”

    李长老也发现自己似乎过于小心了,尴尬的咳嗽两声,“我自然没有什么隐瞒的,但是公主的怀疑实在是让我心寒。其他长老如果知道公主的想法,恐怕也会很伤心的。”

    “伤心总比被背叛好,认识你的是我老爹,又不是我,怀疑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反正我是不想再遇见第二个叶长老了,李长老给个干脆的答案吧。”容绒催促。

    李长老又好气又好笑,但不得不承认公主的做法虽然小心眼还招人恨,但却保证了最起码的安全,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出什么意外。

    他卸下了防御,驱散了浑身的灵力防护,敞开神识,毫无保留的让容绒的神识进入。

    容绒并没有去探查他的记忆,魂力一聚,在他的灵魂里留下一道魂印。

    李长老立刻感觉到自己的灵魂灵魂似乎多了一点什么,应该是某种灵魂手段,心里对容绒感到很是震惊。

    容绒对李长老震惊的眼神视而不见,郑重其事道:“既然长老表现了自己的诚意,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的保证。我以妖帝的名义保证,学院不会变,一切全凭本事,妖族只会更好,不会更差。”

    李长老呆滞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来。容绒居然是代表妖帝来的!

    这么说来容帝老祖已经站到妖帝的那边了吗?容绒到来,就是将容帝的势力统领,交给妖帝大人吗?作为容帝的女儿,却能代表妖帝,容绒到底是什么人?

    等他回过神来,容绒已经从光幕离开了。

    留在这个秘密空间中,被上古的本源之力诱惑着,却不能吸收,实在是憋的很难受,还不如赶紧离开。

    李长老跟着容绒回来,没有多问一句,只是认真的问道:“我过两天将其他长老介绍给你,不知道公主什么时候有空?”

    等在大殿里的花长老十分吃惊,李长老的态度明显要比刚见容绒时恭敬多了。之前的恭敬能感觉到不过是看在容帝的面子上,现在的恭敬却是对容绒真正的恭敬。

    花长老很是狐疑,李长老应该只是带着容绒去了一趟本源空间而已,在里面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容绒点点头,“既然要见,就尽快吧,今天晚上我在这里等他们,我只要立场足够坚定的人。在学院如今这潭浑水中,立场是最容易变化的。”

    李长老答应下来,笑道:“这点公主可以放心,他们都是和我一起在学院呆了几百年的人,我可以保证他们不会有问题。像叶长老这样的情况绝对不会再出现了。”

    容绒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和花长老一起回到了药材宝殿。

    似乎是因为灵境大会,各位长老一点举动都会引起注意,触动某些人的神经。

    花长老去了一趟刑罚大殿,宇文吉立马就知道了,立即请花长老去住处喝茶。说的好听是喝茶,实际上就是最后的谈判。

    容绒很不放心的盯着准备出发的花长老,“他应该是觉得你加入李长老一方了吧?谈不拢的话,他会不会把你干掉?”

    花长老白了她一眼,“这里是妖族学院,学院大会即将开始,等着抓宇文吉把柄的人多得是,他不敢随随便便的干掉一个长老。何况我只是管药材的,在哪一方影响应该不大。”

    容绒无语的一个白眼丢回去,“是什么让您老觉得自己的用处不大?你炼制的8品灵药甚至可以活死人肉白骨, 一旦的打起来,难道不是药多的一方会赢吗?”

    “……”花长老一脸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的模样,茫然的去了宇文吉的住处。

    容绒趴在窗前望着远处烟雾缭绕的后山,如画的风景中却藏着无尽的杀机。临近大会,她心里的不安越发浓重,忽然特别的想念封凌。

    这半年来她光顾着修炼神通,都没怎么联系封凌,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