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86章灵魂神通
    “看样子已经痊愈了。”容绒满意的打量着金鬼。

    金鬼抱拳,“这都要多亏了容绒公主,说实话,你的医术应该不在木清之下。”

    “是吗!”容绒高兴的问,“那比起木合呢?”

    “呃……不知道。”金鬼倒是想夸奖容绒,但是木合被称为天下第一神医,医术不是普通人能比的,他虽然没有见识过,但也实在不能昧着良心说出口。

    容绒感到无趣的摆摆手,“算了,你还是赶紧去提升一下名次吧,不要总住在金古杉的山洞里了。”

    金鬼点点头,“我确实该去挑战一下了。”

    “就第六名吧。”容绒很信心的拍拍他的肩膀,“听说第六名是个刁蛮的女子,但因为和掌管传承塔的单长老是亲戚,所以被木清硬生生的捧上了第六的位子。将这个位子拿回来,应该没问题吧?”

    金鬼眼神陡然凌厉起来,正色道:“自然没有问题,距离大会还有半年时间,这半年之内,我一定会拿到第六的位子。”

    将第六名的位子夺到手,不止是挑战一下那个刁蛮小姐就可以了。前十名对各方势力来说都十分重要,他拿下这个位子,绝对会有人排着队挑战他。

    容绒的意思是让他坐稳这个位子,他正好也想在这半年内多多用实战磨炼一下自己。

    解决完了金鬼的事,容绒终于一心一意的开始了自己的修炼,去了传承塔拿了一大堆的凤族秘籍作掩护,然后翻找了大量关于灵魂、魂海还有魂力的传承秘籍。

    其中不只有兔族的,还有一些早已经灭绝的妖族,这些妖族容绒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他们留下的只有一些基础传承,但是就是这些最基础的东西让容绒仿佛敞开了一扇新大门。

    “原来魂海是有属性的,甚至不止一种属性。我的魂海就是沾染上了火性,还有幽冥水的毒性。”容绒抱着秘籍喃喃自语。

    魂海属性的改变通常意味着灵魂之力的属性改变,拥有属性的灵魂之力有着更强的驾驭能力。

    有火属性的魂力可以驾驭火焰,十分精密的操控火焰。有幽冥属性的魂力可以驾驭幽冥之水,而且操控的攻击方式远远不止将水滴化为暗器撒射出去这么简单。

    容绒如今才明白,魂力的控制和攻击有多么的复杂和繁多。

    她拥有的攻击手段虽然多,火焰、幽冥之水、雷电、甚至是毒,但是她使用这些手段的方式实在是太粗糙了,除了丢出去,就是丢出去,威力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发挥出来。

    这就是学习神通的重要性了,神通可以将本源之力或者灵力的威力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火凤杀就是将火焰的威力发挥到极致,才能达到恐怖的杀伤力。

    容绒在参考了一大堆的灵魂之力神通之后,开始思考,她是不是可以利用本源之力将其他手段的攻击威力最大化。

    火凤杀是用灵力的操控的,如果换成魂力呢?如果不用凤凰火,而是用幽影天火,火凤杀的威力会不会更强呢?

    容绒专心的琢磨起来,比对着大量的秘籍和以前了解的各种传承,修炼起适合她自己的灵魂神通。

    这一琢磨就是五个月的时间。

    期间容绒出去了一趟,去修炼塔里再次淬炼了一次灵力,就得知妖族学院的排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越是临近大会,排名的变化就越大,到后来,几乎每天都有变动。

    排名七天才能易主一次的规矩在距离大会两个月的时候更是直接被取消了,金鬼经历了几次挑战之后,拿下了第六名,方汉然气得半死,亲自出手挑战却败得很彻底。

    木清派出木铁石想要夺回第六名,也在胜了一次之后,又被金鬼抢了回去。金鬼至此彻底坐稳了第六名的位置。

    容绒在将灵湖扩展到九千里之后,魂力能够一口气凝结出一万三千道,也算是触碰到了天境的瓶颈,从传承塔出关了。

    司有琴和金古杉听到消息之后特意来迎接她。

    “你们两提升了不少啊!”容绒惊讶的看着两人。

    金古杉嘿嘿笑道,“还是多亏了容绒公主的灵药。”

    他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实力更上一层,名次从六十名一路上升到了三十二名。

    司有琴在激烈的竞争中掉了下去,但是因为得到过一百一十八名的大量资源,她也有了不小的进步,至少不再是垫底了,靠着自己的实力打败了居沫儿,步入了一百四十七名。

    “你们特意来接我,总不会是想我了吧?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容绒笑道。

    司有琴看了一眼金古杉,对容绒说道:“其实是花长老找你有事,他希望在大会开始之前见你一面,所有让我们看到你出关就立刻告诉你。”

    容绒闭关五个月,距离大会开始已经不到一个月了,容绒要是再不出来,他们两都考虑闯进去将容绒拉出来了。

    容绒点点头,跟着他们去了药材宝库,花长老的地盘。

    到了那里,容绒一路畅通无阻的走进了药材大殿,花长老正在和别人说话,容绒没有打扰,退到旁边静静的听着。

    来找花长老的是一个虎背熊腰,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青发碧眼,面相严肃,穿着一套极其华丽的皮袄。

    “花长老,你也知道这次的大会不一般,何必还装糊涂?”男子声如洪钟,语气毫不委婉,甚至有着些许不耐,大概是和花长老已经说了很久了,却没什么进展。

    花长老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我没有装糊涂,只是不想参与罢了。单长老既然有了自己的选择,就去做好了,何必非要拉我下水?”

    单长老冷笑,“花长老,你太天真了,这是你不想参与就能不参与的吗?时间已经不多了,你再不做出选择,恐怕学院就容不下你了。”

    花长老微微抬眼,眼神平静,“我能不能留在学院,不是你说了算的。至少副院长目前还不能把我赶出去。”

    “你!”

    “你也不用威胁我,我会考虑你的提议的。”花长老一句话堵过去,单长老也说不出什么来,只得皱皱眉头,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