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82章不需要废人
    容绒没有直接干掉金鬼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花长老说他的人品不错。

    容绒也看得出来金鬼不是那种小人,而金古杉也是忠心耿耿,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时候将金鬼害死了取而代之,甚至愿意替金鬼去死。

    要知道金牛族能进学院的就他们两个,金鬼要是死了,金牛族这一代就只能培养他了。

    现在这种情况,金鬼要是聪明的话,就知道高怎么选择,很快就会来找她了。

    容绒走进修炼塔,这个充满压力的修炼塔对学院弟子随时开放,并且还可以付出灵石调整里面的压力。

    容绒找了一个隔间,端坐其中,感受到里面的压力,付出一些灵石将压力又加大了三成。

    她这次不打算淬炼灵力,也不是淬炼体魄,她准备用这里的压力来修炼灵魂。在修炼幻天灵决的同时,压迫灵魂和魂海。在突破这层压力后,增长的灵魂绝对会更加坚实、强大。

    容绒适应了一会塔里的压力,感觉差不多了之后,服下了8品凝魂丹。

    九凤珠的中的灵力、药材、生机统统运转起来,化作洪水般的力量,涌向容绒的灵魂。

    容绒的灵魂小人和魂海在压力之下,疯狂的汲取着力量,艰难的增长着。她一坐就是十天时间,一连服下了三枚8品凝魂丹之后,魂海终于突破了第四层,灵魂小人也凝聚的更加夯实,还长胖了一圈。

    容绒睁开眼睛,刹那感觉整个世界都清晰了很多,灵魂深处有一种仿佛能够掌控一切,看清一切感觉。

    四层的魂海容纳着她的神识和庞大的魂力,深不见底的魂海中泛着一丝火光,还有一种幽冥般的阴森感。

    容绒有些诧异的用神识波动了一下魂海,那一丝丝的火光是从很早以前就有了,她一直以为那是正常现象,没有在意,现在又多了一种幽深的阴冷,她才发现这两种感觉似乎都不是魂海本身该有的。

    “这是融进我魂力里的东西吗?我用魂力的时候怎么没感觉到?!”容绒有些悚然,幻天灵决里好像没有关于这种现象的解释,她该不会是练错了吧?!

    她决定去传承塔里找一找兔族的传承,看看里面有没有关于这种奇怪现象的说法。

    ……

    修炼塔外,金鬼像一棵孤松一般站在门前。

    金古杉站在他身后,看着金鬼虚弱的脸色,忍不住劝道:“少族长,你都等了两天了,不如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等着,她出来我就告诉你。”

    “不用,我就在这里等着。”金鬼拒绝。

    “少族长,你的伤还没好,一点灵力都没有,哪能这么等?你就先回去吧,她既然帮你治好了眼睛,就一定会帮你的。”金古杉又是焦急又是无奈的劝说。

    金鬼冷冷的撇了她一眼,“既然已经决定了,自然要表现出一些诚意。你觉得她为什么要帮我治眼睛?”

    金古杉暗淡的眸子里跳动着些许不甘,“可是少族长,你真的决定了吗?我们对她的底细还是一点也不清楚,甚至不知道她在凤族里的地位怎么样,就这么妥协了,会不会……”

    “像她这样的女子,在凤族里地位不会低的。我们只需要知道她是容帝的人就可以了。”金鬼眼睛亮的如火一般,想到之前心底对木清的好感,他就觉得可笑。

    这一次他算是看透了,他不在乎什么私人感情,他只想为金牛族,为他的族人谋一个好前程。

    金古杉叹口气,只能陪着他继续等。

    “哟,这不是金鬼吗?听说你眼瞎了,人也废了,怎么还往外跑呢?”一声充满嘲讽的问候传来,一个满脸痞气的青年大摇大摆的朝他们走了过来,一脸吊儿郎当的模样,让人看着就想揍他。

    金古杉皱皱眉头,看着青年和他身后的七八人,“方汉然,你来做什么?”

    那吊儿郎当的青年拽拽的歪起嘴,“这里是修炼塔,你说我来干什么?”

    “既然是来修炼的,就进去修炼,少在这里啰嗦。”金古杉冷哼一声,眼里闪过一丝忌惮。

    这家伙同样的木清的人,还是木清的爱慕者,虽然一副放浪不羁的纨绔模样,但实力其实相当强悍,排在第十八位。

    之前金鬼还好好的时候,他就和金鬼有矛盾,一直和金鬼过不去。

    现在在这里看到他,金古杉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方汉然没进修炼塔,而是慵懒的走了过来,“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难得金鬼兄在这里,不如和以前一样,切磋一下吧?”

    金古杉勃然大怒,“切磋你个头!少族长受伤了你不知道吗,你是故意来找茬的吧!”

    轰——

    一杆长枪忽然刺过来,带着炙热的流焰划过空气,刺穿了金古杉周身的防护,狠狠的砸在他的胸口。

    金古杉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咳出一口血来。

    “古杉!”金鬼恼火的看向方汉然,“方汉然,你做什么!”

    “我说过了,我的事轮不到他来管,他偏偏还在那里啰嗦,不是找打吗?”方汉然漫不经心的扛着自己的长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还是和你切磋比较好,你的眼睛都好了,那实力肯定也恢复了,来比一场吧。”

    金鬼怒不可遏,“我没功夫。”

    “能在这里等人,怎么会没功夫切磋呢?”方汉然冷笑。

    金鬼眼神一变,“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等人?”

    “哼!容绒废了你,你不思报仇,反而背叛木清,你真该死啊!”方汉然嘴变的笑意陡然冰冷,长枪瞬间刺了过来。

    “少族长!”金古杉飞身扑了过来,浑身的金刚之气凝聚起来,仿佛一面盾牌,硬是护在金鬼的身前。

    只见一道流光闪过,火焰燃起的热浪将两人一起掀飞出去。

    “古杉!”金鬼慌忙扶住金古杉,金古杉浑身的金刚之气几乎被打散,气息瞬间虚弱下来。

    方汉然很是玩味的看着他们,“啧啧,原来还是个废人,真是可怜啊。木清不需要废人,你们两个还是彻底的消失比较好。”

    “你敢!在学院残杀同门,你是想死吗!”金古杉抹掉嘴边的血迹,气恨的盯着他。

    “我没说要杀你们。”方汉然微笑着摊手,笑容仿佛淬了毒,“我只是要把你们彻底的废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