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80章金鬼的情况
    花长老对容绒的说法默然无语,因为妖帝根本就没有表现出要接管学院的意思。

    现如今,宇文吉对付的都是容帝留下来的人。

    而他从来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妖帝的人,表面上偏向容帝,但又是那种不管事,一心修行炼药。因此不管是哪一方的派系都没有来打扰他。

    只是两方的争斗已经日渐激烈,恐怕他安静的日子很快也要结束了,到时候说不准双方都会来拉拢他。他毕竟是学院的炼药师之首,掌管整个学院的药材和灵药,这个权力并不小。

    容绒取了一朵七色火焰的火种交给花长老,花长老敞开了药库让容绒去挑选。

    容绒也不贪,只拿了自己需要的,回到住处炼制灵药。

    她这次要炼制的是8品灵药,容绒一直以来都没有尝试炼制8品灵药,一是因为之前用不到,二是灵力不足,炼不了。

    现在她的境界已经提升上来了,有足够的灵力来控制火焰,同时她的灵魂也更强大,可以更轻松的掌控炼药的情况,增加炼制的成功率。

    容绒选了一种最简单的8品灵药尝试炼制,虽然她十分小心,但是第一炉还是烧焦了,她又尝试了第二次,结果炸炉了。

    不过花长老借给她的药炉不错,没有损坏。

    容绒尝试了一整天,终于摸索到了感觉,成功炼出了8品灵药。

    成功之后,容绒才开始炼制需要的8品凝魂丹。这是一种非常偏门的灵药,现在根本就没有人用了,但是以前的兔族可是经常服用。

    有了成功的经验,容绒顺利的炼制出了一炉七枚凝魂丹,都是上等品质。

    她收好灵药,正准备闭目养神,回复一下精力和灵力,司有琴来找她了。

    “你这两天怎么都不来找我?我还以为你在闭关呢。”容绒很高兴的将她迎进来。

    司有琴很不好意思,容绒住进七号山洞之后,就将一百一十八号山洞留给了她,她也确实如饥似渴的闭关了几天。不过这次是不敢来。

    “我是不好来打扰你。你已经坐稳第七名的位置了。学院前十名的弟子都是天之骄子,是学院首先保护和培养的人才,不能随便打扰的。”

    容绒暗暗白眼,她怎么没感觉到?她要药材都还拿火焰去换的。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提醒你,半年之后会召开学院大会,你最好能在这半年有所提升。否则到时候,你可能会掉下来。”

    容绒托着腮,“学院大会,好像听说过,就是所有弟子重新排名的大会吧?”

    “没错!”司有琴说起大会,高兴起来,“学院大会每隔两年举办一次,到时候所有的弟子都必须回来,我家公主也会回来。”

    “所有弟子都会回来吗?那前十都会到了。”容绒忽然觉得这次大会的时间似乎有些微妙。

    半年后的大会,不管是弟子还是长老都会到齐,这种时候不发生点什么都说不过去啊!

    “大会上表现出色的弟子可以获得外出执行任务的资格。你要是想早点离开学院,就要在半年后表现的更加厉害才行。还有,你千万不能掉下来。在高位的弟子一旦排名掉落,可是会很惨的。”司有琴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打了个哆嗦。

    容绒好奇的凑过去,“有多惨?”

    “总之就是很惨,学院里踩高捧低非常正常,会让你深刻的感觉到世态炎凉,你看金鬼就知道了。”司有琴脱口而出,说完发觉自己说错话了,慌忙捂住嘴。

    “金鬼,他现在怎么样了?”容绒问道。

    司有琴迟疑了一会,吞吞吐吐地说,“他现在的名次是垫底的,没有地方住,金古杉将他带回自己的山洞住着,但是你伤了他的眼睛,一直没办法治好。金古杉请了学院的很多医师,医师都说治不了。所以他现在还是瞎的,灵力也一直聚不起来,几乎废掉了。现在除了金古杉,根本就没有人去看他。”

    容绒一点也不奇怪金鬼的情况,她当时伤金鬼的时候,匕首上有幽冥之水,那种水不清除,金鬼的眼睛就无法痊愈。

    学院的医师大概是没有仔细为金鬼检查,一个垫底的人,而且几乎已经被废了,是不需要浪费时间的。

    “走,我们去看看他。”容绒站起来,朝金古杉的六十号山洞走去。

    “啊?去看金鬼?”不是去找麻烦吧?司有琴反应过来慌忙追上去。

    容绒来到六十号山洞前,很有礼貌的喊道:“有人在吗?金古杉在吗?”

    金古杉惊恐的来到门口,“你来做什么?”

    “恩,来窜门,让我进去吧。”

    “鬼才信你!”金古杉扭头就走。

    容绒不高兴的举起雷电之力,一举轰在洞口的结界上。金古杉的金刚之气远远不如金鬼,结界立刻开始出现裂缝。

    金古杉咬着牙,怒不可遏的冲过来,“你做什么?你已经拿到了七号,为什么还要来找我麻烦?”

    “我是来找金鬼的。”容绒杀之决轰出,金古杉被重重的轰倒在地,结界也是一瞬间破碎。巨大的声响回荡在山谷,旁边山洞的人却没有一个敢出来看看。

    开什么玩笑,容绒来找金鬼麻烦,他们怎么敢掺和?容绒早就不是之前他们认为的那个走后门进来的垫底丫头了。

    金古杉惨白着脸,爬起来,“少族长已经被你废了,你还来找他做什么?难道你还嫌不够?”

    容绒没理他,越过他走进山洞里面。

    “站住!”金古杉连滚带爬的跟了进去。

    山洞的卧房中,金鬼正躺在床上,眼眶里还流着血,气息一直不稳。

    容绒走过去,拉起他的手腕。

    “谁?”金鬼感觉到不是金古杉,立刻想要挣开,可惜他现在没有灵力,没有力气挣开容绒。

    “别碰他!”金古杉惊慌的冲进来,想要拉开容绒的手。

    十六柄匕首却忽然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刺破了他的护体之气,抵在他的皮肤上。金古杉感觉到匕首上冰冷的寒意,鸡皮疙瘩都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