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79章你的好心喂狗了
    “怎么会这样?”金古杉不相信的怒吼,“不对,一定是你作弊,一定是你用了什么不属于自己力量的法宝才打败了少族长!”

    容绒看向高台之上的宇文吉,笑眯眯道:“副院长,你看到我作弊了吗?”

    宇文吉眼底闪过一道冷光,“你似乎用了一种很奇怪的力量。”

    李长老已经放松下来,板着脸道:“不奇怪,反正是她自己的力量,不算作弊。”

    容绒冲着金古杉耸耸肩,“你听到了,比试还没比完呢,等我干掉他再说。”

    金古杉吓得脸都白了,“不要!你不能杀他!”

    容绒按住金鬼,眨眨眼,“怎么不能,生死擂台嘛,他不死我怎么能算赢呢?木清小姐,你说是吧?当初金鬼可是为了给你出头才把山洞输给我的。”

    所有人都看向了木清,这么说来好像还真是,金鬼就是为了木清才质疑容绒在修炼塔里浪费时间的,不该的第一的。

    木清面不改色,淡漠的瞥了一眼金鬼,“那是他自己的事,和我没有关系。他来打擂台,是为了赢回山洞,那山洞不是我的。”

    金古杉顿时感到一阵心寒,指着木清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容绒挑眉,那匕首戳了戳了金鬼,“喂,你听见了吗?你的好心喂狗了哦。”

    木清冷若冰霜的面容微微抽搐了一下,厉声道:“你胡说什么?”

    容绒看也没有看她,“我又没和你说话,我再和金鬼说话。金鬼,你听见了吗?你只是眼睛瞎了,耳朵应该没聋吧。”

    “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杀了我啊!”金鬼嘶哑怒吼,拼命的想要凝聚本源之力,却因为灵魂受创严重,轻易的被容绒镇压了回去。

    居沫儿等一群弟子看着金鬼的情况都感到不是滋味,默默的离木清远了一些。

    金古杉白着脸冲到擂台边缘,“容绒姑娘,你不要杀少族长,你放了他好不好!”

    容绒歪着头,“这不合规矩吧?”

    “没关系,我可以代替他,生死擂台一定要死人的话,你可以杀我……”金古杉还没说完金鬼就愤怒的打断他,“你给我闭嘴,擂台是我打的,和你有什么关系?滚!”

    “少族长……”

    容绒撇撇嘴,看向高台之上,“副院长,胜负已定,可以把结界打开了吧?难不成你们想等金牛族来找你们麻烦?”

    三人眼神都是一变,这种情况,容绒显然不想杀金鬼,如果把金鬼逼死了,金牛族恐怕真的会把账算在学院头上。

    金牛族做事可是相当的莽撞冲动,冲进学院大开杀戒这种事,他们觉得金牛族未必干不出来。

    “李长老掌管学院刑罚,这件事就交给你处理吧。”宇文吉看了一眼李长老,站起身离开了。叶长老什么话也没说,紧随其后。

    “你做的不错,七号灵力山洞是你的了。”李长老咳嗽一声,挥手关掉了结界。

    容绒从擂台上走了下来,人群立刻为她让开了一条道路。

    她赢得是号称学院防御最强的金鬼,她堂堂正正的拿到了七号山洞。

    经过这场比试,整个学院都不会再有人质疑她是走后门进来的,刚进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取代了金鬼,成为了第七,这样的人需要走后门吗?

    容绒回到了山洞,感觉十分疲惫。

    七千里的灵湖让她转化出将近万道魂力,可是就在刚才的战斗,她将万道魂力都给抽空了,灵力自然也一点不剩。

    这还是她本来就没打算杀金鬼,在灭杀他的灵魂之前就散掉了弑神之矛,否则还会更糟。

    容绒深深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已经不够驾驭这么庞大的魂力了,她需要将幻天灵决再修炼一层,壮大灵魂。

    容绒休息了两天之后,去找花长老要一些药材。她需要的药材都是非常罕见的药材,无法种植。花长老表示她需要的药材都太过珍贵,学院虽然有但不会白给,必须用东西来换。

    “我要十分罕见的东西,你不要随便拿灵石来糊弄我。”花长老义正言辞的告诫容绒。

    容绒撇嘴,“你是掌管药材的长老,直接白给我不就行了,还要换什么?”

    “那怎么行?难道你真想当走后门的?”花长老鄙视了她一眼。

    “能拿到药材,走一次后门也可以啊……”容绒小声的嘀咕。

    花长老没听清,“你说什么?”

    “啊,我说……您老喜欢什么呀?”

    “炼药。”

    “炼药!炼药好啊!药方你要吗?”容绒眸子亮晶晶的瞅着他。

    花长老撇了她一眼,“学院的灵药传承绝对不会比凤族传承少,所以药方就别想了。”

    “……”容绒垮下脸来,妖族学院的底蕴还真是深厚啊,灵药的传承比凤族还多吗?这样的话她要抽个机会去看看。

    她沉默了一会,“学院该不会各种先天火焰也有吧?”

    花长老笑眯眯的点头,“排名前五十的先天之火都有。如果弟子需要的话,可以随便拿。”

    容绒倒吸一口冷气,在外面千辛万苦才能弄到的火焰这边居然随便拿,难怪圣皇会把手伸到这里来,简直不能再财大气粗了。

    “不过,你的那种七彩火焰,学院还真是没有。那应该是火神塔的传承火焰吧?你要是肯用一朵火种来交换,你要的药材立刻给你。”花长老循循善诱道。

    容绒忽然有种被大灰狼盯上了的感觉,立刻讨价还价起来,“长老,那是火神塔的传承火焰,现在大概只有我手里有。只换一些药材,我觉得太亏了,不如……以后学院的药材都随我挑吧。”

    花长老黑脸,“你也太贪心了一点吧?”

    “我又不是浪费!我是要炼药,我还可以帮学院炼药。再说了,我不觉得我会在学院待太久,不会用掉多少的。”容绒脱口而出。

    花长老若有所思的看了容绒一眼,“不会待太久,你对妖帝这么有信心?”

    “如果实力能凌驾于所有人之上,那么一切都能解决。问题只是解决之后要怎么办。你不觉得妖帝一直不动手,是因为他不想大开杀戒,把整个学院的人都给换掉。”容绒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