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66章兔族传承
    传承他中果然有着各种恶样的传承,看的容绒眼花缭乱,什么蛇族、狐族、象族、熊族、白龙族……很多种族容绒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大概是在几千年前灭绝的种族。

    更离谱的是容绒居然还在里面找到了魔族的神通和功法,让她很是囧了一下。

    容绒直接从目录中查找了寻兔族的传承,结果找到了不下百本的传承。

    当初她老爹给她的兔族传承并不多,很多都不怎么样,她选来选去也只修炼了一个幻天灵决。而这里有大量的兔族神通和功法,很多都是极其高等的功法。

    还有不少神通,和幻天灵配合使用,威力会更加恐怖。

    容绒按下自己激动的心情,找到了一本和杀之决十分相似的神通《魂力化形》,这种神通可以将魂力幻化成各种威力极大的兵器,以此攻击敌人的灵魂。

    比起杀之决将大量的魂力凝聚起来轰出去,效果要好很多。

    然而当容绒想要看这本神通的时候,传承塔却不让她看。

    “本神通的级别过高,只有排名六十名以内的人才能观看学习。”传承塔很是无情的拒绝了她。

    容绒抽抽嘴角,妖族学院居然是以弟子的名次来决定给与的资源,那垫底的人岂不是很悲催,幸好她刚来就拿到了山洞。

    看不到秘籍,容绒只能郁郁寡欢的离开了传承塔。

    这个时候,传承之地的长老课已经开始了,今日讲的是修炼中灵药的使用。

    容绒走进传承之地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落座了。容绒随意找了一个后面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没精打采的听着。

    讲课的长老姓花,是一个看上去很严肃的老头,他讲话很慢,慢的让容绒想睡觉,然后她就真的睡着了。

    木清早早的就看到了容绒,发现她迟到了,眼里露出一抹冷笑。花长老是出了名的严厉,最讨厌有人在他面前犯错。

    但花长老却迟迟没有发火,过了一会,容绒甚至还睡着了。

    木清一脸黑线,其他发现容绒公然睡觉的人也都一肚子恼火,看向容绒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长老,有人在睡觉。”终于,等花长老说完了,昨日那个方脸大耳的男子气不过的提醒花长老。

    花长老抬起浑浊的老眼,看向容绒,“容绒,睡醒了么?”

    容绒惺忪的睡眼,“醒了。”

    她刚才好像做梦了,梦里花长老絮絮叨叨的和她说了一大堆的东西,大多数都是她知道的,但有不少她第一次听说的。

    梦里的话语还十分清晰,让她一下就记住了。

    众人听到容绒的回答不由的黑脸,这位还真好意思说!

    “那么当你需要淬炼灵力,将灵湖的里的灵力全部转换成更精纯的本源灵力时,使用什么灵药比较好?”花长老淡淡的问。

    旁观的众人暗暗发笑,一整堂课都睡了过去,她会知道才怪。

    容绒半醒的歪着头,“用7品破碎丹,配合6品淬灵丹。”

    众人一愣,居然知道?是以前就知道吧!难怪敢不听课。

    “这两种灵药的药方你知道吗?服用的时机又是什么时候?”花长老继续问。

    木清等人笑了,这个刚才花长老根本就没有说过,肯定是故意想让容绒答不上来。

    然而容绒背书似的将药方背出来了,还仔细的解释了服用的时机:“破碎丹一开始就可以服用,淬灵丹则是越迟越好,最好让灵力彻底破碎再服用。”

    花长老笑着摸摸胡子,“孺子可教,该讲的老夫都讲了,可惜只有你一个人听到了。”

    众人嘴角直抽,什么叫只有容绒一个人听到了,她明明在睡觉!你将认真听课的我们放在哪里?

    “哼!果然是走后门进来的,连长老不敢罚她。”

    “就是,靠家族有什么了不起的,待会淬炼灵力,她一定受不住。”

    “这样娇生惯养的女子哪里能吃苦,我看她要等上几百年才能步入天境。”众人低声议论,不屑的眼神瞥过容绒。

    容绒懒得理他们,她只是很奇怪,好好的她怎么会睡着了?她如今的境界可不会因为困了就睡着,难道是花长老故意的?

    她看向花长老,花长老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一挥手,将众人带到了淬炼塔中。

    这座塔里分成很多个隔间,里面的压力巨大,能让破碎丹的效力更好的发挥,彻底破碎灵力,同时还能保护经脉和灵湖。

    容绒大喜过望,没想到还有这样神奇的淬炼塔,这塔里的压力还可以随意调整,用来淬炼体魄也是非常好的,比起容绒在楼外楼里建造的修炼室要好太多了。

    “大家领取了灵药之后就进去吧,你们坚持的时间将会影响获得的奖励,大家可要坚持久一点。”花长老将灵药丢给木清,去了塔外等着众人。

    木清利落的给众人分发灵药,到容绒的时候,木清给了她一颗破碎丹,一颗淬灵丹。

    容绒皱眉,“淬灵丹不够吧?”

    想要将灵力全部淬炼,一颗绝对不够。

    “不够也只有一颗。”木清冷冷的说。

    “可是别人不都是三颗吗?”

    “只剩一颗了,你要是嫌不够,可以去找长老要。你不是被长老塞进来的吗?既然走了后门,要几颗丹药应该不难吧?”木清撇了她一眼,径直走进隔间中。

    容绒看着手里的灵药,再看看这连门都没有的修炼塔,还是找了一个隔间走了进去。

    一进入隔间,容绒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在她身上。

    她扛着压力,点燃一朵赤炎,施展火炼术又炼制了一炉淬灵丹,然后才服下破碎丹。

    破碎丹的药效非常的猛烈,容绒吃下去就感觉自己的灵湖都要被打碎了一样,瞬间冷汗就湿透了全身。

    她死死的咬着牙,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猫一样蜷缩成一个球。

    这个时候,不只是她,各个隔间里都发出凄惨的叫声,即使有隔音的禁制都挡不住这些惨叫,可想他们有多疼。

    容绒抽抽鼻子,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攥着手腕上的龙母镯,忽然特别想念封凌。她的灵魂小人跑进九凤珠里,委屈的给封凌传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