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62章死了
    萧天权笑意不达眼底,没再多问什么,看向前来禀报的人,“还有什么人要求见,一起说了吧。”

    来人一头冷汗,跪在地上不敢答话,好半天才从传音玉简里得到消息,战战兢兢的道:“启禀陛下,蝶族长老送来蝶王司空的信件,希望陛下可以秉公办理东方世家。还有狐族明哲准备自立为王,想得到陛下的首肯,不过想先看看陛下是不是像传闻中那么公正……”

    萧天权眼里的冷意越发凌厉,“蝶族、明哲,很好!本皇自然会秉公办理。九里宗主想要公道,本皇就给你一个公道,东方世家除名,所有的财产都赔偿给药宗,萧玉衡死有余辜,本皇不会为她报仇。九里宗主可觉得满意?”

    九里明眨眨眼,“那封凌呢?”

    “封凌出手杀人,不能不管,九里宗主。”萧天权淡笑着望着他,“萧绝看到的不算,东方开阳总能算了吧?谁杀了他家的长老,我想他应该不会眼花吧?要不要本皇叫他出来对峙?”

    九里明不悦的哼了一声,“圣皇陛下何必非要逮着封凌不放,你让他离开皇宫,他又不会飞了!”

    “本皇不管他会不会飞,本皇现在只想将他放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九里宗主难道不觉得我这么做是对的吗?”萧天权理直气壮。

    九里明张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萧天权这么做,他确实说不出什么不对来。

    “本王可不觉得是对的,你把封凌拘在皇宫里,是想我家的小公主守活寡吗?”容五厉声反驳,“他没做过就是没做过,圣皇也不能冤枉人。你让东方开阳出来,我和他好好说道说道。”

    萧天权刚想说话,萧玉枫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父皇,不好了!东方开阳死了!”

    碰!

    萧天权拍案而起,“你说什么?”

    “东方开阳死了,我刚才去找他的时候,看见了他的尸体……”萧玉枫被萧天权身上冰冷暴戾的气息吓了一跳。

    容五悠然的问道,“圣皇陛下,你刚才说要让东方开阳和我对峙?”

    “敢在我的皇宫里杀人。”萧天权怒不可遏,身形一跃瞬间消失在大殿中,冲到东方开阳居住的偏殿。

    他扬起手,一只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轰然砸下,将偏殿砸了个粉碎。一道白色的身影从他恐怖的压力下穿越出来,飞驰而去。

    “容帝!我就知道是你。只有你能轻易的进到我的皇宫,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杀人!”萧天权愤怒的追杀过去。

    容帝淡然反击,“你搞错了,我只是过来看看而已,东方开阳死了怪不到我头上。”

    “少啰嗦!你以为我会信你?”萧天权怎么也压不下心里的火气。对任何事他都可以面不改色,唯独面对容帝,每次都会暴跳如雷。

    他不知道是自己的养气功夫还不到家,还是容帝太能气人了。

    容帝无所谓的道:“你爱信不信,不信又怎么样,反正他已经死了。”

    “容帝!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封凌?!”

    “你要是能杀他,还用等今天?”容帝不以为然。

    大殿中,九里明和容五还在等着萧天权回来,只听见大殿外面不断传来震动和巨响,听得人心惊胆战。

    萧玉枫的脸色变得很是不好看。

    容五和九里明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还有心思聊天。

    “看来打的挺激烈啊,你猜谁会赢?”九里明笑眯眯的问。容五傲然道:“当然是我家老祖会赢,萧天权才多大年纪啊,哪里比得上我家老祖?”

    在场众人黑脸,又不是在比年纪,容帝年纪大又什么值得夸耀的吗?

    两人打了很久,直到一道紧急军报发了过来,越云横在边疆打了败仗,直接做了逃兵,叛出了铁山城。

    萧玉枫拿到这个消息都有些难以置信,越云横会叛逃?司徒辛会叛逃他都不会叛逃吧?

    “会不会搞错了?司徒将军真的有好好调查过吗?”萧玉枫不相信的询问派回来禀报军情的军士,他是司徒辛手底下的一个副将。

    “回大皇子殿下,是真的。越云横打了败仗之后,直接带着五万越家军离开了铁山城,现在已经在攻打黑沼了。”

    “就因为一场败仗?不至于吧?”九里明和容五面面相觑,也觉得匪夷所思。

    萧天权也阴沉着脸回到了大殿中,不再搭理容帝了。

    越云横反叛,这可比东方世家的事重要的多。如今东方开阳已经死了,东方世家也彻底覆灭,他没有必要再揪着不放。

    “都滚吧,想要带走封凌,就将他带走吧。”萧天权不耐烦的挥挥手,叫上了司徒辛的副将去了书房。

    九里明耸耸肩,转身离开了大殿。

    反正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至于封凌,容帝在这里,轮不到他来管。

    大殿里瞬间变空了。容帝将封凌从皇宫里带了出来,瞧着他气息不稳的模样,有些奇怪,“你这是吃了什么呀?”

    “容绒给的灵药。”

    容帝:“……补药吃多了不好。”

    封凌:“我不认识那些药,是容绒让我吃的。”

    容帝脸黑了,不认识都敢吃,容绒也真敢给。

    回到容府,容绒看到归来的夫君和许久不见的老爹,第一时间朝着夫君扑了过去。

    容帝翻了个白眼,“这就是女儿啊,嫁出去就是人家的了,胳膊只会往外拐。”

    “老爹,你最好了。”容绒慌忙转过身来,给了老爹一个大大的拥抱。

    容帝淡笑着问,“我哪里好了?”

    “呃,为娘亲报仇,杀了东方开阳?”

    “还有呢?”

    “帮我把夫君救出来了。”

    容帝没忍住,狠狠的敲了一下容绒的脑袋,“就知道一心向着他。”

    “疼!”容绒摸着脑袋,不高兴的瞪眼。

    封凌看着容绒娇气的嘟嘴,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他喜欢看容绒这样没心没肺,开心撒娇的模样。

    “不要给封凌那么多补药,你以为他的身体是靠补药能补回来的吗?”容帝白了她一眼。

    容绒凑过去,“老爹你知道该怎么帮他调养身子吗?他的灵力被废掉了,我用神灵万象果能不能帮他治好啊?”

    容帝笑眯眯的摇头:“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