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57章我只是出门一趟
    “夫人,凤王请你去一趟皇城武器行,说想看看射神弩。”子参适时的走了进来,向容绒禀报。

    两人立刻不闹了,容绒放下点心,“容五叔之前就说想研究一下射神弩了,可是我还要照顾封凌,要不你帮我把射神弩送去?”

    子参立刻摇头,“我去怎么行?我对炼器又没有什么心得,凤王应该是想和你讨论一下射神弩的炼制吧。”

    容绒有些纠结的看向封凌。容五叔应该是想要看看能不能仿制一尊射神弩,这个想法之前就和她说过了,容绒想的是仿制一批低配版的射神弩。

    射神弩的威力她可是亲身感受过了,要是将来封凌手下组成的弓箭队能用一批这样恐怖的弓弩,战斗力绝对爆表。

    封凌淡然微笑,“我现在就是养伤,又没什么事,你不用时时刻刻的盯着我。”

    “真的没事啊?可是我总感觉你的伤还没有痊愈。”容绒用小拇指撒娇的勾着封凌的大手。

    “没有痊愈,你在这里呆着我也不会就立刻好起来。该做的事情不能耽误了。”封凌捏捏她的小手。

    容绒的小手越发白嫩了,捏起来软软的,让封凌舍不得放开,不过他还是松开了。

    容绒撇撇嘴,叮嘱了子参几句才离开容府,去了皇城武器行。

    容绒走后,子参看向靠在床榻上的封凌,“公子,能让我给你诊一下脉吗?”

    封凌幽冷的目光看向他,“不能。”

    子参一愣,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公子,你该不会……这几天你都没有让夫人帮你诊脉吗?”

    “她还没有注意到,你也别提醒她。”封凌淡淡的说。

    “是。”子参一脸忧愁的退下了。

    封凌翻手拿出一枚传音玉简,司空给他传来了消息,他打开玉简,听取司空的传音。

    门外,子参忧心忡忡的往自己房间走去,迎面碰上了脸色比他还要难看的云危。

    “出什么事了?”子参立刻问道,能让云危露出如此难看的表情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那个混账东西又来了,子虚正在想办法赶他走呢。”云危咬牙切齿道。

    “萧绝?”

    “不就是他吗?又来传达圣皇的旨意,我去问问公子要怎么处理。”云危一肚子火气的说道。

    子参面露不悦,拦住他,“既然是萧绝,还和公子说什么?你不知道公子现在还在养伤吗?能不去打扰他,就不要去打扰他。”

    两人走向府门,子虚正和萧绝吵得激烈,甚至用了灵力隔音,还能听到两人满嘴粗话的问候对方十八代祖宗。

    “子虚,本统领今天不想和你吵。圣皇陛下要见封凌,招他进宫见驾,你是听不懂吗?违抗圣皇旨意是什么罪过你可知道?”萧绝实在骂不过子虚,立刻变脸,义正言辞的怒斥。

    子虚一脸傲慢的冷笑,“我管你什么罪过,我家公子受伤了你不知道吗?他还昏迷不醒,你让他去见圣皇,去梦里见吗?”

    “哼!圣皇招他觐见,别说他昏迷不醒,就是死了,也要带着他的尸体进皇宫!”

    “你混账!公子以前那样帮你,你都没有一点感激吗?”子虚勃然大怒。

    萧绝不以为然,“我为什么要感激他,我又没有求着他做事,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他现在有了凤族还不是就立刻将我丢到了一边,还好意思说我是他的族弟?不过就是想拉拢我而已。”

    子参都听不下去了,“萧绝,你太过分了,公子帮你可从来没有要你回报。”

    “那是因为他没有机会,我没有落进他的圈套。”萧绝冷哼一声,“快点将封凌叫出来,否则别怪我拆了这座府邸!封府已经毁了,你们不会希望容府也毁掉吧?”

    “你敢!”子虚拦在他面前,浑身的气息暴涨,轰然压在萧绝身上。

    萧绝脸色大变,身后的天圣军立刻帮着他抵挡。

    萧绝脱离了压制,眼里几乎要喷出怒火,“既然你们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给我闯进去!要是封凌真的昏迷不醒,抬也要把他给我抬出来。”

    “住手!”子参冷冷的看着他,眼里已有杀意,“你说要是我现在杀了你,圣皇会为你报仇吗?”

    萧绝身上一冷,对上子参眼里的杀意,有一种恐惧的感觉笼罩在他身上。

    子参、子虚和云危三人都是天境强者,就算是最弱的子虚都是天境小成,他们要是动手,就算有再多的天圣军也不一定能在第一时间拦住他们。

    难道真的就这么回去?没能带回封凌,他要怎么向陛下交代?

    “你们少威胁我。今天不带走封凌,圣皇陛下可是会处置我的,你们拦着也没用!”萧绝立即退到一群天圣军的身后,“众军士听令,立即攻入容府!”

    “是!”

    “不用了。”封凌冰凉虚弱的声音传来,他披着一件厚实的披风站在院中,淡漠的望着萧绝。

    萧绝大笑,“封凌,你总算是出现了,你也听到旨意了,立刻跟我走。”

    封凌没有说话,漠然的走了过去。

    “公子!”云危三人惊慌的叫住他。

    “等容绒回来,你们告诉她,我去皇宫了,让她别担心。”封凌轻描淡写的吩咐。

    “不行,你这么走了,夫人回来会骂死我们的!”云危跟过去,“要去的话我陪你去。”

    萧绝冷眼瞥过他,“不行,陛下只召见封凌一个人。”

    “陪他到皇宫门口总可以吧!”云危瞪眼。

    萧绝懒得搭理他,扭头就走。云危陪着封凌,在一群天圣军的押送下,前往皇宫。

    子参和子虚两人不甘心的看着封凌离开,却无可奈何。子虚狠狠的砸着墙壁,将自己的拳头砸出了血,也只能发泄一下心里的愤怒。

    “你们怎么在大门口啊?”没多久,容绒回来了,瞧着两人没精打采的模样,微微皱起眉头,“怎么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子参干笑着说。

    “那就是有小事了?什么事?”容绒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

    子虚哭丧着脸,脱口而出,“公子被萧绝带去皇宫了!”

    容绒呆滞,“这是小事吗?我才出门一趟而已,他怎么就去皇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