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56章现在答应也来得及
    “罢了,本皇对这件事本来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萧天权阴冷的说。不过是萧玉衡想要神灵万象果,他正好借机打击一下药宗,他并没有指望可以成功。

    但现在的问题是,这次不止是失败了,还损失了东方世家。

    整个东方世家都被毁了!容绒她怎么敢?!

    “看来凤族的支持给了她足够的底气,三百名地境的公主亲卫队,凤族真是舍得。”萧天权冷笑。

    “容绒有凤族的支持,肆意妄为也就罢了。封凌这边是怎么回事?”黑影的声音陡然冰冷下来,“他才是真正毁掉东方世家的罪魁祸首,东方世家最强的战斗力被他一击毁掉,他用了毁灭之力。”

    萧天权眼神凌厉起来,“你说的没错,自从容绒出现,他就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看来要让他清醒的认识一下自己的身份了。”

    ……

    前一天,封府被天圣军和药宗围攻,一场大混战才让圣皇城的众人摸不着头脑,紧跟着第二天东方府就覆灭了!

    要说封府的事还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东方府一夜覆灭就令整个中州都震动了。

    “你听说了吗?东方世家一夜覆灭,只有东方开阳一个人逃出去了。听说他去了皇宫求圣皇陛下给他一个公道呢。”

    “这事现在谁不知道啊,好像说是凤族的容绒公主干的,是为了报复东方世家之前对付封府。”

    “不对吧?我怎么听说是药宗干的呢?东方易和玉衡公主偷盗了药宗镇宗之宝,药宗一怒之下灭了东方府,连玉衡公主都干掉了。”

    “真的吗?药宗这么猛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药宗可是天下两大宗门之一,东方世家比起药宗还是差远了。”

    一天之内,所有人都在议论东方世家的毁灭。

    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却早早的就回到了封府,守着封凌一直到天亮。

    在大量充裕的生机的沐浴下,封凌的身体已经复原了,可是他就是不醒。

    “为什么还不醒过来呢?”容绒望着封凌妖孽却苍白的面容,忍不住伸手轻轻的点了一下他的鼻尖。

    封凌一动不动,除了有了微弱的呼吸之外,还是像个死气沉沉的木头一样躺着。

    “你该不会一直这样醒不过来了吧?你的灵魂不是应该也被保护了,不会毁灭才对。不死不灭经的保护应该有用吧?”容绒战战兢兢的将脸贴到他的胸口上,听着他心跳缓缓的跳动,感觉着封凌胸口的冰冷,有种想哭的感觉。

    “你不要一直睡,我想你了……我想听你说话……你看看我好不好?你要的累的话,看我一眼再睡好不好?”容绒趴在封凌的胸口轻声的呢喃,眼圈渐渐的发红。

    一只冰凉的大手忽然放在了她的头上,温柔的拍了拍,“我也很想你。”

    容绒抬起头,睁大眼睛望着封凌,眼泪终于忍不住掉落下来,“凌……”

    “我在。”封凌笑了, 笑容像是璀璨的星河,令人一眼望去就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容绒忽闪着眸子,眼里的眸光闪耀着最开心的心情,但下一刻,她就回过神来,扭过头去,“别以为你醒了,我就会原谅你!”

    封凌挑眉,“我有什么要你原谅的?”

    “我不是说过以后再遇到危险,你见势不妙就自己走吗?”

    “我没答应。”

    容绒一口气上不来,“现在答应也来得及。”

    她一把拉起封凌的手,十指紧扣,“快,向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让自己受伤了。”

    封凌璀璨的眸子微微闪动,嘴角含着一丝宠溺的笑意,看着容绒发傻的动作,不说话。

    “凌!”容绒撒娇的晃着他的手,他的手还是好凉,没有温度,冷的让容绒心疼。

    封凌叹口气,“没有人能保证自己永远不会受伤啊,容绒。”

    容绒也知道自己是在犯傻,可是她害怕,害怕再出现这次的情况。

    她凑过去,轻手轻脚的靠在封凌的肩头,“凌,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要复仇,我陪你杀人。你要天下,我陪你征战。我们会过上安稳随心的日子,没有人能再伤害我们。”

    “会有这么一天的。”封凌揽住容绒,深邃的双眸温柔的注视着她,“但是在这一天到来之前,你必须好好的,我会用尽一切护你周全,你明白吗?我不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容绒缩起身子,抱着封凌的腰,埋进封凌的怀里,许久没有放开。

    因为封凌刚醒,整个人都虚弱的要命,容绒很快又让封凌睡下了。她决定炼制一些灵药,再做一些药膳给封凌补一补。

    灵药封凌可以接受,容绒喂给他吃的他都乖乖吃了,可是药膳他实在没什么胃口。

    封凌吃不下东西,脸色一直苍白的没有血色,容绒去楼外楼找了做饭的师傅,让他们做出开胃的点心来。很快,上百种的点心制作出来,容绒每天换着花样的给封凌喂点心。

    封凌忽然觉得自己一定是哪里惹到容绒了,才会像一只雏鸟一样被容绒投喂。

    “今天的点心不酸,是甜的哦。是用各种甘甜的药材做的,很补身体。”容绒端着一盘梅花样的点心笑眯眯的喂他。

    封凌难得的变了脸色,“容绒,我不喜欢吃甜食。”

    “可是厨师说很好吃的,你尝尝啊。”容绒坚持投喂,直接趴到封凌身上。

    封凌靠在床上,望着面前的容绒,一阵心塞,郁闷的将点心塞进了嘴里。

    “好吃吗?”容绒好奇的问。

    封凌忽然将容绒拉到面前,吻上了她的唇。容绒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股甜得发腻,又惨杂着各种药材苦涩的诡异味道弥漫在容绒的嘴里。

    “呸!好难吃啊!”容绒推开封凌,一个劲的咋舌。

    封凌挑眉,“你不是说很好吃吗?自己没吃就来喂我?”

    容绒面不改色,“让你帮忙尝尝嘛,谁让你受伤了呢?伤者没人权啊,吃什么都要听我的。”

    封凌心里流过淡淡的暖意,看来这次把容绒吓得不轻,还在纠结他受伤的事,她太担心了,才会这样不停的盯着他补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