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54章战利品
    虽然打定主意要灭掉东方世家,但是一场乱战之后,天已经亮了。容绒没有直接带人冲到东方府去,而是若无其事的带着所谓的亲卫队回了容府。

    今夜的事,既然萧绝带了天圣军前来,萧天权肯定是知道的。如果现在直接打上门去,萧天权难保不会出面,所以她假装这件事已经了结了,回去善后。

    封府彻底成了废墟,容绒将封凌和云危等人带回了容府。

    封凌虽然开始有了气息,但还没有醒过来。容绒守在床边照顾他,每隔一个时辰喂他服用一次生命水,用大量的生机修复他的身体。

    “夫人,你不要这样一脸伤心的样子,公子醒过来看到会不高兴的,他喜欢看你笑的样子。”子参轻声的劝说道。

    容绒撇撇嘴,“可我笑不出来。”

    云危安慰道,“夫人,咱们公子不会有事的,他这样又不是第一次了,他福大命大,死了都能活过来。”

    “可是他死过一次了。”容绒握住封凌冰一样的手,“死的时候会很痛的。”

    子参三人沉默,封凌不止死过一次,他们只知道封凌还会醒过来,却从来没想过他经历死亡时会有多痛,多绝望。

    云危咳嗽两声,打破了有些压抑的氛围,“夫人,你的伤怎么样了?被射神弩震伤不是闹着玩的,你可不能只顾着公子,忘记给自己疗伤了。”

    “我已经没事了。”九凤珠的生机早已经将她的伤势治愈了。

    “没事就好。当时帮你挡下射神弩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居然连半神器都能挡住。是公子送给你的法宝吗?”云危很好奇的问,目光落在她手腕上黑镯子上。

    容绒眼波微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帮我挡了金箭,不过只挡了一次,说不准是一次性的法宝。”

    为她挡箭的自然就是龙母镯。龙母镯恐怖的防御力能够挡住射神弩,难怪西门婉潜入封府这么些年就想得到龙母镯。

    要知道射神弩是一件威力达到半神器的先天宝器,拥有穿透性极强的先天特性,就算是同样作为宝器龙吟神火炉也阻挡不了射神弩的穿透,但龙母镯却可以。

    这说明,龙母镯的等级还在射神弩之上,至少也是一尊半神器!

    容绒并不想隐瞒云危,但事关龙母镯,她还是不由自主的谨慎了一些。

    云危收回了目光,没有多问了,垂下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时,单余前来禀报伤亡情况,这次的伤亡还算好的,只有五个人死亡,不到一百人受伤,容火火已经分发了伤药,为众人疗伤,只有几个重伤断臂的人还需要容绒来炼制7品的生机丹。

    “我很快会将灵药炼制出来,这次辛苦大家,我会论功行赏,大家可以拿着自己的功勋值去换自己想要的东西。”容绒很大方的在楼外楼建立了一个专门的宝库,里面储存了大量的灵药和她传承的功法以及皇城武器行送来的灵器。

    像这次这样的战斗今后恐怕会很频繁,以功勋值的方式来鼓励大家建功立业,兑换资源,提升自己,是最好不过的方法。

    “是,多谢公主。公主,这次的战利品已经被大家分掉了,还有一些特别的东西,凤王让我送来给您处理。”单余将一枚储物戒指交给容绒。

    容绒神识一扫,里面放着从东方易身上找到的火云鞭、百里海、天阶子母剑,还有萧玉衡身上的天阶若水软甲,一件半宝器的防御灵器,以及最珍贵的神灵万象果。

    “萧玉衡身上的东西药宗居然没有拿走吗?”

    单余不屑笑道,“药宗的人胆小,我们都已经快将战场扫清了他们才加入战斗,战利品早就被我们拿走了。”

    他挥挥手,三个人抬着一样东西走了进来,“公主,这玩意是从萧玉衡身上发现的,拿出来之后就塞不进储物戒指里了,只能抬进来。”

    容绒看过去,一件杀气四溢、威压摄人的弓弩摆在地上,血腥的气息直冲脑海,令人一阵晕眩。

    “我去!这是射神弩啊!萧天权大概没想到会落在夫人手上吧!”子虚目光灼热的扑过去,好想上手摸一摸,可惜射神弩散发出的恐怖气势让他难以靠近。

    容绒瞧着射神弩,忽然觉得这次不算亏,虽然损坏了龙吟神火炉,暴露了手下的几百地境军,但是弄到了射神弩和神灵万象果,还是赚了。

    “这东西我都靠近不了,东方易是怎么使用的?”子虚站在射神弩附近,郁闷的抱怨。

    “你没发现射神弩上的血气浓郁的过头了吗?”子参将他拉回来,“东方世家应该是使用了大量的鲜血祭祀射神弩,激发了射神弩的凶性,才能让东方易轻松的用它杀戮。”

    “没错,这弓弩上的血腥久久不散,都浸透出来了,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祭祀。”容绒盯着射神弩,眼底闪过一抹恨意,“东方世家,就是个欺世盗名的骗子!”

    东方开阳毁掉了兔族,跟着萧天权灭杀了黑龙族,也许他当年也跟着萧天权杀过一些魔族,但是要说东方开阳是英雄,她一百个不相信!

    “单余,去挑选一百名动作灵活,暗杀能力比较强的人,今夜跟着我去行动。”容绒吩咐单余道。

    单余领命离开,云危好奇道,“夫人,你今夜有什么行动啊?”

    容绒笑眯眯的瞧着他和子虚,“你们两个的伤已经没事了吧?子参留下照顾封凌,你们两个今夜和我一起去东方府走一趟吧。”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惊讶之色,容绒想要对东方府下手?

    ……

    夜幕刚刚降临,东方府中一片冷寂。

    东方开阳愤怒之下的杀了好几名侍女,东方府里所有人都战战兢兢,人人自危。

    “凤族,死丫头片子,居然敢杀了我儿!本座一定要杀了你,将你抽筋扒皮,碎尸万段!让凤族一个一个在你面前碾碎!我要他们和你一起为我儿子陪葬!”东方开阳歇斯底里的怒吼,眼睛像被鲜血染过了一样一片赤红,令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