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50章射神弩
    毁灭的力量淹没纷乱的战场,东方世家的众位长老在一瞬间被灭杀,大半的天圣军也同时灰飞烟灭!

    东方开阳睚眦欲裂,一口心头血吐了出来,二十个天境!东方世家最后的底牌,最大的依仗,就这么被封凌一招摧毁了!

    “封凌!你要你陪葬!”东方开阳发疯一样的仰天怒吼。

    封凌漠然以对,气息虚弱到了极点。

    他的毁灭之力一直一来都是用来压制灵魂的伤势,直到容绒取得所有的神魂之药,将他灵魂的伤势几乎修复完全,他的毁灭之力才被解放出来。

    虽然这是黑龙族的本源之力,但是已经这股力量太过恐怖,每次动用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他已经将所有的力量抽空了,才激发了毁灭之力的真正力量。

    大半敌人灰飞烟灭,他们的军队立刻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开始了汹涌的反扑。容绒神识扫过战场,穿过战场,第一时间朝封凌飞奔而去。

    即使在轩无之地,对付三大魔王的时候,封凌都没有动用过这样恐怖的力量,驾驭这股力量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担心封凌会有事。

    容绒从血腥的厮杀中飞跃而过,忽然一种危险的感觉让她汗毛耸立,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直觉,她的神识扫过整个战场,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可那种近在咫尺的危险感却挥之不去。

    “不对!萧玉衡和东方易!”容绒猛然发现萧玉衡和东方易不见了,整个战场中都没有发现萧玉衡的影子。

    容绒不相信萧玉衡走了,萧玉衡虽然成了废人,但既然出现在了这次的争斗中,就不会这么无声无息的离开,萧玉衡不亲眼看着她死掉绝对不会甘心的!

    容绒的身形飞快闪动,神识大范围的扩散出去,在远离战场的地方赫然发现有一只金色的羽箭正对着她。

    东方易目光阴冷的盯着她,手上轻轻的一扣,金色的箭头刺破苍穹,撕裂空间,从一个闪耀的亮点放大在她的眼前,带着令人窒息的气势闪电般的迫人而来,直指她的心脏。

    “射神弩!怎么可能?”容绒眼瞳一缩,竟然是射神弩!

    射神弩是传说中的兵器,据说已经超越了宝器的范畴,是一尊半神器,是皇级霸主才能使用的武器,东方易根本用不了才对。

    容绒不明白东方易是怎么用射神弩射出这么一支恐怖至极、无视空间和阻拦的金箭的。

    “容绒!”封凌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射神弩,神色大变,惨白俊美的面容露出难得的惊慌。

    他身边的两个天境立即飞驰而来,爆发出全力轰向金箭,射神弩激发的金箭微微颤动,无视他们的阻拦,霸道的力量轰在两人身上,将两人轰开。两人瞬间重伤,摔落地面。

    容绒避无可避,翻手拿出龙吟神火炉,只听一声清脆的金属破碎声响起,金箭重重的砸在火炉壁上,一道道裂缝龟裂开来,但这还没完,金箭穿透炉壁,还在继续前进。

    容绒倒吸一口冷气,挡不住!怎么办?

    死亡的寒意渗透进容绒的骨髓之中,金箭硬生生的射穿龙吟神火炉来到了她的面前,在箭头即将触碰到她胸口的那一刻,巨大而恐怖的压力令她仿佛陷入了深深的泥潭里,即将被碾压成灰!

    这就是半神器的威力吗?

    容绒心中涌起了绝望,就在这时,一道白光忽然在她眼前撑开,白茫茫的一片如同一个封闭的空间,从她手上漆黑的镯子中爆发出来,坚硬的龙鳞覆盖在了她的胸前。

    金箭狠狠的砸在了龙鳞之上,砸出了一个白色凹痕,射神弩的金箭终于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停了下来,消散在空中。

    容绒在龙母镯的保护下没有被刺穿,但仍旧被金箭最后残余的力量给震成了重伤,五脏六腑都几乎要被震碎了。

    封凌拖着虚弱的身体,不顾一切扑向容绒,抱住她。

    “没死!怎么可能?”远处,萧玉衡不敢相信的看着仅仅只是重伤的容绒。

    东方易眼里也是透着惊讶,“似乎是一种防御性法宝,不过展开防护应该消耗了不少力量,不能连着使用。”

    “那就再来一次,不是还有一支箭吗?快杀了她!杀了她!”

    东方易没有迟疑,立即射出第二支金箭,这是最后一支金箭,也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他的力量最多只能射出两次。

    容绒被封凌抱住,第二只金箭转瞬间逼近,飞扑过来保护她的四名天境再次被毫不留情的轰飞出去,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阻止半神器的力量。

    封凌伸手揽住容绒,将她抱在怀里,容绒的心剧烈的颤动了一下,“你要做什么?!”

    轰——

    毁灭的巨龙缠绕在两人的四周,漆黑的妖雾弥漫,连射神弩的金箭也被淹没在一片黑暗之中。

    “不要!”容绒望着暗黑中迎面而来的刺目光芒,挣扎的想推开封凌,封凌却用力的抱着她,背对飞来的金箭。

    “不用怕,东方易用了秘法才能动用半神器,射出的金箭一次只能杀一个人。”封凌温柔的在她耳边低语,让容绒浑身猛地一颤。

    眼泪从她白皙的脸颊上滑落,眼看着金箭在层层毁灭中穿过,刺进了封凌后心,化作虚无,消散在空气中。

    封凌修长的手指轻轻擦掉容绒脸上的泪痕,殷红的鲜血从他嘴角流下,“我没事,不用担心。”

    他虚弱的靠在容绒身上,像是太过疲惫了一般闭上了眼睛。

    “凌……凌?你不要睡,我害怕……你醒醒好不好?”容绒瘫坐在地上,害怕的抱紧封凌,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湿透了封凌的后背。

    她感觉不到封凌的心跳,感觉不到他的呼吸,那种冰冷死寂的感觉让她浑身发冷,好像全世界都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了,她被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抛弃在黑暗中,什么都没有了。

    “你的命还真大,这个家伙居然肯用命为你挡箭。药宗的三位长老,还不快过来惩处这个欺师灭祖的弟子?”萧玉衡和东方易带着一群护卫来到了容绒面前,以胜利者的姿态得意的俯视着容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