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47章逼迫认罪
    火长老眼角青筋直跳,怒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不过是不想弟子们有所死伤。”

    “火长老说的没错,现在就算我们全死光了,也不可能拿得住封凌,这样的牺牲没有意义。”山长老表示赞同。

    林长老眼眸微眯,掩去眼里的紫芒,“怎么会没有意义?药宗的态度必须要表现出来。如果因为赢不了就退缩,宗主的仇怎么办?圣果怎么办?世人只会觉得我们药宗已经败落了,连宗主被刺都不敢报仇!”

    火长老和山长老沉着脸,默然不语。

    药宗的弟子服用回灵金丹,补充足够的灵力,再次杀向封凌,云危三人上前抵挡,杀得整个封府都毁掉了大半。

    “看在容绒的面子上,我不想杀你们,立刻给我滚!”封凌扫了一眼三个长老,眼中已有杀意。

    林长老冷笑,“想让我们走,你心虚了吗?”

    封凌淡然的看着他,“你想死?”

    林长老眼瞳一缩,一种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他心神颤动,可仅仅只是一瞬,他眼底紫光大盛,大笑起来,“你还杀不了我,药宗的实力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他挥手一道灵力冲天而起,数十道身影在空中穿梭而过,手上粉末挥洒,一股怪异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云危、子参和子虚顿时脸色难看起来,感觉到手脚麻痹,身体开始僵硬。

    “是毒烟!无色的毒烟!”三人立刻身形暴退。

    封凌神色微变,铺天盖地的妖气横扫而出,翻腾的气浪逼退大片的毒气。

    火长老和山长老大吃一惊,“药宗的护宗毒卫?林长老,你什么时候调动了他们?”

    林长老冷然一笑,“来替宗主报仇,自然要动用他们。两位长老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随我一起灭了这个凶手?”

    山长老眼角跳了跳,不是只是来查证的吗?怎么就变成报仇了?

    药宗的护宗毒卫是药宗最后一道防线,也是最狠厉的一道防线,是由药宗最精锐的弟子组成,使用的毒药一点也不比毒药师的差,一旦出动,搞不好就是尸横遍野,灭绝全城,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动用。

    但是林长老居然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毒卫调出来,这让他们心里十分的不悦。不过事到如今,用都用了,自然不能无功而返。

    两人瞬间出手,击向云危三人。

    云危三人在毒烟的压制下,对上已经是天境巅峰的两个长老,立刻就被压制的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瞬间被震飞出去,倒在封凌身后。

    重伤之下,毒烟放肆的侵入他们的身体,让三人立刻毒发。

    “公子,这毒……很厉害,你要小心啊……”子参吐着血,只觉得自己的生机在一点点的消失,吐出的血都已经完全黑了。

    封凌冰冷的杀意暴射而出,不再留手。黑色的狂龙咆哮而出,横扫天地,风云变色,明媚的夜空霎那间妖云覆盖,漆黑一片,仿佛整片天地都回荡着惊天动地的震怒之声。

    几十名靠近封凌的药宗弟子统统被震晕了过去,那十几道隐藏的护宗毒卫也被逼着从黑暗中现了形,大半的人马都被震飞出去,难以起身。

    三个长老神色阴冷,目光闪烁。林长老冷笑,“封凌,这毒可不是你想隔绝就能隔绝的,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剩下的护宗毒卫摆出阵势,制造出更加浓郁的无色的毒烟。空气中泛起了淡淡的白雾,宛若一朵厚厚的云朵,笼罩下来,将整片区域彻底封锁。

    封凌再次击退三个天境长老,和包围过来的二十来个地境。

    “公子,别管我们了,你快冲出去……”子虚咬着牙,气若游丝的喊道。

    凭着封凌的实力,现在冲破药宗的封锁圈还是绰绰有余的,他之所以不走,就是为了他们三个。这么拖延下去,封凌迟早会受到毒素的影响,要不了多久也会毒发,到时候他想走都走不掉了。

    林长老冷哼一声,“冲不出去了,毒雾圈已经形成,你即使冲出去也会毒发。众弟子听令,不必再冲进去,包围在外围,别让他离开。”

    “三位长老在圣皇城使用毒烟,会不会太过分了?”这个时候,容绒愤怒的声音忽然响起,无数道七彩的火焰如同彩虹一般飞射而来,如同一道道锋利的刀锋,将封锁的毒雾瞬间撕破,切割的七零八落。

    七色的火焰接触到毒烟的一瞬间,便将毒素给烧了个干干净净,轻易的破解掉了毒雾圈。

    容绒落在封凌身边,立刻拿出解毒的泉水和生命泉水洒在云危三人身上,解掉了他们身上的毒。

    三个长老看着容绒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了药宗炼制出来的毒药,神色顿时阴云密布,比漆黑的天空还要阴沉。

    “容绒,你来的正好,给我们一个交代吧。”火长老摸着胡子,看犯人一般审视的盯着她。

    容绒眼神冰冷,“交代?我需要给你们什么交代?你们莫名其妙的跑到封府来杀人,我师父允许你们这么做了吗?”

    林长老毫不心虚的怒道,“你还好意思提宗主,他险些被你杀死,现在正昏迷不醒的躺在宗内呢。”

    容绒心里咯噔一下,脸色骤然发白,“你说什么?我师父昏迷不醒!怎么会?”

    封凌冷冷的传音,将事情说了一遍。

    容绒发白的脸色笼罩上了一层冰霜,看着这三位长老像是在看三个蠢货,“圣果被盗,师父被刺,你们居然会怀疑我,脑子都抽筋了吗!”

    “你放肆!我们倒带都是药宗的长老,是你的长辈,你居然敢对我们这么说话!”火长老火冒三丈的斥责。

    林长老嘴边含笑,语气讽刺的说道,“火长老,你生什么气啊,她不是一向如此吗?根本没把我们药宗放在眼里,不然也不会刺杀宗主。”

    容绒盯着林长老可恶的笑容,微微蹙眉,“林长老,说话要讲证据。你们根本就是胡乱怀疑一通,就跑来封府杀人。师父要是知道了,一定会被你们气的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