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37章不识好人心
    九里明很不顾及形象的白了容绒一眼,“你说的简单。东方世家是没什么,但萧玉衡好歹是萧天权的女儿,她来求药,我见都不见就把她赶出去了,萧天权会怎么想?就算为了面子也会来找我麻烦吧?”

    容绒满头黑线,她是不太明白这些大人物的面子问题,反正她是不在乎什么面子的,不然她也不会无视天下人的非议,嫁给封凌。

    “幸好你来了,没有药方,炼制不了神灵万象果,萧玉衡想必不会再打圣果的主意了。你果然是我的好徒儿,来看我都带来了好运。”九里明笑眯眯的夸奖容绒。

    “是啊,是啊。”容绒趁机拿出一张清单,“师父,既然徒儿这么好,我打算在药宗订购的这批灵药,你就给我打个折吧。”

    九里明顿时黑脸,“搞了半天,你不是来看望我的?是来买药的!”

    容绒眨眨眼,“是啊。”

    九里明七窍生烟,但还是接过了清单,扫了一眼道:“五天之后给你。”

    “三天。”容绒撒娇是伸出三根手指,九里明嘴角不易察觉的抽了抽,“行,本座亲自给你炼,三天后来拿吧。”

    “我就知道师父最好了。”容绒开心的扑过去,抱住了九里明的胳膊,“三天后,我让凌来拿。”

    九里明的脸色顿时又黑了几分,很不爽的看了一眼封凌。莫名有种自己家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虽然容绒这颗白菜不是他种出来的。

    “行了,我看你也没什么事了,赶紧滚吧。”九里明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貌似生气的挥开手,但谁都看出来他只是在开玩笑,脸上傲娇的表情还带着笑意。

    看得出来他一点也不怪容绒不回药宗修行,也不怪容绒有事才来找他。

    容绒当然明白九里明的意思,不觉有些心虚了,“师父就让我这么走了?不用我留下来陪陪你吗?万一萧玉衡不死心的派人回来偷果子,我还能帮帮你老人家呢。”

    九里明不以为然的哈哈大笑,“这不太可能,来药宗偷东西,还是偷镇宗之宝,是犯了大忌,足以撕破脸皮的。圣皇那边还不至于这么做。”

    “不一定。”一直保持沉默的封凌忽然开口了,他深邃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冷光,“萧玉衡已经被萧天权放弃了,现在的她只要有一点恢复的机会都不会放过。为了恢复实力,她恐怕不会去管药宗和圣皇的关系。”

    几个长老听封凌这么一说,脸上都露出不悦之色。林长老出口讽刺道:“这恐怕是你想法吧? 圣皇还是很正直大气的,只有你这样的小人才会想要偷。”

    九里明默然不语,虽然没有斥责封凌的话,但显然默认了林长老的意思,对封凌的提醒不以为然。

    容绒皱皱眉头,冷冷的看向林长老,“林长老自重,凌不过是好心提醒一下,以防万一,你们不识好人心就算了,凭什么还骂他?”

    林长老冷笑,“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们药宗的镇宗之宝我们自己会守好,不会落入外人手里。”

    “希望如此吧。”容绒撇了他一眼,没再多说。

    在药宗又呆了半天的时间,和九里明讨论了一下炼药的心得,容绒就和封凌回圣皇城了。

    这次去药宗,虽然正巧打断了萧玉衡强求的神灵万象果的心思,但是容绒总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就结束了。

    “在担心你师父?”封凌站在容绒的身后,伸手环住她的腰,容绒往后一倒,依恋的靠在封凌的胸口上,“对啊,我总觉得萧玉衡不会放弃神灵万象果的,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

    封凌垂下眸子,眼底闪烁着看不清的情绪,“她如果真的想要,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你师父。不过,那也应该是等东方易和萧玉衡成亲之后了。”

    容绒点头,对付九里明和药宗是一件十分冒险的事,搞不好就是万劫不复,他们一天没有成亲,东方家就不会为了萧玉衡冒这样的风险。

    “算起来东方易和萧玉衡的婚礼也快了,我已经准备好要送他们一份大礼了。”容绒眼底寒意涌动。

    东方世家覆灭了兔族,东方开阳几乎杀死她娘亲,此仇不共戴天!她不会再等着东方家出招了,她要主动出击,让东方世家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封凌感觉到容绒身上的寒意,用力抱紧了她,胸口的温度温暖着容绒的身体。

    容绒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懒洋洋的靠在了封凌身上,像只疲倦的小猫一样,抱了个大枕头昏昏欲睡。封凌寒凉的眸底闪过一丝笑意,将容绒抱回了房间。

    ……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容绒去香衣阁去拿美人香的时间。容绒依旧幻化做潇洒的少年,来到了香衣阁。

    香依依热情的接待了他,拿出一只小巧精美的瓷瓶,里面装着的就是如今已经非常罕见的美人香。容绒嗅了嗅,居然十分正宗,这个毒药师果然不简单。

    这么一丁点的美人香,香依依开价两百万灵石!

    容绒豪爽的付了钱,还拨了一些香料送给了香依依。

    洗衣笑的花枝乱颤,娇媚无比,“公子可真是会哄人,这么贵的东西,说送就送,一定有不少女子被你迷得晕头转向吧?”

    容绒微微一笑,“美人香,美人香,送给你这样的美人,不是应该的吗?本公子可不会故意去欺骗女孩子,不过我倒是听说过不少女子被骗的事,被骗的人都是像你这样的美女。”

    “哦?能说说吗?”香依依来了兴趣,娇滴滴的趴到了容绒的肩头。

    容绒斜靠在软塌上,貌似漫不经心的说道,“还不就是一些男人看上了女子的姿色,答应了娶她们,到最后却根本不认账。”

    香依依的笑容不自觉的僵了一下,就听容绒继续说道,“不过也有的渣男是为了骗得宝物、秘籍,总之不是什么男人都可信的。”

    香依依心头一跳,不自觉的就起了眉头,想起东方易的承诺,神色纠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