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36章我要她亲手拿
    两个引路的弟子脸色大变,看着容绒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吐沫,东方易要留下她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之前宗主的意思是补全了药方的人就是她吗?

    这怎么可能!区区一个弟子怎么可能比宗主还要厉害?

    他们觉得自己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但这时容绒说话了,“哦,想要和我商量是吗?那帮我拿把椅子过来吧。”

    这话像炸雷一样落在两个弟子耳朵里,两人欲哭无泪,原来他们没有误会,宗主说的就是她啊,敢让东方家帮她拿椅子,这能是普通人吗?

    东方世家的众位神色都变得很不好看,萧玉衡恼怒道,“这里不还有一把椅子吗?”

    大厅中央,两侧的椅子并没有全部坐满,还一个空空的位置留在那里。

    容绒撇撇嘴,“不够,我们可是两个人。”

    众人的目光落在容绒身旁的封凌身上,萧玉衡冷哼一声,“他也配坐在这里?”

    容绒的眼神瞬间冰冷下来,“既然如此,你自己解决好了,找个药圣帮你推演药方吧。”

    萧玉衡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药圣?她知道的唯一的药圣就是容绒的老爹,容帝!容绒要是不帮她,容帝就更不可能了。

    她憋着心头的恨意,咬牙道,“给她拿一把椅子。”

    她身后的一名天境很不甘愿的走出来,挥手一道灵力,将一把椅子拖过来。

    “慢着!”容绒打断了他,指着萧玉衡道,“我要她亲手去拿。”

    “你放肆!”萧玉衡终于忍无可忍,拍案而起。

    她堂堂一个公主居然被人要求做仆人做的事,要是这她都要忍,她以后还怎么在中州立足?想到她沦落今天这个地步全部都是因为容绒,她就恨不得将容绒碎尸万段。

    东方世家的众位天境看着容绒,眼神不善,恐怖的灵力压迫而去。

    一瞬间,整个大殿都压抑的令人窒息,站在容绒身旁的两个弟子只觉得一座大山压来,狠狠的跪在了地上,这是十位天境的威压,足以将地境活活压死!

    但恐怖的压力还没有触碰到容绒,封凌就抬手挡了回去,排山倒海的气息席卷而去,无形的力量反噬,轰然砸在东方世家的众人身上。

    众人闷哼一声,东方易险些吐血,萧玉衡惊叫一声倒在地上,身后的椅子压成了碎片。

    东方开阳死死捏着茶杯,阴森的盯着封凌,一张老脸黑的如同暴风云来临前的天空。每次见到封凌的时候,他们都会选择性的忽略封凌的实力,但是在这里,这种想法无疑是蠢到家了。

    这里是药宗,封凌没必要给他们一点面子。

    两个跪在地上的弟子立刻感觉到压力消散,但是他们却更加惊恐了,跪在地上不敢起来。一招能败退十位天境强者,这是个什么境界?他们之前好像还斥责他了,想想心里都慌。

    但是容绒和封凌显然没在意他们,更没有功夫去报复药宗的两个守门弟子。

    容绒抱着胳膊,冷眼看向萧玉衡,“怎么样?玉衡公主到底准不准备去拿?不拿的话,就赶紧走吧,反正你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萧玉衡狼狈的爬起来,指着容绒怒吼道,“你个贱人,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能恢复实力,到时候我会扒了你的皮!”

    她说完拂袖而去,东方开阳皱皱眉头,也只能憋着一肚子火气,带着众人起身一起离开了。

    目送他们离开,九里明乐呵呵的笑了,“总算是走了,东方世家真是越来越没下限了,嫌弃萧玉衡是废人,又不敢不娶,就来找我药宗的麻烦。有本事退了这门亲事啊,没种!”

    容绒撇了他一眼,很不客气的道:“当年师父你不也是收了萧玉衡做徒弟吗?一样的。”

    各位长老一听,嘴角直抽,这位还真敢说啊!他们还见过敢和宗主这么说话的人!

    林长老立刻开口呵斥道:“容绒,你放肆了,就算你是宗主的亲传弟子,也太无礼了!还有你们两个,谁让你们随便将人带进来的?不知道宗主正在谈事情吗?”

    两人吓得直哆嗦,终于明白原来这个女子就是传说中宗主唯一的亲传弟子,从来不在宗内修炼的容绒公主。

    以容绒的地位,林长老显然也只能呵斥两句,根本没办法怪罪她,他们就成了被怪罪的对象,只能自认倒霉。

    容绒干咳两声,笑眯眯的道,“是林远湖林师兄让他们带我进来的。”

    林长老顿时脸色一僵,说不出话来。

    九里明不耐烦的挥挥衣袖,“好了,林长老,别动不动就斥责弟子。你们两个下去吧,容绒,快到我这边来坐。”

    两个弟子松了一口气,赶紧退出了大殿,临走时看到容绒从容的坐到了距离宗主最近的位置上,比几位长老都要近,心中不由的骇然。

    这个亲传弟子在宗主心目中的地位绝对是重的吓人,根本不像林长老说的那样是宗主无奈之下收的弟子。想起宗门里盛传宗主早就不想要这个总是不回宗门的弟子了,他们只觉得荒唐。

    容绒大摇大摆的坐在了九里明的附近,还拉着封凌坐在了旁边。

    九里明见状,不悦的哼哼,“我没让他坐。”

    容绒对着九里明怒目而视,委屈道:“他不坐我也不坐了。”

    几个长老诧异万分,容绒居然敢威胁宗主,这胆子也太大了!他们可是知道他们的宗主生起气来有多可怕。林长老在心里暗暗窃喜,他巴不得容绒惹怒九里明。

    就在他们以为九里明会发火的时候,九里明也很委屈的哼哼两声,“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坐就坐吧。”

    容绒立马眉开眼笑,“谢谢师父。”

    九里明傲娇的扭过头,“就知道哄你师父。”

    几个长老瞠目结舌,这还是他们威严无双的宗主吗?他们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容绒可不知道她把几个长老给吓到了,对着九里明一通抱怨,“我还以为师父在见什么贵客呢,原来是东方世家和萧玉衡,你赶走他们不是很容易的事吗?干嘛还和他们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