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35章神灵万象果
    “九里宗主,我们是来求医的,你作为药宗的宗主,悬壶济世,行医救人,见死不救不太好吧?”东方开阳不冷不热的给九里明戴高帽。

    九里明明显不吃这套,“见死不救?你在说笑话吗?她哪里就要死了?不是获得好好的吗?”

    萧玉衡脸色冰冷,“九里宗主,好歹我也曾是你的弟子,这么做不是太让人心寒了吗?”

    火长老粗声粗气道:“玉衡公主都说了是曾经,关系断了就不要再提了好吗?”

    “哼!”萧玉衡脸色更加难看了,冷哼一声,“就算没这层关系,本公主亲自前来求药,药宗还不给面子吗?”

    “不是不给面子,是没法治,你的灵湖破了还想修复,不是痴人说梦吗?”风长老云淡风轻的一句,成功让萧玉衡有了怒色。

    “谁说不可以,听说药宗有一果,名曰神灵万象,是上古神灵留下来的圣果,无论什么伤势都可以治愈,甚至是重塑经脉,凝聚神之灵湖。”萧玉衡脱口而出。

    九里明和两个长老瞬间变了脸色,火长老暴怒的一拍桌子,“玉衡公主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觊觎我药宗的圣果!”

    “你放肆!竟敢对公主无礼!”东方开阳也毫不示弱,针锋相对,身后的十名天境齐刷刷的往前一步,气势轰然爆发。

    火长老扫了一眼十人,冷然一笑,“我就无礼了,你能怎么样?你敢杀了我吗?”

    气氛瞬间紧张起来,仿佛绷紧的琴弦,随时都被崩断一般,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容绒睁大眼睛,吃惊的传音给封凌:“神灵万象果,药宗居然有这种几万年前的东西?”

    凌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你不知道吗?神灵万象果在药宗并不是什么秘密,是药宗的镇宗之宝,只不过没人敢打药宗的主意罢了。”

    容绒汗颜,她作为药宗的弟子居然连宗内的镇宗之宝都不知道,“那你觉得这次萧玉衡的行动,会是萧天权在背后主导的吗?”

    凌眼中寒光闪动,“这次的主导大概是东方家,他们不想娶一个废人回去,只能帮助萧玉衡。不过萧天权应该是默许了。”

    容绒撇撇嘴,萧天权不想正面和药宗翻脸,所以不会对药宗动手,但东方家来找麻烦他肯定也乐的看戏,反正出了什么事,药宗也没法算在他头上。

    “都坐下。”九里明缓缓的开口了,他一开口,就仿佛有一种魔力一般,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他看向萧玉衡,“是猿族木合那个老混蛋让你来的吧?他治不好你,就推到我们药宗身上来,真是有出息了。”

    “但九里宗主不能否认,神灵万象果确实有用吧?”东方开阳道。

    这时,林长老也来到了大殿之中,九里明看向他,冷淡的吩咐道,“林长老,你来的正好,你来和玉衡公主以及东方家的诸位说说神灵万象果的情况吧。”

    林长老万万没想到东方世家和萧玉衡居然是来找神灵万象果的,愣了好一会才道,“玉衡公主是想用圣果治疗自己的伤势吧?可惜了,圣果质比金坚,根本没办法炼制,更不可能服用,药宗也不过是利用圣果的气息修炼而已,疗伤根本不可能。”

    萧玉衡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药宗该不是在敷衍我吧?”

    “我有必要敷衍你一个丫头片子吗?”九里明冷声道,语气里已经有几分不耐烦了,“你既然想用神灵万象果治病,来之前难道都没有了解一下这是个什么样的果子吗?”

    东方开阳笑着道:“自然听木合神医说过,不过木合神医也说了,九里宗主似乎曾经得到过一个上古洗髓丹的古方,这个古方应该是将许多难以炼制的药材聚合在一起,用超然的手法炼制成了洗髓丹。宗主既然可以补全这样罕见的丹方,那推演一下炼制神灵万象果的药方,应该也不是难事才对。”

    九里明脸色微变,不悦的神色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木合连这些都告诉你们了,他还真是……彻底沦落成走狗了。”

    东方开阳等人顿时心头一跳,脸色白了白,这话可不止是在对木合表达不满,还直指圣皇。

    “那药方不是我补全的,想要推演,老夫没这个本事。”九里明一甩袖子,没好气的道。

    众人面面相觑,脸上都是惊讶之色。

    萧玉衡娇笑一声,“原来九里宗主也有技不如人的时候,不知道是哪位厉害的大师补全了这张古方?该不会是药圣吧?”

    “不是。”九里明的目光望向大殿的角落,容绒所在的地方,黑着脸道,“她就在这里,你要真能从她手里要到药方,老夫佩服你。”

    早在容绒一进大殿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他瞧着容绒,笑着眯起眼:叫你又把他带来气我,这事就丢给你了。

    众人的视线立刻齐刷刷的望了过来,容绒一头黑线,暗骂九里明缺德,他不想丢掉神灵万象果,也不想和圣皇直接撕破脸,就把事情丢到她头上来。

    两个领路的弟子顿时惶恐起来,慌忙躬身道:“弟子无意打扰各位长老和宗主,只是这两个弟子不知好歹,非要现在来见宗主,我们立刻将他们带出去。”

    说完,没好气的瞪着容绒,“看什么,还不快走!”

    容绒挑眉,“确定要我走?”

    “废话那么多,想死吗?”女弟子不耐烦的怒斥,伸手就要推容绒,容绒随手挡开,看了萧玉衡一眼。

    萧玉衡此时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丰富多彩,容绒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也是,发现唯一能拯救自己人生的方法可能在自己最恨的仇人手里,任谁都会表情复杂吧。

    容绒笑眯眯的转过身,毫不留恋的准备走人了。

    “慢着!”一直沉默的东方易忽然开口了,“既然来了,不如就先留下来吧,凡事都是可以商量的,就算之前有仇,也不妨碍谈交易。”

    容绒盯着东方易温文尔雅的笑容,东方易在东方昊死后似乎越来越不好对付了。

    萧玉衡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东方易的话。既然都不惜得罪药宗来求神灵万象果,那她就一定要治好自己的伤,不惜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