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32章艳福不浅
    第二天,香衣阁里来了一个不普通的客人,东方易带着一个下人来到了香衣阁,为即将嫁入东方家的萧玉衡公主挑选衣裙。

    他来的很低调,没有在大厅里停留,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将脸隐藏在兜帽之下,直接找到了香依依,要买最昂贵的锦衣。

    香依依笑眯眯的亲自接待东方易,请他去了包间。

    进了包间以后,香依依立刻毫不客气的扑到东方易的身上,狠狠的扒开他的衣服,“死鬼,你怎么才来,这都几天了?”

    东方易脸色一僵,他不是真的东方易,而是容绒假扮的,守在门外的下人自然就云危,容绒用幻之决给他也易了容。

    想起昨日这位掌柜的真容,容绒就脸色不自然,好不容易调整过来,默默的推开香依依,“我这些天都有事……”

    “什么事,不就是要娶公主了吗?你可别忘记了,你说过要娶我的。”香依依不依不饶的扒在东方易的身上。

    容绒嘴角一抽,娶她?东方易居然说过要娶她?东方易知道她真实的模样有多么的震铄古今吗?

    “你怎么不说话?还是你不想娶我,反悔了?”香依依顿时怒了,一把掐住容绒的脖子。

    容绒慌忙告饶,“不是,你这么跑了,我看呆了而已。”

    香依依这才松开她,娇滴滴的笑了,“几天不见,嘴甜多了。我这么漂亮的美人嫁给你,可是你的福气,你可要好好珍稀我才是!别忘了,我爹帮你炼制灵药,给了你药方,你可不能过河拆桥。我不要当小妾,就算你先娶了那个公主,我也要做平妻。”

    容绒呵呵。平妻,真敢想啊,东方易不会答应了吧?那可真是……艳福不浅啊。

    “我今天来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是有事来找你。”容绒严肃的坐直身体,将香依依推到的了旁边。

    香依依不高兴的玩着手帕,“什么事啊?这么正经?”

    “我的一个手下听说了药方的事,私自跑到你这里来偷东西,你见到他了没有,见到了就赶紧把他交给我,我要带他回去。”容绒悄声传音道。

    香依依瞬间眯起眼睛,“前日跑来偷东西的家伙是你的人?真的不是你派他来的吗?”

    “当然不是,药方我不是已经有了吗?还让他再来偷一次,我有病吗?”容绒假装叹气,“那家伙也是个炼药师,不过他更喜欢炼毒,一直在收集各种神不知鬼不觉的炼毒方法。”

    “原来是这样。”香依依摆摆手,“不用担心,我帮你处理了……”

    “不行!”容绒立刻打断她,温柔的拉住她的手,“他不只来你这里偷盗,还拿了我东方府的东西,我必须将他带回去审问。你把他给我,我会给你补偿的。”

    香依依立刻娇羞下来,“什么补偿?你今晚打算陪我**一夜吗?”

    容绒毛骨悚然,“这个,今天就算了吧,你就当我今天没来过。”

    “哎呀,害羞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香依依像条蛇一样缠住容绒。

    容绒像被雷劈了一样,目瞪口呆,不是第一次?一条化形半失败的蛇精东方易都能下得去口啊,我去!这也太重口味了!

    她回过神来,香依依长长的尾巴已经缠在了她的身上,将她绑了个结实。

    容绒无奈,眼神越发的温柔,“依依,乖,今日真的不行。毕竟是家族委派的秘密任务,我必须立刻回去,你记住,我今天没来过这里,我必不会负了你。”

    容绒信誓旦旦脱口而出,依依眼睛亮晶晶的,乖乖的松开了她,立刻将子虚带来给了他,还悄悄的将她送出了香衣阁。

    容绒走出了老远,才松了一口气。

    “幸好出来了,看那女蛇精的样子,简直是要把你给吃了,刚才要是被留下,你可就惨了。”云危心有余悸的说。他已经听容绒说过了这条美女蛇的真面目,没想到东方易连蛇妖都能勾引。

    容绒摸摸额头上的冷汗,“可不吗?刚才差点吓死我。不过,这条蛇妖也太好骗了吧?”

    不过是信誓旦旦的说几句情话,她就轻而易举的将子虚放了。东方易到底是和她说了什么呀?她居然这么相信他,甚至会觉得东方易会娶他做平妻。

    要不是着蛇妖太恐怖,容绒都有点同情她了,同情她将要被东方易骗的很惨。也许,她应该帮帮她,怎么说大家都是女人嘛。

    “对了,子虚怎么样了?”容绒关心问云危。

    云危笑着道,“没事,他只是晕过去了,大概中了点毒,就当是给他一次教训了,谁让他总是这么冲动。我现在带他回府,子参要不了三天就能把他调理好。”

    “没事就好。”容绒点点头,和云危分道扬镳,去了楼外楼,将调查到的情况简略的和火火、万奎说了一遍。

    “药方来自一个天境巅峰的毒药师?这要怎么办啊?就算我们抓住了那个毒药师,东方易也不会承认的,我们还是没有办法证明他的丹药有问题啊。”容火火郁闷的说。

    “我们没有必要证明他的丹药有问题。”容绒摇摇头,眼底闪过一抹凌厉的光芒。

    万奎眼睛一亮,“夫人的意思是,我们只要让人知道他的丹药有问题就可以了。”

    “就是这样,不过要找个好时机。”容绒吩咐火火道,“接下来的一个月就不要再和丹楼争了,等到他们成亲之后再说。”

    “那灵药都不卖了吗?”火火有些幽怨的问。

    “丹楼卖的好的无非是那些低品灵药,6品以下的灵药先不要出售了,这一月只卖高品的灵药。”容绒很果断的将卖不出去的灵药撤回,她可不会去和丹楼拼价格,贱卖自己的灵药。

    火火点点头,“好的,只是6品以上的灵药本来就炼制的少,楼里现在根本就没有存货,赶制也有点来不及了。”

    楼外楼里的炼药师虽然数量足够了,但是能炼制高品阶灵药的炼药大宗师根本没有,只能靠容绒和药宗请来的客卿炼药师撑着,数量自然不多。

    “没关系,就一个月而已。我明天去一趟药宗,订购一个月的灵药,先拿出去卖。”灵药卖不出去这种情况坚决不能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