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28章丹楼又翻身了?
    容绒将万奎介绍给了火火,告诉她这位以后可以帮助她打理楼外楼,她就不用这么累了。

    火火满心欢喜,虽然之前云危、子参或者容五叔都偶尔会来帮她打理楼外楼,但是也只是偶尔,他们不可能长期帮她,有了万奎做副手之后,相信会轻松多了。

    万奎也是眼睛发亮,能做伤人谁要去做个土匪啊,能重操旧业做生意,还是经营这么大的一份产业,他求之不得。

    “对了,云危他们不在封府,听人说都来楼外楼了,是出什么事了吗?”容绒问道。

    火火正和万奎就楼外楼的经营状况聊得火热,一听容绒的问话,笑容立刻僵住了。

    “没什么,他们……肯定又不知道跑去哪里玩了。”火火讪讪的笑道。

    容绒挑眉,“是吗?”

    “当然是啊。”

    “可是今天来楼外楼的人买灵药好像少了不少啊。”

    “那是您的错觉!”火火理直气壮,“今天人少,也许明天就多了。灵药这种东西,当然是用完了才会来买。”

    “哦……”容绒点头,“可是我怎么好像远远地看见丹楼那边人潮涌动,有很多人排队买灵药啊?”

    火火嘴角一抽,“公主,那么远你的神识都能看到啊?”

    “到底怎么回事?”容绒肃然问道。

    火火垂头丧气道:“公主离开圣皇城之后,皇宫里就来了几位炼药大师帮忙为丹楼炼制丹药,丹楼又再次开张出售灵药,质量要比以前好多了,价格也降下来了。之后两天,萧玉衡又发出消息,一个月后就要下嫁东方家了,为了庆祝这件喜事,丹楼低价出售一大批的灵药,直到他们成亲的那一天。”

    “萧玉衡和东方易要成亲了?”容绒有些意外,不过两人的婚约都传了好久,现在成亲也不奇怪。不过她记得萧玉衡好像已经被妖帝给废掉了吧?东方易还肯娶她,难道真的是真爱?

    “对啊。”

    “不过,就算他们低价抛售丹药,也不会将我们那么客源全部吸引走了吧?我们的丹药品质不比他们差,价格也不会高多少。”容绒感到很奇怪。

    容火火纠结了一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去丹楼够买了低价灵药之后,就再也不来我们这里买灵药了。”

    容绒陷入了沉思,“你有没有将丹楼的灵药买回来看看?”

    “有。”火火拿出三只瓶子,“这里面分别是聚灵丹、回灵丹和解毒丹,是丹楼目前卖的最好的三种灵药,可是我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的。”

    容绒将三种灵药分别倒出来一颗,仔细观察了一下,一口吞下。

    吃完三种灵药,容绒的脸色渐渐黑了。

    容火火吓了一跳,“公主,你没事吧?这灵药应该没什么副作用才对,难不成一起服用会有毒啊?”

    容绒脸色阴沉,眼神越发凌厉,隐隐有着怒意,“灵药没毒,但是东方家在丹药里放了不该放的东西。”

    火火愣然,“不该放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她学习炼制灵药这么多年,还从来不知道有什么不该放入灵药的东西能人争着去买灵药。

    万奎目光闪烁,轻声开口,“该不会是什么能让人上瘾的东西吧?我曾经在赤林的一些小部落里见到过一种草药,那里的人天天都要服用那种草药,一天不吃就浑身不舒服。”

    “确实是有那种草药,而且还很多。东方家使用的这种很隐秘,根本没有办法察觉,甚至对人体的伤害都要潜伏到十几年后才会发现。”容绒紧紧的握着药瓶。

    这和用灵药大范围的控制人群一样危害恐怖,从好几千年以前就被各大势力禁制使用了,这样的禁药炼药师也绝对不会去炼制。

    东方家忽然将几千年前的禁药翻出来炼制出售,如果圣皇知道了恐怕都不会饶过他们。

    容绒奇怪的是这样的禁药想要知道药方可不容易,东方家是从哪里得到的药方?

    “云危他们该不会就因为这灵药,去找东方家麻烦了吧?他们不至于这么冲动吧?”容绒掂量着手里的药瓶,看向火火。

    火火赶紧为他们辩解,“那倒没有,只是我一直搞不清楚这灵药里的问题,所以云危和子虚跑去跟踪东方家的人了,希望能查出点什么来。”

    难怪他们都不会封府,直接就住在楼外楼了,东方家弄到药方的途径确实该查。

    “公主,你就不问问他们查到了什么吗?”火火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笑眯眯的瞧着容绒。

    容绒喝了一口茶水,“不用问也知道,肯定什么都没有查出来,不然怎么还会是现在这样的场景。”

    火火垮下脸来,“公主,你就不能假装问我一下吗?确实什么都没有查到。东方开阳这些天就没有出过门,东方易除了每天去丹楼一趟,就是准备婚礼,丹楼的炼药师就更没什么异常了。”

    东方开阳。

    听到这个名字,容绒手里的茶杯被捏出了几条裂缝,她没有忘记九凤珠里的记忆,她娘亲险些被东方开阳逼死的记忆。

    记忆里的场景是那样的真实,就好像是在她的眼前发生。如果不是东方开阳的追杀,她的娘亲根本就不会为了生下她,被迫以灵魂攻击,用命换来她的生存,她也不会一出生就灵魂残缺。

    “东方开阳,东方世家,这次就算你们不来找麻烦,我也要你们为我娘偿命,为整个兔族陪葬!”容绒暗暗发誓。

    “咦,少夫人回来了啊,公子应该也回来了吧?”厅外,子虚和云危走了进来,看到容绒一阵欣喜。

    容绒笑着请他们坐下,“又去跟踪东方易了,这次有什么收获吗?”

    两人的笑容支持不住了,云危郁闷道:“容绒,你能不能不要一回来就说这么不开心的事啊,我们可以考虑一下开个宴会为你和公子接风啊。”

    “封凌去皇宫了,我估计他是没有功夫开什么宴会了,不如还是说说丹楼的灵药吧。这灵药,吃多了,一颗颗可都能要人命的。”容绒望着药瓶,冷冰冰的说道,凉凉的语气让云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