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22章糟糕的炼器师
    “不客气,听凌说,你们是这里资质最好的人?”容绒笑眯眯的问。

    “当然。”敖毫不客气的回答,“我们五个是这里资质最好的人,才修炼不到一百年,已经全部步入地境之列,最差的都是地境小成。”

    “哦。”容绒惜字如金的答了一句。

    敖嘴角一抽,这位到底知不知道不到一百年就能进入地境是什么概念?

    容绒却在想不到一百年修炼成地境是天才,那她的天资应该也算不错吧。

    “既然你们这么厉害,就麻烦你们带我在岛上四处逛逛吧。”容绒回过神来,忽闪着大眼睛很是真诚的邀请。

    无人互相对视一眼,眼里流露出些许精光,露出大灰狼诱拐小白兔的笑容,笑眯眯的道:“好,主母既然发话了,我们当然义不容辞,请跟我们来吧。”

    容绒松开了封凌的胳膊,对封凌点点头,就跟着他们走了。

    徐伯沉默了半天,才低声的说了一句,“主人,敖他们还是少年心性,对主母不服,可能会做出点什么不敬的事……”

    “无妨。”封凌嘴边勾起一抹笑意,对容绒不敬的事?他可是看出来容绒打算教训教训这些小子,谁倒霉还说不准呢。

    容绒真的就像一只无害的小白兔一样跟着五人在雷岛四处转悠,看了这里的天雷钢矿脉。

    “雷岛上有五条大型矿脉,小矿脉更是不计其数,只可惜想要将这些天星钢炼制成灵器很难,雷岛的炼器师只能将天星钢掺入普通的铁矿,炼制成.人阶灵器作为兵器。”

    容绒皱眉,“天星钢炼制成.人阶灵器也太浪费了吧,就算不是人手一件天阶灵器,至少也要地阶才行。圣皇城的地圣军手里都是地阶灵器,天圣军有半数手持天阶灵器。”

    虬笑道,“哪那么容易,天星钢不好炼制,以我们现有的条件炼制出人阶已经不错了。”

    容绒扫了一眼前面正在炼制灵器的火炉,不屑的嘀咕,“那是炼器师太废物了。”

    碰——

    正在炼制的那名炼器师将手里的天雷钢狠狠的一摔,瞪着容绒怒道,“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竟敢说我太废物,我可是炼器大师!是你们岛主好不容易才请来的!”

    容绒狐疑的看向敖等人,五人默不作声,他们就是故意到容绒来炼器所的。

    岛上的炼器师是个脾气极其暴躁的人,水平不行,还不许别人说,据说他是被岛主生擒回来的,哭着喊着求饶命,封凌才让他炼器抵命。

    就想让这人吓一吓容绒,让她不敢在对雷岛胡乱命令。

    没想到他们还没开始,容绒就自己惹上他了。

    容绒撇撇嘴,“你真的是请来的?凌会请你这样的人?”

    炼器师一愣,顿时破口大骂,说容绒不懂炼器还敢大放厥词,必须给她道歉。他骂的那叫一个狠啊,什么难听骂什么,火气大的直冲容绒挥拳头,貌似想动手的样子。

    敖五人暗暗发笑,可是一看容绒,半点没有被吓到的样子,反而冷哼道:“明明就是你自己废物嘛,连地阶兵器都打造不出来,我炼制给你看。”

    五人愕然,没想到容绒居然会炼器。那名炼器师却是吹胡子瞪眼的冷笑,“就你?炼器?你才多大年纪也会炼器?这天雷钢多贵重你知道吗?炼坏了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我赔得起。”容绒挥手百万灵石丢脸出来,堆成一座小山。

    炼器师各种骂人的话全都卡在嗓子里,吐不出来。敖、虬等五人也是瞠目结舌,这主母也太败家了,这些灵石肯定都是主人给的,她随手就扔出了百万,主人娶这样的主母真是太失败了。

    炼器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冷哼一声,“你有钱又怎么样?炼器这样伟大的事情可不是用嘴说说就可以的,你要是炼制不出来怎么办?”

    容绒不耐烦的走过去,“我炼制不出来,就放你自由。我要是炼制出来了,你必须按照我的方式炼器。”

    敖、虬、螭几人不由的脸色大变,“主母,不可!”

    最沉稳的辰也不由的皱眉,“主母,这人不可以放出去,他并非是真心臣服岛主的。”

    一直不说话的睚也是眼神一冷,“放他出去,雷岛的秘密就会暴露,主母的做法有欠考虑。”

    容绒却挥挥手,开始炼器。

    炼器师听了他们的话忽然大笑起来,“这是你们主母?岛主居然娶了这么一个丫头。哈哈——老天都要放我离开!”

    五人脸色阴沉下来,果然像他们想的那样,这个主母太胡来了,根本就不配号令雷岛。他们是不是该赶紧去禀报主人,让他来处理?

    辰使了个眼色,让他们看着容绒,自己先一步离开,回去找封凌。

    四人等在这里看着容绒胡乱的用天星钢敲敲打打,一脸的不忍直视,这简直就是门外汉的水平,还好意思说自己能炼制地阶灵器。

    容绒的确是有些手忙脚乱,因为她没有炼制过灵器,但是她学过,和炼丹一起学的,只不过她不想炼而已。两者的手法、火候、掌控其实是很相似的。

    丹药是将药材中最精华的部分炼制出来,而灵器则是要将金属矿石最好的部分淬炼出来,而后以最坚固的方式凝结在一起。

    容绒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之后,终于熟练了,进入了正式炼制。

    这个时候,辰也回来了,脸色极其难看。

    “怎么样?岛主怎么说?”敖焦急的问道。

    “主人说……全部交给主母处理,他不管。”

    “什么?!”四人惊呆了,虬脸色阴沉,“都这样了也不管吗?岛主未免对主母也太放纵了。”

    “你们说,主人该不会是被主母给迷晕了头了吧?”螭怯生生的说。

    几人沉默不语,但心里大概都是这么觉得,毕竟这个主母气质出众,清新淡雅,绝美无双,还是很能吸引人的,但是现在这件事要怎么处理呢?

    等容绒打造出一堆垃圾,然后把这个炼器师放出岛吗?

    炼器师瞧着他们愁容满面的模样,哈哈大笑,“看来今日我就能龙入大海,离开你这片鬼地方了!”

    容绒抬眼,“你说的太早了吧,我的灵器炼制完成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