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20章悲催的萧玉枫
    容绒郁闷的回到了药宗,其实她也知道封凌不说一方面是为了她的安全考虑,她知道越多,得到的证据越多,就越危险。

    另一方面恐怕是真的不能说,封凌的一缕灵魂被萧天权收走,萧天权完全可以通过灵魂波动感知封凌的某些举动,封凌如果说出一点半点的真相,萧天权说不定就会立刻知道。

    所以容绒闹归闹,也不强求。

    他不能说,她就自己查。封凌觉得她现在查不出什么重要的东西来,她迟早能找到证据的,到时候整个天下都会被颠覆!

    休息了一夜之后,容绒和司双道别,就乘着飞舟赶紧回铁山城了。

    子参传来的消息,司徒辛和越云横早几天前就收兵回城了,他假扮封凌已经快要扮不下去了。

    封凌和容绒当然只能尽快的回去,到达铁山城附近,封凌就消失了踪影,悄悄潜回去了。容绒一个人进了铁山城。

    她回去的时候司徒辛和越云横正巧在吵架。

    两个强者之间的争吵当然不会像升斗小民那样斗斗嘴皮子,他们一吵起来,那是惊天动地。

    容绒老远都能听见城主府里怒吼,还有是不是传过来的灵力波动。

    “不但动嘴,还动手了?司徒将军好有魄力啊!”换成是她,她反正不会自不量力的以天境境界去挑衅一个封王强者的,那不是有勇气,那是找死。

    灵力境界在天境之下都还有可能的越阶战斗,但是到了封王,那是完全两个境界,不可同日而语。

    容绒旁边的一个越家军统领懒洋洋的道:“哪能啊,司徒辛就会随便耍两下招数,显摆一下自己很厉害,连我家将军的衣角都不敢碰。”

    容绒白眼,原来只是在虚张声势,不过他们为什么吵架?

    “我好像听他们在吼这是谁的责任,怎么回事?”容绒好奇的问。

    那个统领看了一下四周,悄声对容绒道:“是大皇子殿下出事了,被人打破了脑袋,头破血流,脑袋都开花了,接回来之后一直昏迷不醒。越将军很生气,认为是司徒辛擅自放大皇子出去才导致这样的后果,司徒辛却说是越将军没有保护好大皇子,这不是强词夺理吗?”

    容绒:“……”

    对哦,萧玉枫被她打破了脑袋!他们要不说她已经彻底忘记这一茬了。不过就算她打的狠,萧玉枫好歹一个地境,这只能算皮肉伤吧,怎么会几天了还没醒?

    萧玉枫不醒,司徒辛显然不敢班师回朝,召集了附近所有的医师来为萧玉枫诊治,但没什么效果。

    容绒去了一趟城主府,想看看萧玉枫的情况。

    司徒辛见是她来了,大喜过望,“原来是容绒公主回来了,快帮忙看看大皇子吧。”

    越云横有些吃惊,没想到司徒辛对容绒的医术这么有信心。他并不知道容绒在圣皇城中有着怎么样的名声。

    “大皇子为什么昏迷不醒,你们查到病因了吗?该不会就是因为他头上的伤口吧?”容绒首先看向为萧玉枫诊治过的其他医师。

    其他人面露难色说:“大皇子头上的伤口到不算什么,只不过他被打得头破血流之后又被恐怖的威压压迫,导致伤口无法愈合,一直流血不止。”

    “除了威压之外,还有大量的妖气侵蚀,他处于灵力封印中,无力抵抗,所以魂海和灵湖都受了伤。”另一人道。

    “更麻烦的是他是被冰霜封印给封印住的,虽然救得及时,但是在他太虚弱了,封印的灵力即使离开了那里也一直没有解封,所以……”

    所以才这样一直醒不过来?容绒简直苍了天了,她不过是砸晕了萧玉枫,谁能想到萧玉枫能倒霉成这样,所有碰巧不好的事都刚好发生在他的身上。

    封凌的威压和妖气,阁楼的冰霜封印,全部被萧玉枫一点不剩的全部承受了,容绒也没想到封凌周身的妖力会有这么强。

    “容绒公主有什么好办法吗?”几位医师战战兢兢的问容绒,再治不好萧玉枫,他们会被司徒辛拖出去砍头啊。

    容绒呵呵,“首先给他止血,只有7品以上的止血药才能强行止住血。”

    司徒辛脸黑了,“这里哪有什么7品疗伤药啊?”

    “没有止血药可以放一边,先想办法解开冰霜封印,他自身的灵力恢复,一切都好说。”容绒耸耸肩道。

    “可是我们解不开冰霜封印。”医师们愁眉苦脸。

    “你们解不开,让狐族来解啊,他们的神通,他们会解不开吗?”容绒白了他们一眼。

    司徒辛嘴角抽搐,“他们还真是解不开,明寒亲自将大皇子送回来的,当时就没能解掉冰霜封印,他说冰霜封印已经被妖力缠住了,解不开。”

    容绒无语,“那就只能用强大的灵力镇压,再同时解封了。我回去想个压制的手法,司徒将军和越将军一起动手应该就没问题了。”

    司徒辛和越云横听到这里,同时松一口气,萧玉枫重伤在这里,他们谁也拖不了干系,能治好他当然是最好的。

    容绒回到了自己的营帐,就看见封凌端坐在桌边,一边喝茶一边悠然的看着手里的书卷。

    “回来了,打算救他?”封凌淡淡的开口,容绒凑过去,一把抢过他的书,“我说萧玉枫怎么伤的这么重,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当时掐他脖子的时候就想着让他醒不过来了吧?”

    “谁让他不长眼睛,觊觎你。”封凌直接将容绒搂在了怀里。

    “但他是皇子,萧天权的唯一的儿子,总是要让他好好的回去圣皇城的,不然你又要麻烦了。”容绒嘀咕着,心里开始琢磨着用什么方法才能将封凌的妖力全部化解,一点痕迹都不留。免得回去之后,被萧天权发现什么端倪。

    “那就治吧,就算治也要十天半月才能治好,我们可以趁机去做点别的事。”封凌微微勾唇,邪肆魅惑的笑意在闪烁,让人怦然心动。

    容绒压着自己的心跳,好奇道:“什么事?你果然是一开始就计划好了。”

    封凌但笑不语,暗暗传音过去,“你不想知道那些军队都去了哪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