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17章空间交错之地
    “司双当然没有空,他要跟我回虎族。”单钧抢先开口,虎族长老的脸更黑了,沉默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司双冷然一笑,“单钧王子,我为什么要和你回虎族,我们两,除了你闯入我的修炼之地冒犯了我之外,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单钧皱眉,“怎么没关系,我们要定亲,你要嫁给我的。”

    司空目光微敛,“谁说的?”

    虎族长老大感不妙,慌忙道:“自然是你们蝶族许诺的,我们两族联姻本来就是好事。”

    “蝶族许诺的……我怎么不知道?”司空冷冷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虎头虎脑的男子,“就许诺给他?哪个混蛋做的主?”

    虎族长老脸色铁青,讷讷不语。他敢大模大样的得罪蝶族的将军、长老,敢不把司步回放在眼里,但是他不敢得罪一个真正的封王级强者。

    单钧偏偏敢说,“是司双的大伯同意的。”

    司双瞥了他一眼,“是吗?谁听到了?反正我不承认,有本事你让我大伯出来对质。”

    单钧脸色涨得通红,司步回已经死了,上哪里找他对质?虎族的众人也看出来,司空是不赞同这门婚事的。

    如今没能帮司步回夺得蝶族的掌控权,他们的一切谋划也只能作罢,向司空请辞。

    司空之前没答应他们离开,那时蝶族还混乱,只能将这些虎族长老压着做人质,免得虎族的军队乱来,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司空当然巴不得他们快点走。

    虎族军队被蝶族送出了荒原,司双也收拾了一下,很快跟着容绒去了药谷。

    司双上了飞舟,看到和容绒在一起的妖帝时,吓了一跳,坐在飞舟上老老实实的,一句话都不敢说。她已经听他哥哥说过的蝶族彻底归顺妖帝的事,对这位神秘的妖帝心生畏惧。

    好在很快就到了灭神谷,司双发现这里是一片曾经的空间交叠场所,也是很吃惊,兴致勃勃的研究了好半天,才确定好位置,铺开空间之力。

    灭神谷不大,可是要全部铺满空间之力也不是一个简单的消耗,司双一边服用回灵金丹,一边调用大量的空间之力,好不容易才将整个空间交叠的场景复原。

    容绒远远的看到天空中一片巨大空间若隐若现,看不清楚情况,缓缓的压在灭神谷中。

    “快出去,马上这片空间就会降临,碾压在这里,不出去会被压扁的!”司双惊叫一声,飞快的暗恋者容绒离开了灭神谷。

    只听轰隆一声,整个灭神谷不见了,只剩下一片苍茫的原野,被雾气所笼罩,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看见原野中仿佛透明的灭神谷。

    “当时的空间就是这样的吗?”容绒惊叹。

    司双却白着脸摇摇头,“不是,我的灵力不足,空间之力虽然完全铺开了,可是还不够,无法将那片空间真正招过来,只招到了一个虚影。我想如果是我哥哥的话,可能可以真正的找到那片空间。”

    “所以,这片薄雾区只是虚影?”容绒有些失望。

    “是虚影,不过是完完全全真实的虚影,那片土地上有什么,这片虚影里就会有什么!你要想找什么东西,应该还是可以找到的。”司双有些无力的说。

    容绒眼神微动,拍拍司双的肩膀,给了她一瓶灵药,“辛苦你了,我进去找找看。”

    司双见过灵药,叮嘱道:“你要小心点,我的力量大概只够维持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你一定要出来,否则空间虚影离开,你也会被重伤。”

    “我知道了。”容绒看向封凌,封凌淡淡道,“我在外面等你。”

    这片虚影太过脆弱,根本承受不了他身上的灵力,恐怕他刚进去,空间虚影就会崩塌。

    “好吧。”容绒挥挥手,走进了空间虚影之中。

    白色的薄雾随着她的进入缓缓散开,脚下绿色的原野渐渐开始坚硬。容绒感觉她仿佛是真的走进了一片空间之中,而不是虚影。

    薄雾弥漫在她四周,怎么也驱散不开,容绒飞快的前进,避开层层的迷雾。当她最后一步踏出,原野彻底变了模样,雾气消散,恐怖的场景出现在她的面前。

    天仿佛是血做的,地仿佛被岩浆淹没,血红的天空中连太阳都是黑暗的。

    这才是这片虚影空间真正的模样,这里就是当年最后一站的真正地点!

    容绒可以相见,当时她的娘亲闯进了这片原野中,走到最后才发现,这里是一片血腥之地,是被人搬来的一片空间,是为了隐藏秘密,而替代了灭神谷的空间!

    容绒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地方,这里简直就像是真实的地狱。仅仅是虚影,没有气息,没有灵力的逸散,容绒依旧可以感觉到令她窒息的压迫。

    这里的所有东西都充满了毁灭,充满了杀戮,碾压着她的身体,她的灵魂,她的气息,那种邪恶的感觉令人疯狂!

    容绒喘着气,明白这是对于心神的压抑,很难抵抗的住,“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最后一战的地点,为什么会在这里?谁……谁把这片空间搬过来的?”

    她默默的涌动灵力,让灵魂小人大放光芒,勉强压制住这里的诡异和邪恶。这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一刻钟了。

    容绒叹口气,神识横扫出去,寻找当年的大战的遗留。因为被压抑的难过,容绒的神识也收到了抑制,扫出的范围不大,但是她还是找到了一片战场。

    这片空间似乎自从那次大战之后就没有清理过,尸体化作了白骨,布满整个山谷,山上流淌着鲜红的岩浆和黑色的河水。

    水流声阴森的响着,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声音了,连一丝丝风声都没有。

    容绒感觉到了一种有心底发出的恐惧,神识继续扫过战场。

    陨落在这里的尸骨有人族,有魔族,有兔族,但最多的还是龙族。巨大的龙族尸骨宛若山峰一样散落在熔岩中,炽热的岩浆也无法将他们的傲骨融化。

    容绒感到了一丝悲怆,那屹立在山谷边的陡峭山崖见证了当年惨烈的大战,沉默了三百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