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4章亲一下
    云危很快从仓库里拿了一张轻巧的流木弓给容绒。

    这把弓很轻,是用千年的金丝流木打造而成,韧性极佳,弓弦是用凶兽蛟蛇的筋制成,专门为聚灵期的修炼者打造的,普通人就算是大力士也很难拉开。

    容绒拿在手上掂量了一下,非常合适,立刻去了演武场试弓。她运起灵力轻松的拉满了弓弦,瞄准远处的靶子一箭射出。

    羽箭上光芒流转,仿佛流星划过,给人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光芒四射中仿佛出现了虚影,呼啸着扎在了靶子的正中央。

    这门射术名叫光影箭,可以幻化出箭影,最多甚至能造成上百箭影,神出鬼没,箭速极快,需要有很强大的灵魂才能修炼,非常合适容绒。

    容绒第一次没有成功的凝出虚影,她继续射出第二箭,这次羽箭在半空中分出了两道虚影,包裹着流光,完全分不清虚实。

    两道箭影分别瞄准了两个靶子,直到左边的靶子被命中,才能看出到底那个是真的。

    容绒不断的练习,一天以后,她已经可以分出三道箭影了。

    唯一让她有些不满意的就是射程太短了,她即使动用全部灵力最多也只能射出五百米,这个距离对于聚灵四段的人来说太短了。

    容绒坚持不懈的练习了两天,箭影已经能分出五道了,射程却依旧没什么改善。

    “你的射术有极高的准确度和速度,但威力不足。”凌清冷好听的声音传来。容绒眼睛一亮,转过身,看到凌就站在她身后。

    “那你说该怎么办呢?”容绒忽闪着清澈的眸子,将流木弓递给凌。

    凌接过流木弓拉开弓弦,一道黑色光芒瞬间凝结,从弓弦上飞射而出,摧枯拉朽的气息撕裂空气,散发出死亡的寒意。

    轰——

    几千米外的一株参天大树炸裂开来,方圆十米内被气波横扫,寸草不生。

    容绒倒吸一口冷气,好强大的威力!

    “杀伤力不够是因为你的灵力都用在了幻化虚影上,箭本身没有灌注太多的灵力,你可以试试将虚影和弓箭全部灌注灵力,然后引爆。”凌将流木弓还给。

    容绒思考了一下,“可是这样的话,会很耗费灵力吧?”

    “不错,以你现在的水平,只能用几次。”凌很不客气的打击容绒。

    容绒撇撇嘴,搭弓拉箭,然后眼巴巴的望着凌,“你教我。”

    凌从身后揽住她,握住她小巧的双手,“你感觉一下灵力的运用。”

    容绒贴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他身上淡淡的气息,心扑通扑通直跳,弓弦一松,羽箭飞了出去,她才回过神来,但已经来不及了,这一箭毫无意外的脱靶了。

    容绒扬起小脸望着凌,“我还是没学会,要不你再教一遍?”

    凌对上她眼里可爱的狡黠,不自觉的勾起唇角,薄唇扬起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弧度,点了一下容绒的小鼻子,“认真一点。”

    “哦。”容绒摸摸鼻子,笑眯眯的继续练习。

    这次她准确的射出了千米之外,将靶子直接穿透,威力比原来强大多了,幻化出来的箭影也可以引爆造成不小的伤害。不过只射了三箭,容绒的灵力就完全耗尽。

    容绒练习了几天之后,光影箭就练得差不多了,凌教给她的爆裂箭也熟练掌握,但最多只能使用三次,只能当做杀手锏在关键的时候用。

    “我想把这些材料打造成箭矢,你觉得怎么样?”容绒拿出了从东方易那里坑来的一批金属矿石,询问凌的意见。

    凌扫了一眼这些金属,大多数都是低等矿石,用来做箭矢倒也不算浪费,“很合适,我帮你拿去铁器铺。”

    他一挥手收起了这些金属,“准备回东方府了?”

    “恩,已经半个月了,我也该回去了,再准备点东西就差不多了。”

    “你还需要什么?”凌淡淡的问道。

    “我还要一颗6品隐气丹。”无法使用的隐之决,想要穿过炼药密室外的禁制,就只能使用隐气丹来隐藏气息。容绒估计至少需要6品以上的隐气丹才能瞒过那些杀禁。

    “还需要什么?”凌继续问。

    “大量的阴石草。”

    阴石草是一种毒药,毒性不强,仅仅是让人在几个时辰之内身体僵硬。但是这种毒药偏偏等级很高,连地境强者都无法幸免,同时发作极快,只要进入血液就会立刻发作。

    “好。”凌一口答应。

    容绒见凌答应的如此爽快,得寸进尺的问,“我还能再要点什么吗?”

    “可以,你的圣元转魂丹足够换取更多的东西。”凌背着手,公事公办的说。

    容绒瞪了他一眼,踮起脚尖,嘴唇贴到他的耳边悄声的说,“我还需要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凌眼神闪动,感觉到容绒温暖的呼吸,心底莫名的涌起一股躁动,“什么?”

    容绒她的粉唇擦过凌的耳垂,突然吻在凌的脸颊上,“我想亲你一下,这是我第一次亲别人哦。”

    凌微微一怔,容绒已经脸颊红红的跑掉了。

    他僵在原地,脸颊上那蜻蜓点水的一碰却滚烫的像是烙铁印到了他的心里,平静的心升起一丝悸动,掀起心湖点点波动却怎么也平息不下来。

    我这是怎么了?不过是碰了一下而已。

    凌不解的摸摸自己的脸颊,这是第一次有人吻他,这种感觉,很奇怪。

    他突然随手一挥,凛冽的掌风扫向屋后的角落,角落里发出一声夸张的惨叫,云危从那里狼狈的跑了出来。

    “不就是偷听了一下吗?公子你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云危愤愤不平的抱怨。

    凌撇了他一眼,“只是偷听?”

    云危不好意思的讪笑,“还看到容绒姑娘亲你了!”

    “公子,你快要抓紧机会啊,好不容易有个姑娘看上你了,你怎么能让人家姑娘主动呢?你看,容绒姑娘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你怎么能没有回应呢?”云危恨铁不成钢的喋喋不休。

    凌不太明白的皱眉,“怎么样才算回应?”

    云危翻了个白眼,“留她住下,人家都说日久生情,呆在一起才好培养感情嘛……”

    凌妖孽的俊脸阴沉了下来,清墨般的眸子仿佛蒙上了一层迷雾,越发的让人看不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