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22章罪人的府邸
    封府门口,三个下人打扮的男子正指着一个白衣青年的鼻子破口大骂。

    “就你们还敢拦我?还敢维护那个无耻低贱的罪人!圣皇大发慈悲放饶过他一命,他倒好,看到在我家做客的容姑娘貌美,居然强抢回府,这种人渣败类就该被大卸八块!”领头的男子满脸麻子,趾高气扬的咒骂。

    另两人纷纷附和,在一边不停嘲笑,“一个早该死的家伙还不老实安分,还敢明目张胆的强抢女子。当初圣皇就不该饶过他。”

    “没错,对这种禽兽还有什么好说的?应该让他下跪赔罪。”

    “下跪太便宜他了,应该让他自断一臂。”

    “这注意不错,不过我看他现在根本不敢出来了,得罪了我们东方府,干脆变成缩头乌龟。”

    白衣青年面色发白,有着坚毅的五官和棱角分明的脸庞,他捏紧了拳头,愤怒的反驳:“你别胡说,我家公子从来没有强抢女子。”

    “没有?你敢说容姑娘不在封府吗?你敢让我进去搜吗?”麻子脸的男子嚣张的冷笑,他虽然只是东方府的一个下人,但是他看不起封府的人,对待这种罪人的府邸,他有十足的优越感,有足够的资格去鄙视。

    “这是封府,你凭什么来搜!”白衣青年坚决不让。

    “哼,不敢就是心虚,还不给我滚开,我要将容姑娘带回去,迟了谁知道那个败类会做什么。”麻子脸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白衣青年踉跄的摔在地上,脸颊肿的老高,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子参!”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冲了过来,慌忙扶住白衣青年。少年唇红齿白,发色如火一般明艳,一双犀利如鹰一般的眼睛愤怒的瞪着麻子脸,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你怎么打人?”

    “我打了又怎么样,怎么?想打回来?你敢吗,敢吗?”麻子脸嘚瑟的挑衅,身后的两人也不屑的大笑,“谁让你们是封府人?圣皇给封凌一条活路他就该谢天谢地,老实的夹着尾巴好好当狗,还敢不安分,是想死吗?”

    “你混账!”少年暴跳如雷,立刻就想冲上去。子参一把拉住他,摇摇头,“子虚,不能动手。”

    “可是……”名叫子虚的少年不甘心,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三人,眼里滔天的杀意令人生生感到一阵寒意。

    麻子脸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勃然大怒,“看什么看!你敢动手吗?别说是你,就算是封凌来了,也不敢动我们一根汗毛。”

    “是吗?”一声淡漠的男声响起,云淡风轻的两个字却透着无尽的冰冷,周围的温度仿佛陡然将至冰点,能将人生生冻僵一般。

    麻子脸望着突然出现的俊美男子,头皮发麻,身体竟有种不听使唤的感觉,僵着脖子吼道:“原来你就是那个罪人,现在把容姑娘交出来,自缚双手,和我去东方府请罪,我家老爷说不定还会饶……啊!”

    他惨叫着倒地,一条胳膊突然飞上天空,鲜血喷涌。

    跟着他的两人顿时毛骨悚然,“你、你竟然真的敢动手!你明目张胆的动手伤人,你这是想造反!我们可是东方府的人。”

    两人慌张后退,话还没说完,两道充满死亡气息的黑芒迎面而来,斩断了他们的胳膊。

    两条胳膊连根脱落,鲜血四溅,两人撕心裂肺的惨叫,痛得几乎昏死过去。

    好不容易爬起来的麻子脸见此情景哪里还敢留下,掉头就跑。他之所以敢肆无忌惮的辱骂欺凌封府是因为他以为封凌不敢动手,却没想到封凌居然毫无顾忌的砍了他一条胳膊。

    虽然整个圣皇城的人都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这个罪人的实力真的很恐怖!

    “你、你等着,我们家老爷不会放过你的,圣皇一定会治你的罪!”另外两人惶恐的丢下两句狠话,也跟着跑了。

    “三个白痴总算是走了。哎呀,子参,你的脸怎么了?被打了?你拦这几个白痴干什么呢?他们进来就进来,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能砸的都砸完了,府里早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云危慢悠悠的从屋后走了出来,语重心长的教育子参。

    子参翻了个白眼,什么叫进来就进来了?好歹他也是封府的护卫,一群人冲进府里连拦都不拦像什么样?

    “还有你啊,子虚。子参不是你堂哥吗?他被打了你居然能忍?你又不是打不过,刚才一脚把他们都踹出去,就不会弄了这一地的血,你看看这血,清理起来不知道多麻烦。”云危又对着子虚絮叨。

    子虚同样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子参早就习惯云危的不靠谱,没再理他,有些担心的看向凌,“公子,你伤了东方世家的人,会不会惹来麻烦?”

    “无妨。”凌冷淡的一句,清冷如月的黑眸越发的深邃了几分。

    他昨夜将容绒捡回来的时候,连云危都没有看见,东方家却立刻就派人来要人,非常确定容绒就在封府,有人将府上的消息传了出去。

    府中一直被监视,府上的人中也有不少是外面安插进来的,他都知道,但这次他却不清楚是谁。

    ……

    东方府,东方易一脸铁青的端坐在大厅中,昨夜他过得真叫一个精彩。

    好不容易镇压了容火火,加固了铁链,回来之后却得知玉衡派琥珀把容绒给杀了。

    还没等他去找尸体呢,又得到消息琥珀挂了,容绒失踪。

    萧玉衡大发雷霆,他不但不能怪萧玉衡还要去哄她,哄了一个晚上终于哄好了,容绒也终于有了下落。

    “父亲,你说容绒在封府,消息准确吗?”东方易看向坐在对面的东方开阳。

    “自然是准确的,圣皇陛下一直监控着封府,这次的消息是从府中传回来给陛下的,正好从我手中过。”东方开阳喝着茶,“怎么,你已经派人去了?”

    “是的。我派了三个下人去要人了,容绒没有修为,带回来很简单。”东方易望着门外,面色有几分焦急。

    “三个下人……”东方开阳粗黑的眉毛揪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