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18章东方易再破财
    蒙头大睡了一觉之后,容绒开始计划救出容火火。

    她身上不到一千块的灵石应该勉强够买一块寒水木,但东方易似乎对她的九凤珠很在意,她想出门,说不定会被跟踪。如果让东方易知道她买了寒水木,很容易就会联系到神火铁上。

    寒水木克制神火铁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对拥有神火铁的东方家来说应该是很清楚的。

    容绒走出东方府,果然发现有人跟踪,她折回东方府,找到了东方易。

    “容绒姑娘来了,我爹已经亲自去取天魂石了,再过两天才能回来。”东方易以为容绒是来询问天魂石的,一见面就用话堵住了容绒。

    东方开阳这几天确实没有露面,但其实并没有出门,只是闭关了而已。

    “这样啊。”容绒一脸失望的样子,“那东方少爷知道圣皇城哪里有好东西卖吗?来了这么些天了,还没好好的逛过,我的九凤珠里还是空的。”

    听容绒提起九凤珠,东方易的眼神果然变了,他爽朗的一笑,“容绒姑娘想去逛街,这个简单,我对圣皇城很熟,我陪你去吧。”

    “太麻烦东方少爷了吧?”

    “不会、不会,你是凤族来的贵客,我招待你是应该的。你也别喊我东方少爷了,叫我名字就好。”东方易笑容可掬的陪着容绒去了丹楼。

    丹楼是东方家的产业,是圣皇城中出售丹药最全面、品质最好的地方,在中州各地都建有分楼,规模极大,除了号称天下灵药之首的药宗之外,几乎没有哪家的丹药生意能和丹楼相比。

    丹楼最主要的商品就是各种丹药,但也会卖一些别的修炼物品,材料矿石也有不少。容绒东瞧西看,拿起各种矿石仔细的挑选。

    东方易自豪的炫耀道,“容绒姑娘觉得我东方家这丹楼如何?”

    “很不错啊!这些矿石我都想要啊!”她说着拿出九凤珠,准备拿灵石。东方易的眼睛唰的亮了,正想说话,容绒又把九凤珠收了回去,丧气的喃喃自语,“钱不够,还是算了。”

    容绒转身就要离开丹楼,东方易赶紧拦住她,“容绒姑娘别走,这些矿石有的只有一块,错过可就没了。你的灵石不够,我可以借你。”

    “真的吗?”容绒水眸亮晶晶,“易少爷可真是好人,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立刻财大气粗的挑选了几十块矿石。

    东方易目光灼热的盯着容绒的手,就等着容绒将九凤珠拿出来。

    这是拿到九凤珠的最好机会。

    这两天他也去找过容绒,但是容绒一直在柴房里修炼,他为了不让容绒心生防备,没去打扰容绒。

    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他不能再错过!

    只要容绒拿出九凤珠,他就强抢,反正拿到九凤珠之后,这个女孩就没用了,正好在这里灭口。

    然而,容绒折腾了好一会之后,对东方易说,“我选好了,易少爷先借我点灵石,帮我把账付了吧。”

    东方易傻眼,“选好了?!不用收进九凤珠里吗?”

    “已经收起来了呀。”

    收起来了?什么时候?我怎么没看见!东方易面色难看,掌柜的却在这个时候非常欠揍的递上一张清单。

    东方易接过来一看,差点把单子给撕了。容绒居然买了将近十万灵石的材料,像寒铁、晶石这些普通材料成批成批的买了一大堆。

    十万灵石!都足够打造一个上品的地阶灵器了!虽说名义上是借出去,但是他根本没打算将容绒放回去,更不要说指望容绒还了。

    拿出十万灵石,却连九凤珠的影子都没有看见。东方易忽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恨不得抓着容绒,让她将九凤珠拿出来。

    可是看着容绒浑然无知的表情,他又觉得自己想多了,这么一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怎么可能骗到他?

    现在非要让她将九凤珠拿出来,说不定会引起她的怀疑,以后再想从她手里拿到九凤珠就更难了,还是算了。

    不就是一批材料吗?等拿到九凤珠,解决掉容绒之后,东西都会回来的。

    东方易压下心底怒火,故作大方的帮容绒付了钱,两人离开了丹楼。

    丹楼附近,一双阴森的眼睛正盯着他们,琥珀被赶出了东方府之后依旧注意着东方府的动静,今天看到这样的场景,恨得牙痒痒,“这个贱人!才几天,居然就让二少爷帮她买东西了。不行,我要立刻告诉公主!”

    ……

    容绒回到府中,干脆的和东方易道别,回到了柴房,拿出寒水木。

    她其实只需一挥手就能将东西收入九凤珠中,完全没必要将九凤珠拿出来。

    她故意拿出九凤珠,就是为了引诱东方易帮她买寒水木,当面买下大批的材料,东方易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想到她买寒水木的目的。

    这很冒险,东方易并不蠢,他只是太自负了,又太小看她,他迟早会想明白。这种事只能做一次,不能再做第二次,想要正大光明的要回自己的东西,还是要有真本事才行。

    容绒叹口气,摸着这块翡翠一般剔透精美的寒水木,这是一块品质很不错的寒水木,炼制成灵器就能斩断神火铁,救出容火火了。

    这件事必须尽快,多留在东方府一天就多一份危险,她决定当晚就行动。

    入夜,大雨磅礴,还时不时的响起了闷雷。

    东方易一个人在书房中,被这闷雷扰的心烦。容绒已经在东方府呆了有七天了,之前几天容绒专注修炼,他没有打扰,甚至没有让人去盯梢,做足了主人家的气度,好为了让容绒放松警惕。

    好不容易在今天逮到机会了,却没能骗过容绒,反而好像是被容绒给骗了。他开始有点怀疑他对容绒的判断了。

    “难道她真的是用九凤珠来引诱我,为了贪图一批材料?要真是贪财成这样凤族也是没救了。”东方易有些鄙夷的想。

    “东方易,你在说谁?”一声娇俏的笑声传来,东方易诧异的看向门口,一个绝美的女子旁若无人的走进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