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章一起住山洞
    容绒心头直跳,硬着头皮道:“我是医师,看出来的。”

    男子身上凌寒的气势缓缓消失了。

    如果是医师倒是可以解释。兔族天生就灵魂强大,每个妖族所拥有的本源之力不同,兔族的本源便是灵魂之力,也就是所谓的魂力,兔族的医师中有一种特殊的灵医,擅长治疗灵魂创伤。

    “据我所知,圣元转魂丹的丹方已经失传了。”

    “只是知道的人比较少,又不愿意往外说,没有流传出来不代表失传了。你灵魂受创,应该服用过不少修复灵魂的灵药吧?你听一遍方子就能判断出是不是真的了。”容绒直接将圣元转魂丹的药方说了一遍。

    凤族的传承不是白继承的,包括不少上古丹方在内的上万种药方早就深深的记在容绒的脑子里。圣元转魂丹正巧是她最熟悉的一种,不仅是丹方,连炼制手法和过程她也一清二楚,因为她自己也在吃。

    先天灵魂缺失难以治愈,容帝为了不让她的灵魂缺失更加严重,亲手炼制圣元转魂丹给她服用。她从小到大吃圣元转魂丹就和吃糖豆子一样。

    每次容帝炼制的时候她都在一边看着,看了这么些年她再笨也学会了,要不是她没有火焰,她自己都能炼制。

    8品灵药炼制起来并不简单,使用的材料也极其复杂,一共一百一十二种药材,容绒慢条斯理的将每种药材的名称、分量甚至放入的顺序都讲得明明白白,足足讲了半个小时才讲完。

    “怎么样?这么多药材不是随便胡诌就能诌出来的,绝对货真价实。你要是不相信,到了圣皇城可以找个药师问问。”容绒自信满满的道。

    “不必了,我相信。你这么轻易就将药方给我,不怕我反悔?”男子冷淡的望着容绒,只听一遍,他已经全部记下来了。

    容绒一愣,委屈的缩成一团,“你的记性也太好了吧。既然已经记下了,你要反悔,我也没有办法。”

    这倒是实话,如果容绒碰到的不是他,而是心怀不轨的土匪,隐瞒着不说出丹方很可能会被残忍的逼迫,倒不如一开始就坦白的说出来。

    看似随随便便的将药方卖了,其实不过的提前保护自己,这只兔子还算聪明。

    男子微微勾唇,“跟上吧。”

    容绒大喜过望,立刻一蹦一跳的跟在男子身边。

    男子走的并不快,但也不慢,容绒迈着四只小短腿欢快的在他身边跳着,没话找话的问:“大侠,都一路同行了,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啊?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大侠吧?”

    男子沉默了一会,冷冷的吐出一个字:“凌。”

    “凌?好听耶,是姓还是名啊?”容绒追问。

    凌却没再搭理她了,一直沉默着赶路。

    苍茫的雪原上,一个人身后跟着一只白兔,在风雪中快速移动着,不知不觉走了一天,天色渐渐暗下来了,风雪越来越狂暴,阴沉沉的天空露出一副要下暴风雪的架势。

    雪原上的暴风雪可不是普通的暴风雪,风雪中紊乱的灵力足以将灵境高手杀死!那是来自天地的毁灭力量!在暴风雪来临时还留在外面基本是找死的行为。

    凌的速度明显加快了,容绒开始有些跟不上了,拼命的跟在后面一路狂奔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撑不住了。

    “凌大侠,我走不动了……”容绒瘫在雪地上,可怜兮兮的叫唤。

    凌已经走远了,呼啸的狂风中容绒软绵绵的声音却很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他漠然回头,看着几乎被白雪盖住的容绒,那毛茸茸的一小团已经融进了雪堆里,难以辨别出来,眼中冷意消散开来。

    罢了,兔族如今也就剩下她一个了,比我也好不到哪去,能帮就帮一下吧。凌转身回到容绒身边,将累瘫的容绒捡起来,抱在怀里。

    容绒立刻感觉到一股温暖环绕全身,她累的连眼睛也懒得睁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进凌的怀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一出门就被追杀,一直在逃命,之后又跟在凌身后跑了一整天没有休息,她太累了。

    凌抱着怀里毛茸茸的一团,心头莫名涌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他不记得已经多久没有人靠近过他了,所有人都好像避瘟疫一样离他远远的,提起他就只有厌恶和鄙夷,连他的名字都让人不齿。

    这只小兔妖却死死的缠着他,放心的在他怀里睡了。

    就这么随便信任一个陌生人,心性可真够简单的。凌看了一眼容绒,穿过肆虐的风雪,快速的离开这片雪兽的领地,在暴风雪来临之前,找了一个小山洞躲了进去。

    容绒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山洞里了。

    狭小的洞口几乎要被冰雪给堵住了,洞里点着一堆柴火,暗红的光线映照在洞壁上,没什么热气,却让人有一种挺暖和的感觉。

    这位凌大侠其实也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冷漠嘛。容绒从凌的怀里爬出来,仰脸望向凌。

    凌斜靠在火堆边闭目养神,慵懒的神色给人一种邪魅的感觉,明明很普通的样貌却莫名有种说不出的尊贵,那种高高在上的气质让人生不出违逆的心思。

    容绒傻呆呆的盯着,不由自主的想要去摸摸凌的脸,有种想把这张脸扯下来的冲动。

    她的小爪子就要碰到凌的脸颊的时候,凌忽然张开了眼睛,漆黑的眸子如墨色的夜空,注视着容绒,冷淡的开口:“做什么?”

    “……想摸摸你的脸是不是假的。”容绒眨巴着眼睛回答。

    凌剑眉一挑,观察力真够敏锐的。

    他伸手将容绒从衣服里拎出来,放到一边。

    容绒摸不到凌的脸,只好老老实实的趴在火堆旁边,转换了话题:“那些来追杀我的杀手是叫鬼刹卫吗?他们是什么人?”

    “鬼刹卫,是圣皇城的暗卫。”

    “暗卫?!谁的暗卫?”容绒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