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盗星王 > 第80章 006我是大富豪的儿子
    想到建国叔的同学都是九级大星师了,我对建国叔的修为感到很好奇,我问建国叔:“建国叔你同学都是九级大星师了,估计你的修为也差不多吧?”

    建国叔干笑了两声,说道:“说起来有些丢人,我其实就是个四级大星师,比我那同学整整低了五级。”

    机智又聪明机灵的我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让话题沉寂下去,如果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了,那么建国叔就会认为我是在鄙视他。

    我笑着说:“话不可能这么说,在我看来,建国叔你比你那同学厉害多了,有时候厉害不能只看修为,你那同学修为虽然高,但你也说了,他现在被人间蒸发了,而你现在却还活的好好的,抛开修为来说,你比你那个同学要聪明多了,是不是这个道理?”

    建国哈哈大笑道:“有意思,天宝你是真的有意思。”

    我拿出手机,对建国叔说:“叔,我记一下你的电话号码吧,以后也好联系。”

    建国叔报了一串号码,我记在手机的通讯录上,小心的保存起来。

    手机通讯录联系人里有个巡查使,这一刻,我顿时觉得自己的形象都变得高大了起来。

    这时候,车子已经开到了费城城政俯的停车场,我和建国叔下了车,建国叔弯腰对着车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又站起身子整理了一番自己的上衣。

    “天宝,看你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想必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仪容仪表最重要”建国叔对我笑着说:“男人啊,就是头可断,发型也绝对不能乱,血可流,皮鞋绝对不能不上油。”

    说完,建国叔问:“怎么样,叔现在形象还可以吧?”

    我比了个大拇指,说:“建国叔,我不和你吹,你现在的形象和气质,就算你说自己是洛兰议会的议长,我都会信。”

    在说着话的同时,我在考虑着自己要不要把身份和建国叔表明,我如果不趁着现在和建国叔表明身份的话,等以后,万一建国叔知道了我和陈叔的关系,他会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似的被我耍了。

    这样,不仅我那一千七百万打了水漂,还会凭白无辜的丢了个巡查使叔叔,指不定还得让建国叔记恨于我。

    一番寻思之后,我正色起来,对建国说道:“建国叔,我有话要和你说。”

    建国叔见我神情还挺凝重,也正色起来,问道:“什么事?”

    我深吸了口气,然后语调很慢的说:“其实吧,我是费城大富豪张富贵的儿子,我们马上要见的费城城主陈有权,那也是看着我长大的干叔,他和我老爹算是把兄弟。”

    建国叔眯起了眼睛,问我:“为什么现在才和我说?”

    我耸了耸肩,摊开双手说道:“先前建国叔你也一直没问我的家世啊,而且我们之前聊了那么多话,我不是也来不及说这个事情嘛。”

    说完话,我仔细地观察着建国叔的神情,察言观色这点,我还是很有一套的。

    建国叔的神情看起来并没有生气的感觉,更像是一种精神呆滞的状态,我也不能从他现在的神情看出他的想法。

    过了几十秒后,建国叔忽然大笑起来,他跑过来一把把我我抱住,笑着说:“天宝,这可太好了,你既然认识费城城主,他是你叔,我现在也是你叔,那我们可都是一家人了,见面说起话来就方便多了。”

    “你是不知道啊,我现在完全不敢去那些大城市巡查,所以才开车来了费城,一来,也能和上面说,我现在有事在做,二来,我估摸着小城市的城政俯应该不敢随便就让一个巡查使人间蒸发。”

    建国叔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谁曾想到,我来到费城之后,发现费城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小,而且看这里的建筑物,我觉得费城也并不穷,这种城市,城主估计也不是省油的灯,我还正愁着该怎么委婉的表达我并没有恶意,而且又能让城主给我点车马费。”

    “现在好了,有你这层关系在,说话可就方便多了”建国叔此时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个四十多岁的孩子。

    我现在心里也是无比的开心,建国叔既然是抱着这种想法来费城的,那么陈叔不会玩完,我老爹也不会玩完,而且我老爹更不用冒着被议会追查的危险让一个巡查使永远的消失在费城,此时,简直就是皆大欢喜啊!

    建国叔拉着我的手,我俩一起进了政俯大楼。

    费城的政俯大楼一共八层,每层近两千平米,陈叔作为费城的城主,办公室在政俯大楼的第八层,我跟着我老爹曾经来过这里不少次。

    这里的守卫非常脸熟我,再加上建国叔后颈安装了可以证明其巡查使身份的身份芯片,所以我们两个进楼之后,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很快,我俩就来到了陈叔的办公室门外。

    建国叔敲了敲门。

    “进来。”陈叔的声音从门里传出,声音和我平常听到的陈叔声音略有不同,这时候的陈叔,说话的语气很低沉很有威严。

    建国叔推开办公室的门,昂首阔步进了陈叔的办公室,我跟在建国叔身后也进了办公室。

    作为费城的城主,陈叔办公的城主办公室非常大,有两百平,其中六十平算是办公室大厅,陈叔的办公桌就摆在大厅南边。

    大厅的中央相对摆了两张棕红色的真皮长沙发,两张沙发的中间是一张紫水晶做的大茶几,在办公室两边的墙边,还摆放着两排红木座椅。

    除了大厅之外,其他一百四十平,包含了一个健身房,两个卫生间和三个卧室,陈叔经常睡在这里的卧室。

    陈叔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不过他一直没有再娶老婆,因为珂姐不同意,珂姐表示,陈叔敢给她找小妈,她就敢马上去死。

    我估摸着陈叔平日里在城主办公室的卧室里带回过不少珂姐小妈,因为陈叔很少回家,尤其是在珂姐大了之后,就更少回他家的那座大别野了。

    珂姐说起来也挺可怜的,没了妈,老爹又经常不回家,自己一个小姑娘独自生活在那么大的别野里,其实我倒是不介意把珂姐娶了,然后让她住进我家的别野。

    我十六岁,珂姐十七岁,其实我觉得年龄不是问题,我曾经和珂姐提过我想把她娶回家的想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说的有点远了,话说回来,当我和建国叔来到陈叔的办公室后,我竟然发现我家老爹也在这里。

    陈叔和我老爹正并排坐在大厅中央的沙发上,在我和建国叔进了办公室后,他们两个人的眼睛先是看向建国叔,然后又扫向我。

    “天宝?”陈叔眼角一阵细微地抽动,有些诧异的喊出了我的名字。

    建国叔刚进楼的时候,有个守卫用身份识别器扫过他后颈的身份芯片,所以陈叔从守卫那里知道巡查使已经进楼了。

    我以为守卫会通报我也和巡查使在一起这件事的,不过从陈叔的反应来看,守卫似乎并没有通报这个事情,我,张天宝!和一个巡查使一起进政俯大楼,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都不通报?我觉得,那个守卫可以被炒鱿鱼了。

    在陈叔喊出我名字的同时,我家老爹正含在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老爹咽下嘴里的茶之后,对我叫道:“天宝,什么情况?你不是和珂珂在你陈叔家里玩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