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35章 这与灭国何异?
    郑轲百般无奈,只得提出最后一个条件。

    明军提出的租住区实在过大,尤其是海阳,作为拱卫东京的东大门,就在东京卧榻之侧,若由明军驻扎,那安南朝廷就将威望扫地,日后极易激起民变。

    这一点,是郑轲的底线,万万不敢答应。

    林啸本来也没想要那么大地盘,这是故意留给对方杀价的筹码。真要是按开价,那根据地得有两千多平方公里,那里有太多的安南本地人,他的管理压力太大。

    而在大明重新崛起之前,确实很难让藩属国百姓心悦诚服地归化,甘做真正的大明子民。

    于是林啸顺水推舟,苦着脸勉强答应让步。

    双方商定以波石河为界,东边归明军控制,西边归越军控制,取海防与海阳的中间地带为双方势力缓冲区,双方都不得驻军。

    林啸清楚,即便如此,他们还有将近一千平方公里的沿海狭长控制区,无论以后形势如何发展,都足够转圜了,真要对付安南军队,根本不需要什么防御纵深。

    说到底,他的近期目标只是安南的钱粮,而一个繁荣稳定的商埠和军港,则是为以后打下的基础。

    双方谈定,郑轲回城复命。

    林啸却命人拿出一个外观朴素,做工却颇为精致的木匣。

    “一切有劳郑将军了,这是在下的一点小小心意,还望郑将军不要嫌弃才好。”

    郑轲接过木匣,也不方便当面打开验看,只觉并不很沉重,料想不是金银,客套几句便收下了。

    直到坐上回城的牛车,郑轲才打开木匣,只见木匣内蓝色丝绒包棉的内衬中间,躺着一把极其精致的崭新手铳,其枪管烤蓝发出微微的幽光。

    郑轲拿起手铳,掂在手中感觉非常趁手,细观其造型结构,却并不是平常的火绳短铳,估计是和林啸他们自用的火铳一样的西洋货,郑轲当下心喜,对林啸自然多了几分好感。

    这礼物,确实是一把现代手枪,是一把贝雷塔M92手枪,后世美军三军装备的世界名枪,其做工之完美,结构之精巧,在目前这个时代堪称绝世艺术品。

    当初林啸在海防逛集市的时候看到有商贩在出售各种尺寸的木盒子,林啸看到其做工精细,用料上等,颇为喜欢,就托龚振浩使人买了一些,准备将来回国作为送礼礼品的包装之用。

    见郑轲也算是个磊落的硬汉子,林啸心生好感,决定送他一把手枪把玩。

    不过林啸也多了个心眼,虽然明知他们根本无法仿造,也只给了他一个弹匣,压满了15发子弹,并未另外奉送子弹,也不教他如何击发,让他自个琢磨去吧。

    礼物是用来珍藏把玩的,不是用来杀人的!

    ……

    郑纳虎当然对林啸的狮子大开口很愤怒,粮食还则罢了,光京城就存有几百万石,关键一千万两白银却使他非常牙疼。

    安南国是个典型的农业国,商业还并不十分发达,全国的金银矿年开采量也不过数十吨的水平,年产充其量不过百万两;虽然人口光北朝就有七百多万,每年向农民收取的赋税却有大半是以食物抵充的,实际收交的赋税银每年不过二、三百万两。

    现在林啸一开口就搜刮了安南国北朝近三年的赋税,那接下来的几年安南政权的运转将极为艰难。

    还让不让人愉快的当国王了?

    “这,这与灭国何异?”郑纳虎恨声道。

    可是打又打不过,又有什么办法呢?

    思前想后,还是挡不住明军提出的后两个承诺的诱惑,郑纳虎只得咬牙答应。

    以前由于要和南朝争正统,他不得不表面维持后黎朝的名义。现在,要是明军真的能相助平定南朝阮家,那么不仅可以增加四百多万人口的赋税,弥补财政亏空,关键是后黎朝那块最后的遮羞布也没必要存在了,他郑某终于可以在人生的晚年名正言顺的登上大位,而且,是世袭的……

    在郑纳虎又是牙疼又是心痒的复杂心情中,双方终于达成正式协议。

    ……

    闲话少说。

    转眼又是十天过去,安南国迅速更弦易辙,郑纳虎成功上位,废了黎维真,自封安南王,在郑轲等一干实力派亲信的拥立以及后黎朝遗老遗少的捶胸顿足下,踌躇满志地当起了安南国主。

    上贡大明的首批粮饷船只等物资也基本已从各地调运到位,有些粮船已经开始发往海防。

    林啸决定班师,回海防。

    安南国内的宫斗破事他可没兴趣,但还是应郑纳虎所求留下了肖凯峰和祝俞嘉带领三连主力暂留营地,一方面帮助郑纳虎震慑后黎朝遗老;另一方面监督粮饷物资的后续调运。

    数天后,林啸他们乘坐的“独角兽”带领着物资船队浩浩荡荡的抵达海防港。码头上旌旗招展,人山人海,李涛和龚振浩他们召集了当地已达数万之众的大明百姓夹道欢迎。

    海防已成为大明难民避难地的消息早已传出,流落在安南各地的大明难民闻讯纷纷赶来,人数越来越多,眼下已达七八万之众。

    在林啸的计划中,以后回国打开局面后,必须尽快恢复安南和大明乃至淡马锡之间的海上商路。

    他知道南明小朝廷必定穷得叮当响,义军必须自筹粮饷养军济民。

    况且,他的目标可不仅仅是击溃清军,光复中原,他还想开疆拓土,恢复华夏荣光。相对于他的庞大计划来说,目前这些粮饷是远远不够的,他必须以商养战。

    海防作为安南北部最大的海港和最重要的商品物资集散地,有望成为一个非常繁华的城市,需要大量的民工。

    当然,眼下这么多难民的安置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稍作安顿,林啸便携李涛、龚振浩等人匆匆出门,上街视察新城建设情况,既然难民人数超出原有预计,新城规划也必须扩大规模才行。

    一个月以来,新城街道在三千名俘虏的努力下,已初具模样。

    除了主街道的石板路面尚未铺就,街道两侧的一溜商铺住宅却已基本建CD是带有后院的青砖瓦房,甚至很多铺面还是二层楼房。

    这些商铺,林啸准备以后租给各地前来经商的有实力的商户,收取一点租金是小事,为商家提供方便,即是与己方便,生意越红火,他能收取的赋税才越充足。

    原有的石质码头已扩建一新,码头前的堆场旁空地上,新建了十几座大粮仓,用以存放安南朝廷源源不断上贡来的粮饷物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