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最后一个卸岭传人 > 第30章 九龙朝凤
    天亮之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爷爷。老爷子沉默了许久都没有说话,最终他把碧血扳指收了回去。

    他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祖爷爷去世前就让他和我爹发过誓言,孙家后人永远不可再重操盗墓这个行当。果真从这以后,我爷爷再也没有说起过任何关于盗墓的故事。

    总之,全家人都把寄托放在了我身上,他们都希望我能够好好学习,努力考上一所名牌大学。我爷爷更是希望从我这一代起,立身改命,踏入上九流的行业。比如教师、医生等等。

    有时候一个人身上背负的希望越大,给家人造成的失望也就越大。就在全家人都以为我能够考上一所好大学时,我的成绩却在高三那年一落千丈。不过那时候我的家境也不好,我不想再让家人为我省吃俭用交学费可能也是一方面的原因。

    但后来我才清醒的知道,放弃读书是一生中最令我后悔的决定。因为一旦错过了那个学习的最佳时机,就再也回不了头了。而既然不读书了那就开始埋头苦干吧,于是我一头扎进了繁华的北京城,从服务员做起,再到业务员,后来实在不愿给人家打工了,凭我对文字的兴趣和旅游的热爱,就去做了自由撰稿和摄影采风,倒勉强能够赚些稿费混日子。

    这一漂不知不觉就是好几年。风里来雨里去,可不管我多努力,我始终还是买不起那霓虹闪烁的大楼里的房子。因为房价实在他娘的涨得太快了。

    说白了,我们这一代的很多人,压力都太大了。压力大的时候,我最喜欢跟二牛一起四处探险来发泄心中的不甘。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到野外走走,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也不知二牛这小子怎么样了?”心里念叨着,我走到阳台上对着初升的太阳伸了个懒腰。

    二牛这小子现在混得比我强,已经混进了考古学院,现在读研呢。

    他当时也不知是怎么了,高考时愣是一根筋的报了最不热门的考古专业。

    想在考古界提早混出名堂,必须要跟名师才行。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是不会被那些考古界大教授看在眼里的。但是二牛有办法,某天他去找他们学校考古系最有名的教授,向他诉说了自己的家族往事,以及自己对考古事业的向往和报复。那教授不知怎么被他忽悠到了,当下就收了他为专有弟子。后来教授年纪也大了,身体行动有所不便,一些野外考古活动,他都派二牛代替他去。

    二牛如鱼得水,慢慢变成了一个野外考古迷。后来每次出入深山老林,他总会拉上我去采风和体验大自然。

    刚出来那几年,我的心气也高,对外面的大千世界更是充满好奇,所以没少跟着二牛天南地北的跑过,确实是长了不少见识。

    再后来我就沉下心来,把那些事写成了文章,二牛则考进了文博研究院。

    由于我当初没有好好上学,做不成教授,更做不了大医生。但为了安身立命,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所以我下定决心要做一个网络灵异小说家。也许是因为我打小听的鬼故事就比较多,心想,随便写一本哄小孩的鬼故事说不定就可以变成百万富翁。

    而最终我却发现,一般人写作的收入都不可能填饱自己的肚子。不幸的是,我就是那个一般人。

    二牛已经不止一次的劝我改行了,最近甚至突然奇想要和我组件一个探险团队,组团去探宝。

    这不,二牛这小子今天又打电话来了,让我不要再搞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要想发财要拿出实际行动才行。

    我问他怎么才叫实际?

    这混蛋玩意,张口便来了一句:“要我说,来钱最快的还是去盗墓,现在古董炒起来了,咱到古墓里随便逛逛,就够一般人打拼一辈子的了!”

    我当时忍不住就骂他:“大爷的,盗墓难道实际?脑子又进浆子了吧?你说你一研究考古学的人,整天惦记着去盗墓,这实在是有点讽刺啊!”

    二牛却在电话里嘿嘿一笑,不以为然的道:“大宝,不开玩笑,这次来真的了。有人出钱让我们一起去盗墓,确切说是探墓,你去不去?”

    听二牛的口气不像是开玩笑,我不禁道:“真的假的?去哪里?”

    “你们老家凤凰山,跟“九龙朝凤”有关。”二牛一字一句的道。

    “九龙朝凤?”我暗暗一惊,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说心里话,我犹豫了,因为我答应过我爷爷这辈子就算去要饭,也不能动盗墓的心思。

    可能是见我半天没答应,二牛这小子又改变了战术,竟然对我用起了激将法。

    “大宝,兄弟还是那句话,咱穷不要紧,但是咱不能认命,咱得在机会出现时,抓住机会拼他一拼。还记得你以前的马子怎么说你得不?人家宁愿跟着一个六十岁老头做二奶,也不愿跟你喝西北风,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故意揭我的伤疤,心中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你特么给老子闭嘴,滚……”

    骂着,我狠狠撂了电话,然后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并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里。

    我沉思并不是因为生二牛的气,更不是因为那个弃我而去的女人,而起因为二牛说的那四个字。

    说起九龙朝凤,就要从我们家的祖籍开始说起。其实我祖爷爷是济宁邹城人,一开始是给当地地主大户家看守祖坟的,通俗来说就是守墓人。

    他这一守就是好几年,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正是因为那件事情他认识了一个道长,之后拜了那道长为师,可能跟那道长学了一些本领,所以后来就挑大梁干起了下墓的营生。

    所谓的挑大梁就是团伙带头人,再后来越干越大,当地人没有不知道我祖爷爷的名头。也正是因为如此,解放后我祖爷爷担心留在当地会挨批斗,就带着全家人逃难去了。

    最终我祖爷爷带着我爷爷逃到了离邹城市二百多里远的梁山脚下。于是我们便落地生根,成为了现在的梁山人。

    至于我祖爷爷为什么会选择这里,我爷爷说跟古窑下面的那座古墓有关系。至于到底什么关系?以及当年我祖爷爷做守墓人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诡异的事?我爷爷从来不跟对我讲。

    我曾经试着问过,但他很神秘的对我说了一句,时候到了自然会告诉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