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三国之绝品皇帝 > 第41章 李傕逞凶
    刘协之所以由此预测,并非刘协真的能掐会算,只是知晓,这个时候,曹操应该带兵前来洛阳,名为救驾,实则欲挟天子以令诸侯也。

    那曹操本为奸猾之徒,岂会因为他没有派使者前往山东,便不来劫驾么?

    正是刘协相信曹操会带兵前来,故而并未急着让史阿出城破敌。

    奇怪得紧,又过了两日,李傕大军在城下搦战五日,仍不见有曹操大军前来,刘协也难免自我怀疑。

    “难道真是朕没有往山东派出使者,这曹操便不会带兵前来吗?”

    既然曹操未来,他也不必再等,只管先将李傕贼军,打败退去便是。

    第六日,刘协立于城头,眺望贼军。

    李傕贼军,依靠劫掠,军粮本就不多,显是意欲速战,整日家在城下搦战。

    见刘协大军不出,也数次攻城,都被徐晃、伏完大军打退。

    李傕攻城不下,城中又不出战,士卒懈怠,军心涣散。

    李傕便驱百姓在前,名为“敢死军”,意欲逼迫刘协出城。

    刘协示意,杨彪于城头大骂道:“李傕贼子,安敢驱百姓前来送死耶?”

    李傕立马于城下,哈哈大笑道:“杨文先,尔等才是贼子,劫持圣驾,返回东都,意欲何为?劝尔等快快打开城门,放本大司马进去,如若不然,城破之日,鸡犬不留!”

    刘协回到洛阳城中,为表彰张杨救驾之功,赐封为大司马。

    如今李傕这个前大司马,仍然以大司马自居,十分愤怒,当场高声喝道:“李傕贼子,你那个大司马依然被废,本大司马再次,安敢如此猖狂?早晚将尔活捉,就于天子驾前正法!”

    “哈哈哈哈。”李傕仰天大笑,肆无忌惮道,“你是何人?莫非为董相国赐封为建义将军、河内太守的小儿张杨乎?凭你那点本事,安敢与我抢夺大司马之职?有本事出城于某一战,站过李傕,大司马归你。若是战不过,还是早日回家吃奶去吧,休要在此吆喝。”

    李傕这一顿奚落,让张杨在刘协和众臣面前可丢了脸。

    那张杨气急败坏,喝道:“李傕贼子,有何本事?竟敢如此辱我?杨丑何在?”

    这杨丑本事张杨帐下第一武将。

    虽说张杨从河内带来的士卒,多为刘协整编于徐晃帐下,然他身边,必定尚有数百亲信。

    方此时,张杨气愤不已,忍耐不住,便要派杨丑出战。

    辅国将军伏完道:“大司马不可上当,这必是李傕激将之法。若是大司马此时出战,必然损兵折将。”

    张杨羞愧不已,额头冒汗,盛怒之下,硬是派出杨丑出城应战。

    刘协眯起眼睛,并未阻止。

    伏完见刘协并不说话,众将也都未行劝解,只得缄口不言,立在一旁。

    刘协之所以不阻止,也是想看看这李傕武力到底如何,李傕帐下士卒气势如何。

    张杨遂将帐下五百余人亲兵,全部交由杨丑带领,披挂整齐,出城迎敌。

    另一边,刘协谓身边史阿道:“史阿,前日你讨令破敌,不知此时还有必胜之把握否?”

    史阿拱手道:“自然有把握,请陛下发令,小臣早已等不及了。”

    “嗯。”刘协道,“朕就相信你,要带多少士卒,四万大军之中,随你挑选。”

    史阿道:“小臣说过,只需带领小臣亲自训练的三百虎贲卫士即可。”

    “好。”刘协看他如此信心十足,猜测他定有破敌良策,也不多问,只是言道,“史阿,若你此战能胜,朕就赐封你为虎贲中郎将。”

    “多谢陛下!小臣去矣。”史阿兴奋不已,拱手领命而去。

    徐晃想不到,刘协真的将史阿派了出去,若有所失,又不好阻止。

    刘协瞟了徐晃一眼,笑道:“怎么?徐将军嫉妒了?”

    徐晃道:“嘿,陛下何出此言?那史阿小将,不过是个娃娃,俺哪里会嫉妒于他?要想让俺徐晃佩服,那要先看看他这一仗怎么打?能不能打赢!”

    刘协道:“好啊,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史阿去后,刘协再次部署,着徐晃留下三千士卒守好西门、南门,率领帐下一万七千士卒,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出城迎敌。

    又命伏完率领北军,守护好洛阳城东、北二门。

    此时,李傕大军在西门外攻城挑战,伏完不明白为何刘协要让他守护好东门、北门,莫非东门、北门也会有贼兵到来?

    伏完开口询问,刘协并不解释,只让他严守,以防贼兵攻击便是。

    伏完领命去讫。

    一切安排妥当,刘协立于城头,眺望城下战况。

    那张杨帐下猛将杨丑,就于城下门口列开阵势。

    李傕哈哈大笑一阵,以大刀指城头张杨道:“张杨小儿,你这个大司马可真熊,不敢亲自出城于本司马比试,竟派出这么一个貌丑如鬼的家伙出来送死,真是可笑!”

    杨丑听到李傕侮辱之言,怒不可遏,拍马舞刀,杀向李傕。

    李傕侄儿李暹,挺枪迎上。

    两人便在阵中大战三十余合,不分胜负。

    那杨丑使个拖刀计,回马败阵而回。

    李暹见了,以为得胜,纵马追赶。

    将到杨丑身后,那杨丑回身一刀,朝着李暹头顶斩落。

    李暹大惊失色,慌忙躲避,到撞下马。

    李傕见侄儿危险,一带马缰,纵马舞刀冲上。

    就在杨丑手起刀落,欲看李暹脑袋之际,李傕的大刀死死将杨丑长刀架住。

    杨丑只得丢下李暹,大战李傕。

    李傕另一名侄儿李别,带领军士,将李暹抢回军中去了。

    杨丑战败李暹,得意洋洋,以为李傕也不过如此。

    然大战十余回合,未能将李傕战败。

    杨丑心下焦躁,意欲故伎重演,回马佯装败阵。

    李傕纵马跟上。

    李傕阵中,李别、李暹高声提醒,穷寇勿追。

    李傕艺高人胆大,没有丝毫顾忌。

    杨丑回头见李傕看看赶上,回马一刀,又朝着李傕脑袋砍来。

    李傕年龄虽大,身法却十分灵活,一个马上翻身,顺手将说中大刀横斩。

    噌!

    李傕身形在马上坐稳,倒提大刀,鲜血从刀口滴落在泥土之中。

    杨丑闻得一股血腥之气,低头看看腰上,扑哧一声,一道鲜血喷溅而出。

    杨丑两眼一瞪,倒撞下马,腰身断为两截,当即一命呜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