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八十七章你去哪,我就去哪
    好吧,是它耍圣兽脾气,觉得萧岚依要保护辣椒的行为实在气人,这才低调的‘离家出走’,决定再不搭理萧岚依的。

    可是哪知道出来后就直接让人给抓了…

    败笔,这绝对是它兽生中的一大败笔!

    “我的金子已经全部给你了,你看,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紫苏说着,扒拉着自己的毛给萧岚依看,告诉萧岚依,它除了这一身的毛,以及伤口之外,真的什么东西也没有了。

    “你果然除了吃,就什么都不会了。”

    萧岚依嫌弃的将紫苏扔在了自己肩头,带着它往山下走去。

    “怎么不会,我会的可多了,只不过现在使不出来而已。”

    紫苏声音略带幽怨,看着自己身上伤口,更是无奈。

    要不是有这伤口,它也不至于这么弱鸡!

    不过它轻易不受伤,要不是这次苏醒后,脑子发蒙,一不小心受了伤,它至于成这般吗?

    也不知道得何年何月,这伤口才能好…

    “使不出来跟不会一个样。我告诉你,你要是想在我家养伤,就低调点,别给我再添乱,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些人是个什么来头?若是救你的是寻常人家,非得被你给祸害死不可!”

    萧岚依警告着紫苏。

    她总觉得这小圣兽不一般,所以纵然它脾气差,还总不听话,她也想留在身边,瞧个稀罕。

    但若它真再自己作死,一直给自己惹是生非的话,她才不会管它究竟是个多么稀罕玩意儿,直接扫地出门没商量!

    紫苏闻言自知自己确实给萧岚依添了麻烦,但仔细想想,它觉得自己也挺冤,不由趴在萧岚依肩头,跟她诉苦道:“我才刚睡醒,什么都没做,就又是被人伤,又是被人抓的,本圣兽也很冤枉啊。”

    “你确定你什么也没做?”

    萧岚依挑眉,有些不大相信它的话。

    它不是已经苏醒一两个月了吗?最近半个月才有人要抓它,那只能说明是它做了什么事,吸引了那些人的注意。

    对于紫苏这从来不知‘低调’是何物的兽,萧岚依有理由相信,这祸,都是它自己惹下的!

    “我这刚睡醒,脑袋懵的很,记性也差的要命,要不是离开我醒来之地的时候,多叼了几块你喜欢的金子出来做床,怕是之后我捕食完找不到回去的路时,就得睡破草堆了,哪里还有什么精力做坏事啊。”

    紫苏无奈的说着,用小白爪拍了拍脑袋,回忆起自己醒来后的一系列事情,真不觉得自己做过什么过分的坏事,值得让人这么抓它。

    “那估计就是你睡之前,做了什么坏事,你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了?”

    萧岚依猜测着,看一旁路上的狗尾巴草长的实在茂盛,便顺手摘了根,用它毛茸茸的草头,在紫苏脸前面晃来晃去,逗它玩耍。

    “不记得了,可那应该都有千年了,我就算真得罪过谁,他也应该见过好几次阎王爷了吧?”

    紫苏说着,有一下没一下的抬着小爪子,兴味索然的跟萧岚依‘玩耍’着。

    真是个幼稚的女人,它又不是猫。

    萧岚依见此无聊,便放弃逗弄肩头紫苏,看着一旁的谷祁苏,突然贼贼一笑,作死的拿着狗尾巴草,像逗紫苏一样,在谷祁苏俊脸前晃来晃去。

    最后…

    她被谷祁苏那个怪力男壁咚在了临近两人的山体上,吻的她几乎窒息,这才作罢,道了句“火可不是乱点的。”悠悠揽着萧岚依继续下山。

    去你妹的点‘火’!自己这是多么纯洁的玩闹啊?真是个一点也不好玩的男人!

    “你们这两个不知道害臊的人类!本圣兽还在呢,就卿卿我我!能不能好好帮本圣兽分析分析那些抓本圣兽之人的意图啊!本圣兽现在很危险!”

    紫苏鼓着腮帮子坐在谷祁苏的肩头,用意念跟萧岚依抱怨着。

    它们本来很严肃的在分析它为何会被人捉一事,谁知萧岚依就突然被谷祁苏一下子定在了一旁还长着野草的山体上,要不是它跑的快,及时跳在了谷祁苏肩头,估计就被撞成肉饼圣兽了。

    而且还光天化日下亲亲?真是不害臊!这样会教坏兽的!

    萧岚依闻言直接拎了紫苏,戳着它的小脑袋道:“我问你什么你都记不得,你记性这么差,我怎么帮你分析?”

    而且一说到紫苏的记性,萧岚依就来气。

    本来以为它有那地宫中的金块,就一定是知道地宫宝藏在哪里,谁知道等萧岚依问它地宫宝藏的具体位置时,它确是一问三不知,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以一个矫揉造作的姿势躺在地上,扒拉着它那满身白毛,向自己证明着它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而它那所有的金子,也都在那日给萧琪星他们。

    真是个没钱途的兽,藏金子的地方都能记不住,活该喝西北风!

    “本圣兽不是记性差!这是每千年一次的清理记忆,要不然什么事都记得,本圣兽的脑子还不得炸了!”

    紫苏在空中蹬着小腿反驳着,而且它十分不满意萧岚依这个姿势抓着自己。

    要是让别的兽看见了,它老脸往哪儿放?

    “反正说来说去,要抓你的人类,都比你这弱鸡圣兽要厉害!你要是想再多活个几百年,就给我安安生生呆着,我可不是每次都心情好,会去救你的。”

    萧岚依说完把紫苏往肩头一扔,想到今日刚找到的一大堆辣椒,嘴里就泛口水,脚步也不由快了几分。

    紫苏因为萧岚依加快步伐,为了不从她的肩头掉落,小爪子死死扣着萧岚依的衣服,压低身子,趴着道:“喂,女人,你的意思是,以后再有人抓我,你会见死不救是吗?”

    “对啊,见死不救怎么了?我又不是你娘,你被抓,跟我可没关系!还有,伤养好,你就赶紧给我离开,自觉点。”

    萧岚依脑袋里,现在只有辣椒。紫苏?那就是个好吃懒做的兽,她才不关心它的死活呢。

    “可是女人,昨天我咬了你,喝你血的同时,也把我的血注入你的体内了,这在我们圣兽中,叫契约。虽然不是有意,但咱俩现在是有‘血缘关系’的人和兽了,我被抓,你身为主人也会受到些伤害的,所以,我受伤,等于你受伤,我死,就等于你死,你可不能不管自己死活。”

    紫苏得意的声音在萧岚依充斥着辣椒的脑袋中响起。

    虽然紫苏昨天是为了保命,不得已咬了萧岚依,与她签订契约的,但是现在看来它似乎才是占便宜的那个,嘿嘿…

    紫苏还在得意,就被萧岚依又拎了起来,恶狠狠道:“你再说一遍?你跟我怎么了?”

    “本圣兽跟你签订契约了啊,以后你就是我这圣兽的主人了,你去哪我就去哪,有本圣兽在,整个大陆的兽兽们都任你指挥,你就偷着乐吧。”

    紫苏说话时,淡紫色的眸中还闪着骄傲。

    毕竟像它这么仪表堂堂,还有有身份的兽,在这大陆上可不多见呐!

    不过萧岚依显然不这么认为,“还乐呢?老实交代怎么能解除契约!做你这好吃懒做兽的主人?我嫌丢人!”

    而且还指挥兽?有那时间,她还不如多赚点银子呢!

    “你那是不知道本圣兽的实力,等着吧,等本圣兽伤好了,你就知道拥有本圣兽,你占了多大的便宜。而且这契约真的无解,除非你死。”

    紫苏一本正紧的说着,一点也不介意萧岚依说它‘好吃懒做’。

    因为它觉得自己之所以好吃懒做,都是因为它号召力大,被众兽尊敬,所以这其实也是在夸它身份尊贵呢。

    “娘子说的什么契约?”

    一直沉默不语的谷祁苏闻言好奇道。

    他虽然听不到紫苏的话,但是他听的到萧岚依的话,从萧岚依骤变的语气,以及她话语中的只言片语,谷祁苏隐隐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头。

    “这妖兽,昨天咬了我一口,刚刚告诉我居然已经跟我签订了契约?以后我就甩不掉它了!”

    萧岚依愤愤道,随后还把紫苏给它说的契约之事都告诉了谷祁苏。

    说完后萧岚依心里依旧憋了一肚子气,却又因为契约一事不能再伤紫苏,只能将它扔在地上,让它自己跟在身后跑回家。

    自己不是它主人吗?拿主人当‘坐骑’它也不怕遭雷劈!

    “它居然咬你了?!”

    闻言谷祁苏就不淡定了,冷冷瞥了眼地上的紫苏,直接一挥袖,便不知道将它甩到了哪里。

    “你把它弄哪儿了?”

    萧岚依看着突然消失的紫苏,惊愕看着谷祁苏。

    “娘子放心吧,为夫就只是给它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待会儿它自己会回来的。”

    谷祁苏说罢揽了萧岚依,驾轻功回村。

    至于紫苏?此刻它正一瘸一拐的从山顶往山下跑,心里把谷祁苏从头到尾用兽语骂了个遍。

    自己不就咬了那女人一口吗?至于一挥袖就把自己这小弱鸡身板给甩到了山顶?也不怕再把它摔伤了!要是它现在身上没伤,非得一爪子拍死这个敢欺负它紫苏圣兽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