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八十章兽中大王的威风
    “我说了我是圣兽,圣兽都是很累的,所以我这一睡也不知道睡了多少年,我能记住我叫紫苏,已经很不容易了,哪里还记得自己到底睡在哪里啊。”

    紫苏说着,舔了舔自己还未结痂的伤口,继续道:“你给我上点药呗,别伤口感染,在身上留下疤痕,那多难看。”

    “娘亲,我去给它拿伤药。”

    萧琪星一听这话,眼睛一亮,自告奋勇的举着小手提议着,得了萧岚依的应允,萧琪星这才拉了小孝一起去旁边房间拿伤药,顺便喘口气。

    一只小兽罢了,还怕什么留疤?

    萧岚依正想着,就听脑海中的紫苏声音有些不悦道:“我是圣兽!不是普通的小兽,我出去可有面子了,有疤多妨碍我的威风!”

    ‘你能听到我心里的话?’

    萧岚依闻言挑眉,回想刚刚在山中,自己说它妖兽的时候,它似乎也听到了。

    “也不是一直能,你若是有心与本圣兽说话,本圣兽就能听到你心中所想,当然,除了这些,你心里诋毁本圣兽的话,本圣兽也能听的清清楚楚!所以你这女人以后休想在心里诋毁本圣兽!”

    紫苏傲娇的说着,大爷似的往地上一躺,抖着小白腿,催促着小星赶紧出来给它上药,“小星能不能快点,拿个药拿这么久?干嘛去了!”

    ‘你忘了在这个家谁是老大了?命令我儿子?小心我现在就把你扔锅里炖了!’

    萧岚依瞪了眼紫苏,吓得它白毛一炸,赶紧起身端坐,眨巴着紫色的眸子,乖巧看着萧岚依,唤小星的语气也十分柔和,“小星乖,快出来给人家上药,人家好疼疼~”

    萧岚依闻言一阵恶寒,不自觉打了个寒颤,终于让一直莫名其妙的谷祁苏忍不住询问道:“娘子,这金块的来源,它可有告诉你?”

    听不懂兽语可真是硬伤,他最开始好歹还能听到萧岚依‘自言自语’,可谁知等小星突然说要取伤药以后,萧岚依就开始和那东西大眼瞪小眼?

    莫非,这是传说中的眼神交流?

    “没有,它说它睡醒后,那个地方就有许多这金块,而它脑子不好使,睡太久忘记那是哪里了。”

    萧岚依耸肩无奈道,话语中的不屑,让紫苏差点从地上蹦起来挠她。

    不过迫与它现在受伤,无法动用能力,怕萧岚依真给它炖了,便只能暗戳戳嘟囔道:“什么脑子不好使,那真是睡的太久忘记了嘛,要不你睡个近千年试试,看能不忘事不。”

    近千年?这家伙可真是够能活的!

    萧岚依闻言心里暗想,与谷祁苏一起打量着那金块上的字迹,两人各怀心事。

    最后萧岚依给两人一兽的惩罚,就是不让他们吃完饭,并且只能看着她与谷祁苏吃,以示惩戒。

    萧琪星最贪吃,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个‘酷刑’。

    他下次再也不敢惹娘亲生气了…

    此后几日,萧岚依便天天随着梅喜一起去刘卓宇那里帮忙刘卓宇的婚事布置,而谷祁苏则是照例吃完饭失踪,饭点前回来做饭,神神秘秘,让萧岚依也不知道他再做些什么。

    不过萧岚依心大,只要有吃的,她就觉得圆满了,至于谷祁苏白日里究竟去了哪里,那都是他的自由,她管不着。

    萧琪星和小孝也因为惩罚,长了记性,与被梅喜打到屁股开花,近段时间不敢出村的赵小思,以及那天一同被教训的几个孩子这还算安分,只敢带着那名唤紫苏的傲娇小兽在村中到处玩耍,不会出村。

    “娘亲娘亲,今天紫苏可厉害了,隔壁那只很凶的大黑狗在路上见到它,都乖乖趴在地上,让它先过。”

    这天中午,萧琪星从外面玩耍完回来,就开心的拉着正在厨房烧饭的萧岚依,给她讲述今天紫苏的威风。

    萧岚依也在这几日渐渐习惯紫苏就是个兽中大王的事实,而且她还知道它不喜欢吃草,不喜欢吃肉,就独独喜欢吃花朵。还是那种沾了露水,最新鲜,最艳丽的花朵!

    怎么知道的?

    那还得归功于紫苏小兽高调而又懒惰的作风。

    它爱吃花朵,却懒得自己去找,于是仗着自己威风,直接命村中家禽将每日三餐的花朵都给它送到家里,以至于这几天一到饭点,萧岚依家门口就是一堆猫呀狗呀鸡呀兔呀的在门口排队,嘴里还都叼着它们刚采来的新鲜花朵,给大爷似的紫苏交‘口粮’。

    那场面,壮观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萧岚依准备开动物园了?

    她说怎么那天惩罚两人一兽不吃饭,让他们看着自己和谷祁苏吃饭时,萧琪星哈喇子都快掉地上了,小孝也默默吞着口水,而紫苏这‘大爷’,看了跟没看一样,就趴在小星肩头,在那里一直祈祷自己身上的伤口别留疤痕。

    原来人家兽就不吃饭,不吃肉,只吃带露水的新鲜花朵。那饮食水平,可高了呢!

    “是是是,紫苏现在可是村里的兽中霸王,厉害着呢。”

    萧岚依手下炒着菜,随口应着萧琪星的话,指了指昨日赵大真才给紫苏在院中树下做出来的‘专属食堂’,道:“赶紧把它送到它那花堆里,让它把中午的花吃了。老早就送过来了,它再不吃一会儿就蔫了,到时候,它再闹脾气,去怪那些送花的小兽们,那些小兽多冤。”

    “娘亲说的是,紫苏对那些动物们的时候脾气就是有些大,不过它说是为了它圣兽的威风,娘也理解理解它。”

    萧琪星十分善解兽意的说着,带着紫苏走向那个它的‘专属食堂’——树下的一个规整木框,专门用来盛放每日三餐动物们送来给紫苏的新鲜花朵。

    今天似乎动物数量更多了,昨天还刚刚好可以盛满花朵的木框,今天就已经满到冒尖,明天再送来时也不知道会不会溢出来?

    小星还在想呢,肩头紫苏便眼睛冒光的扑进了盛满花朵的木框中,雪白的身子瞬间被花海包裹,虽然看不见它身影,但木框中的花朵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消失。

    小星看着紫苏吃的那么香,吞了吞口水,转头看向萧岚依道:“娘亲,咱们的饭能吃了吗?”

    “已经好了,今天你爹有事不回来,娘亲自掌勺做饭,你赶紧跟小孝洗洗手过来吃饭。”

    萧岚依说着,盛出最后一道饭菜,将它端上了饭桌。

    萧琪星一听这话,撒欢的跑至井边与小孝互相打水洗手。

    “小孝哥哥还没吃过娘亲做的饭菜吧?今天你可是有口福了!”

    萧琪星语气十分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