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七十一章新来的镇老爷夫人
    “哈哈,岚依果然还是老样子,每次聚会,都是第一个到的。”

    秦旭炎姗姗来迟,听到梁少文说他又让萧岚依久等了,他便挠头打着哈哈入了席。

    “你这又是跟哪个女人出去了?身上一身的脂粉味?”

    萧岚依嗅了嗅空气中那股被秦旭炎带进来的脂粉味,有些无奈说着,心想自己可真是得想想要怎么让秦旭炎长点记性,别再一直留连女人堆。

    不然还没等谷伊玥回来,这货就得被女人拐跑,实在危险。

    “没有,我这今日专门给少文还有千烟践行,怎么可能去找女人?”

    秦旭炎闻言茶都顾不上喝了,拍着胸脯继续道:“我秦旭炎可不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

    “可是旭炎哥哥,千烟也闻到了那股浓郁的脂粉味了。”

    孟千烟在萧岚依说到脂粉味的时候,也嗅了嗅空气,发现还真是在秦旭炎进来后,屋内才有那么浓重的脂粉味的。

    “怎么可能?”

    秦旭炎被这么一说,刚刚被萧岚依质疑的怒火瞬间降下,在自己身上闻了闻,最后闻到衣袖的时候,突然一拍桌子道:“我想起来了!刚刚我上来的时候,在楼梯上遇到了一个女子,她不小心差点摔倒,我便顺手扶了她一把,想来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沾上的!”

    “扶了她一下,就沾上了这么重的脂粉味?那得化了多浓的妆啊。”

    萧岚依摇头感慨,却听秦旭炎摸了摸下巴,十分中肯的评价道:“其实那女子,长的还挺好看!”

    长的不好看,你会去扶?

    萧岚依叹气,也不再纠结那女子之事,与梁少文等人聊了聊他在莫桑城的事情,以及调侃了一下正处幸福之中的孟千烟。

    “就是那个女子!刚刚的脂粉味,就是她身上的!”

    秦旭炎突然一拍桌子,激动的指着楼下一女子道。

    几人的谈话被打断,萧岚依好奇顺着秦旭炎手指方向看去,就见一衣着华贵,头上挂满珠钗的貌美女子正在往门口走去,她的身后还跟着四个丫鬟,阵仗可是不小。

    看到那女子面容时,萧岚依心头闪过一丝熟悉,不过再看时就越看越觉得陌生。

    想来是刚刚的乍一看,让自己眼花,便下意识将她与哪个认识的人结合在了一起,所以看错了吧?

    萧岚依有些不太确定,目送女子出去后,这才听到秦旭炎惋惜道:“长的是不错吧?不过她看起来似乎不是明曲镇之人,想来应当是城中哪家小姐路过此处,不多久就要离开了,还真是可惜。”

    “那女子,是新来镇老爷的夫人,这两天经常来这喝茶,可不是什么外来小姐。”

    因为和萧岚依熟识,刚刚进来添茶,又正好目睹女子离开的跑堂开口解释道。

    “什么?已经嫁为人 妻了?那岂不更可惜了!”

    秦旭炎闻言心凉了半截,觉得自己还不如不知道这个消息。

    萧岚依却是白了眼没正行的秦旭炎,转头询问跑堂道:“新来的镇老爷已经到了吗?这么快。”

    “是啊,前两天就来了,杨大人一家也在昨日就离开了镇子。真是可惜了那么好的一位大人了!”

    跑堂感慨完,便将手中茶壶摆放至四人中间,示意自己不打扰,先行离开。

    “对了岚依,你和杨大人熟识,你可知杨大人在明曲镇做官这么多年,为何突然请辞吗?”

    秦旭炎在跑堂出去后,疑惑询问道。

    镇老爷杨容德在半月前突然向朝廷请辞,然后与其夫人一家人在昨日便离开了镇子,这让一直以来都对杨大人颇为喜爱的明曲镇镇民们都颇为惋惜,几番去府衙挽留也没有将他留住,可见其去意已决。

    “唉,还不是因为那些人贩子的事。”

    萧岚依长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上次不是告诉你们人贩子头领被人掉包,而且还是京中大人物所为嘛。杨大人当时气急,便一直调查此事,谁知让那上面的‘大人物’知道了,多番向他施压,甚至要伤害杨大人家人。

    杨大人只是一县城小官最终无力与之抗衡,也不愿再掺杂这朝堂的阴暗之事,终于递交了请辞书上去,五日前被批了下来,没想到昨日竟是已经离开。”

    萧岚依说话时,语气有些沉重。

    收到朝廷收任书那日,镇老爷还曾来找过她,与她道歉,离开萧家前,还道世态炎凉,朝廷中黑心之人太多,那模样,可真是让人心里堵得慌。

    “唉,真是可惜了那么好的大人了!”

    梁少文闻言感慨,却也多少有些理解杨大人的无奈。

    或许让杨大人继续为官,治理着明曲镇,倒不如让他辞官回去享几年清福,过过普通人生活要好。

    “行了行了,这事咱们也管不着,只希望那新来的镇老爷也很杨大人一样清廉的好。”

    秦旭炎吃着瓜子,叹气说着,看向楼下上台准备说书的说书先生,挑眉道:“那个两年前接替你说书的人来咯,你听听他说的书,就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撺掇你再来说书了。”

    楼下说书先生一身文人长袍,鼻下的两撇八字胡,让他看起来有些滑稽。

    说书先生再说书台上站定后,大厅便明显比刚刚安静了些,想来都是想听说书,所以禁了声的。

    对此情况那说书先生十分满意,一拍案堂,便开始说起书来。

    “瞧见了没,和你说的差远了。”

    书还未听一半,秦旭炎这活络性子就出神了,再也无法听进去下面那人说书,转而看向萧岚依,提议道:“明日少文就要离开了,要不,你下去给咱们说一段?”

    “得了吧,人家也不容易,我下去,那不直接抢了他的饭碗吗?”

    萧岚依想也没想直接拒绝。

    因为听了那说书先生的说书,萧岚依自知自己说书时的情绪带动,一定比那只会正腔正调,比念书强不了多少的说书先生好上那么些,所以今日天气炎热,她只想静静呆着,才不想做那种又费力,又得罪人的事情呢。

    “那要不你在包厢中给我们说一段,我们都两年多没听了,就那个水浒传,我听了两遍还没听够呢。”

    秦旭炎本来听书的心思还没这么热切,可是刚刚被他无意提起后,竟是越发想听萧岚依的说书。

    “是啊,萧姐姐你就来一段吧,千烟也想听。”

    孟千烟眼睛亮亮,期待看着萧岚依,明显是被秦旭炎的提议,勾起了兴致。

    “行吧,那就看在千烟的面子上,我给你们来一段。”

    萧岚依被人几人期待盯着,再拒绝便真是不通情理,于是清了清嗓子,一拍桌子,在包厢内开始讲起了水浒传。

    “哈哈,萧姐姐讲的可真好玩!”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三人因为萧岚依那时而瞪眼,时而假装捋胡须的模样逗的捧腹大笑。

    “老子两年前在这里听到的说书就是比你讲的有意思怎么了?老子我掏了钱听书的,你说的没让老子满意,说你几句怎么了!”

    楼下突然吵嚷起来,打断了包厢中的欢闹气愤,几人好奇之余打开了刚刚萧岚依说书时被关起的包厢窗户,向下一探究竟。

    说话的,是一个正对萧岚依包厢窗户,在一楼处的一身材魁梧之人,腰上佩剑,看起来应当是哪家侍从。

    “不满意你离开啊,谁逼你听了!”

    那说书先生脾气也大,听了那人生气谩骂,竟是起身相迎,站在说书台上,与那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示弱。

    “客官莫气,喝杯茶顺顺气,小的这就让那不懂事的给您道歉。”

    跑堂听到吵闹声后,赶紧上前劝架,那个还未调走的廖掌柜也赶紧去了台上准备劝说书先生低个头,先安抚客人情绪要紧。

    谁知也不知廖掌柜是那句话没说对,那台上的说书先生突然就红了脸,拍着桌子,大喊道:“道歉道歉,道什么歉!小老儿我在这说书界也是一把好手,怎得到你这里就天天被人指责说书没那个两年前的王八犊子说书好?她说书那么好,至于说不下去离开吗!我看就是你们故意找茬,恕小老儿不再奉陪!”

    说着,那说书先生就愤愤将戏本子揣在腋下,气冲冲的踩着重步下了说书台。

    “扑哧——”

    “岚依,那人骂你王八犊子呢。”

    秦旭炎听了那说书先生的话,直接笑喷,被萧岚依瞪了一眼,这才禁声,一拍桌子怒道:“咱可不能让人小瞧了,明明就是比他说书好,怎么能让他这般得意!”

    说罢秦旭炎直接起身,趴在窗口半截身子露出窗外,大喝道:“小老头别走!让我们岚依给你瞧瞧什么叫真正的说书!”

    此话一出,大堂顿时寂静,连带着二楼包间开窗户的几个房中客人也都齐刷刷看了过来,一下子萧岚依她们这个方向,就成了众人关注的交点。

    “你小子不掺和能憋死?”

    萧岚依瞪着秦旭炎,差点没忍住一脚把秦旭炎从楼上踢下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