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六十八章从你那预支的
    哼!让他开门时一见到是自己,就直接把门关上,还不忘插上两道木栓?今天气不死他,自己就跟他姓!

    “行了行了,不用气他了,计划取消。”

    萧岚依闻言吓了一跳,赶紧制止秦旭炎,不让他再说下去。

    “取消?不可能!我今天必须气气他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

    秦旭炎一拍桌子,说话间,眸中泛出两簇斗志的小火苗。

    瞪着因为自己的话而走出厨房的男人,继续不怕死的叫嚣道:“你个自以为是的男人!你以为你住在岚依家,就能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有我秦旭炎在一天,你就别想得到岚依的心!”

    “我娘子,是我的,你算什么?”

    男人朱唇轻启,有种蔑视苍生之感。

    秦旭炎只见他一步步朝着自己这边走来,目测还有数步距离,却不知为何,再眨眼,男人竟是已经如鬼魅般近至眼前。

    男人黑色的长袍给人以无尽压抑之感,秦旭炎因为坐着,便只能仰视站着的男人,觉得男人此刻俯视自己的模样,分明是在鄙夷自己?!

    一个气不过,秦旭炎直接起身要与之对视,谁知这一起身,正好将自己的衣领送进男人手中,男人突然勾唇一笑,秦旭炎只觉脚下一空,耳边疾风划过,再回神时,竟已经被男人拎到了萧家大门口?!

    在秦旭炎的注视下,男人淡定将门口两道门栓一一打开,然后开门,丢垃圾一般一只手就把秦旭炎给扔了出去,关门,插门栓。

    这次,男人插了三道。

    “你你你,你这男人真够可以的啊!”

    秦旭炎蹭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已经紧闭的萧家大门,简直要气到失语。

    那男人以为他是谁?自己跟萧岚依五年的交情了,他才来了一个月就敢关自己,不让自己进门?

    就算自己对萧岚依只是朋友间的喜欢,但他今天也非得演戏气死这男人不可!

    思及此,秦旭炎又跑到刚刚爬了近半个时辰的墙头,开始再度翻墙入院,而这时男人已经在树下寻了几盆带刺的植株移了过去,这才回到厨房继续为萧岚依烧菜。

    “喂,其实……”

    “叫相公。”

    萧岚依知道男人一定是误会了,寻思着赶紧给男人解释通,再把秦旭炎请进来给他道个歉,谁知才刚开口,就被男人冷冷打断。

    “相,相公啊,那个旭炎……”

    “叫秦公子。”

    “……”

    说好的家中她是老大,要听他的呢?男人这威胁的话是个什么鬼!

    萧岚依秀眉一蹙,也不再客气,直接道:“我告诉你,秦旭炎是我朋友,我们在一起认识五年了,不是你想的那个关系!刚刚他那般说话,是因为你昨日气了我,我气不过,才让他来气你的,所以你别那么敌对他了,他是为了帮我的!”

    “娘子昨日为何生气?”

    男人听罢挑眉,避重就轻的询问道。

    为什么生气?

    萧岚依想了想,突然气愤道:“你一说这我就来气!你昨天一天不见人影,是不是去窑子找女人发泄去了!”

    “娘子昨日就是在气这个?”

    男人闻言勾唇,似乎有些开心萧岚依居然吃醋了。

    “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别跟我打哈哈!”

    萧岚依嘟嘴道,一副不容男子狡辩的架势。

    自家小娘子吃起醋来还真可爱。

    男人看着萧岚依那气愤嘟起的红唇,直接附身啃了一口,将她揽入怀中后,安抚道:“为夫昨日忙着选铺子,哪有时间去娘子说的那种地方。”

    “选铺子?”

    萧岚依疑惑抬头看向儒雅淡笑的男人,“选什么铺子?”

    男人在萧岚依带着质问的眼神中,犹豫一会儿后,开口道:“为夫准备在镇上开一家成衣店。”

    成衣店?

    是因为那日家长会上的程屿吗?

    萧岚依挑眉,眸中微思,突然抬首看向男人,目光严肃质问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早就已经恢复记忆了吧?”

    “娘子为何这般询问?”

    男人被质问后,蹙着眉,星辰般的眸中满是无辜,让萧岚依差点陷进他无辜的眸中,不忍再询问此事。

    这男人,真是一刻也不能掉以轻心。

    错开男人无辜的眸子,萧岚依脑中快去总结,分析道:“在小星书院的那次,你跟程屿说,你在莫桑城中有很多商铺,还要在镇中开家成衣铺,你若是没恢复记忆,怎知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哦~那个时候啊。”

    男人闻言眉头一舒,解释道:“为夫那时真的什么也不记得,说那话,只是为了给娘子撑场面,瞎掰的。”

    瞎掰的?

    萧岚依挑眉,不相信的继续质问,“那你开商铺哪来的银子?”

    “从娘子那里预支的啊。”

    男人展颜一笑,继续道:“娘子放心,这些开商铺的银子,为夫一定会挣了还给你的,等到银子还完以后,为夫就把商铺送给娘子,之后的盈利,全部都是娘子的。”

    “你先打住吧!谁允许预支给你银子了?!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萧岚依当即炸毛。

    这个胆大妄为,敢私自拿她银子的男人!要是早让她知道,再加上昨晚的事情,她一定手撕了这男人!

    “岳父岳母同意的。我昨日出去时,告诉他们要给你一个惊喜,不让他们告诉你来着,不过看娘子误会为夫骗你,为夫这才告诉娘子了。”

    男人说着,抬手顺了顺萧岚依因为知道自己拿了她银子,而炸毛的脑袋,嘴角一直噙着一抹泰然自若的笑意。

    原来昨天早上郭芙溪确实看自己的眼神十分意味深长,是这么个意思?她还以为是郭芙溪要逼二胎了呢…

    可她爹娘都答应了,她还能说什么?

    萧岚依心头的火,就被这么一下子被从头浇灭,自知自己生气,银子也回不来了,索性直接威胁男人道:“这话你说的啊,赚不回来,你也别回来了!”

    “娘子就放心吧,为夫一定能把你的银子赚回来的,不用担心。”

    男人保证道,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让人不自觉就想要信服。

    怀疑的又看了眼男人,萧岚依这才作罢,转身往大门口走去,“我去把旭炎请进来,你待会儿对他可要客气点。”

    “是秦公子!”

    男人不悦闻言强调。

    秦旭炎那个男人一看就是个花心大萝卜,虽然他现在可能对自家娘子无意,可谁知道他哪天突然就改变心意了呢?这种人,必须得防着!

    “是是是,秦公子,秦公子。”

    萧岚依无奈说着,对于男人吃醋的行为,竟是莫名暗爽起来,刚刚银子被拿走的事,都仿佛在这一瞬间被冲淡,走路的脚步,都不觉有些跳跃,哼着小曲儿,没一会儿就到了门口。

    门口没有秦旭炎的身影,萧岚依眸光在门口流转一圈,脑中微思一会儿后,果断开始绕着院墙寻找。

    因为依照萧岚依对秦旭炎的了解,那货在被激怒后,一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果然,绕过了两面外墙,刚迈入第三面墙,萧岚依就见到秦旭炎比刚刚还狼狈的以最原始的方式,在自家院墙墙‘挂’着,眼看就要成功爬上墙头。

    “喂,别爬了,大门给你开着呢。”

    萧岚依说话间,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

    因为秦旭炎此刻模样,实在是好笑,胳膊挂在墙头死死撑着,腿在下面跟打水似的扑腾个不停,哪里还有半点勾搭女子时的英姿?在诺大墙体的衬托下,他倒更像是个小短腿的小乌龟。

    “我这马上就要成功了,就不下去了,而且我从这过去,才能气死那男人!”

    秦旭炎才不知道萧岚依心中所想,因为憋着那股被丢出来的恶气,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要气死萧月笙的想法。

    话落,秦旭炎咬牙一撑,竟是真的撑了上去,趴在墙头嘚瑟冲着萧岚依一笑,然后就看也没看的跳了下去。

    “啊——”

    杀猪般的叫喊声从墙内传出,萧岚依一惊,赶忙驾轻功翻越墙头,看着地上被带刺植株扎出眼泪的秦旭炎,又心疼,又想笑。

    这东西,是那个小心眼男人放的吧?这位置,放的也太准了吧!

    “我,我秦旭炎跟那男人没完!”

    秦旭炎撕扯着嗓子大喊着,显然也想到了这刺定是男人动了手脚。

    因为第一次翻墙过来时,他分明记得这是个厚草堆,所以刚刚第二次爬墙时,他才会看也没看的就直接往这个地方跳下,可是没想到居然……

    “跟我没完?那我就不帮你上药了,你自己就顶着那一脊背的刺,去找大夫诊治吧。”

    男人的声音自秦旭炎身前不远处淡淡传来,语气淡淡,神情也是随意,十分无所谓的态度。

    与男人此刻的儒雅整洁相比,地上的秦旭炎今日真是惨到没朋友。

    “别别别,先上药,先上药,我快疼死了!”

    秦旭炎看男人说完真有要离开的架势,赶紧制止。

    他背后火辣辣的疼,这仇,还是等上完药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