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六十六章以身喂药
    转而看了眼地上直接栽倒在地的尚母,对小厮道:“不过她再怎么说也是尚喻泉的母亲,不过是被骗了而已,你还是赶紧给她请个大夫来瞧瞧吧,不然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让尚喻泉那种卑鄙小人知道了,指不定得给你使什么绊子呢。如果他这辈子还出的来的话。”

    萧岚依说罢转身离去,心里的恶气也算是出的差不多了,跟着梁少文等人一起继续在镇上寻地方找乐子,庆祝梁少文的归来。

    萧岚依回去萧家时,已将近深夜。

    萧琪星已经被郭芙溪哄睡着,萧岚依临去沐浴前,在他房间中转了一圈,看着床上萧琪星平静睡颜,在他额上落下一吻,这才熄灯离开,去向了萧家最让萧岚依觉得放松的地方——浴房。

    萧家浴房,是萧岚依买下宅子后,特地请人修筑,每个院中都专门辟了一间房间做浴房,虽然不甚大,却是极为舒适,且现下临近夏日,每日沐浴,成了不必可少的事情,郭芙溪也早已将萧岚依沐浴的热水备好,她到浴房后,只略微再添些热水,便可下水浸泡。

    烟雾缭绕间,萧岚依惬意将头靠在池边,缓缓闭上双眼,感受着温热的水,柔柔的包裹着自己全身,今日一天的疲累,在此刻都仿佛随着水波一起消失。

    “吱呀——”

    微不可查的窗户开合声在萧岚依响起,虽然轻微,但在寂静的深夜,以及萧岚依超凡耳力下,很快被萧岚依捕捉,双眸骤然睁开,眼中划过一丝冷凌。

    “娘子竟是这般机警。”

    冷香入鼻,身后是男人熟悉的声音。

    不知为何,这语气,听起来竟有几分怪异。

    “失踪一天,你还知道回来?”

    知道身后是男人时,萧岚依下意识往水下一缩,让水没至颈上,只露出个脑袋,转头看向男人。

    “呵,娘子这话,怎么怨气十足。”

    男人用手勾起萧岚依的下巴,弯起的嘴角,露出一丝玩味儿,眼中流光闪过,让萧岚依心中一紧。

    刚刚那眼神,她好像在那个人眼中见过…

    再抬眸看向男人时,男人眼中已经恢复往日的宠溺,放下萧岚依的下巴,突然开始宽衣解带?!

    “你,你干嘛?!”

    萧岚依被男人的行为惊呆,哪里还顾的上去想刚刚男人一闪即逝的眼神,双手交叠于胸前,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

    “当然是和娘子一起沐浴啊。”

    男人理所应当说着,看着萧岚依已经泡在水中,却依旧若隐若现的肩膀上纹身,勾唇道:“娘子的纹身,可真是好看的紧。”

    纹身?关纹身何事?

    萧岚依一瞬间愣神,下意识附手遮上肩头纹身,却听男人已经下水。

    这个任意妄为的大色胚!

    萧岚依眼中慌乱瞬间消失,看着愈渐靠近的男人,一点点往身后池边退去。

    她的衣物就在那里,待会儿若是运功起身,顶多两秒便可将衣物穿上,到时候,有这色胚好看!

    即将到达池边,萧岚依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快速运动跃出水面,长发在空中甩出串串水珠,再眨眼时,身上与发间水分就已经被萧岚依运功蒸发干透,拿起外衣璇身穿上,遮挡裸露春色,腰带系起的那一刻,萧岚依突然被男人从身后抱住,动弹不得。

    “娘子急什么,为夫这才刚下水。”

    男人语气中有些怨念,十分不满自己才刚下水,就要上来逮落跑的萧岚依。

    隔着薄薄的外衣,萧岚依分明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的炙热。

    “我可没有邀你共浴,你若喜欢,今晚就在这里一直待着吧!”

    萧岚依说罢,以肘为器,向前一伸随即快速向后撞去。

    男人见状抬手制止,却哪知萧岚依突然改变方向,将手握拳,转身就往男人脸上招呼。

    男人见此嘴角含笑,迎上萧岚依锤向自己的拳头,以掌接下的瞬间,便运功化解了萧岚依拳中力道,然后大掌一合,往回一收,就将萧岚依拉入自己怀中。

    萧岚依一只手被控制,挣扎无果,直接抬起另一只手,以手成刃,袭向男人颈间。

    这一招,男人竟是不躲,任由萧岚依击在了自己颈间,可随即就见萧岚依秀眉一蹙,有些吃痛却又惊愕的看着男人,不可置信的又将手化成刃,再次击向男人颈间。

    硬碰硬的撞击声后,萧岚依又是吃痛蹙眉。

    不信邪的又是几次尝试后,男人终于抬手抓住萧岚依再度击下的手腕,看着萧岚依已经击红的手侧,心疼道:“娘子还是莫要再尝试了,为夫身上,没有弱点。”

    是的,就如男人所说,连人颈间最容易被袭击之地,都被他练的犹如钢铁加身,他身上又怎能还有弱点。

    只是萧岚依在听到这话后,却突然勾唇一笑。

    虽然双手被男人抓着,可是她的腿,还是可以活动!

    只见她快速屈膝撞向男人胯下。

    她就不信,那个地方,男人也能硬若钢铁,不怕撞?

    果然这次男人没有那么随意的任由萧岚依撞上,却是一个勾腿,就将萧岚依的腿,禁锢在了自己双腿之间,然后蓦然低头,几乎抵上了萧岚依的鼻间,“娘子怎得又对那地方下手,今晚,那地方可是要好好满足你呢。”

    男人的话十分暧昧,萧岚依却不以为意,男人虽然平时都会对她动手动脚,但从未真的越距过,所以她只觉这是男人今晚又抽风,并没有当回事。

    可能是萧岚依这不以为意表现的太过明显,男人突然松开她的双手,用那有些粗糙的大手一左一右托住她的两颊,粗蛮的吻上了萧岚依诱人红唇,然后快速撬开她的贝齿,往她口中送了一物。

    萧岚依感受到男人粗蛮的吻,一时没有防备就被男人侵入,感受到口中竟被男人塞入的异物之际,萧岚依瞳孔一缩,想挣扎却因男人双手固定着她的脸颊,让她无法动弹分毫。

    这个该死的男人,萧岚依努力用舌头推搡着男人送来的那正慢慢融化之物,企图可以将男人霸道的唇舌也一同推搡出去,哪知这一动,倒让男人更加肆虐起来,呼吸声也越来越重。

    他到底给自己吃的什么!

    萧岚依推搡间终于逮住一个机会狠狠合紧牙关咬下,男人这才吃痛抽回。

    感受着口中腥甜,男人看着萧岚依奋力想要将他送入之物吐出,却因时间太久,那东西已经全部融化,她实在吐无可吐的模样,眼角闪过一丝狡黠。

    “你给我吃了什么!”

    萧岚依回头怒道。

    “媚药。”

    男人薄唇轻启,语气十分淡然,看着萧岚依在听到这两个字后,惊愕到失语的模样,竟是突然一笑,勾起萧岚依的下巴,邪魅道:“娘子不是最喜欢这东西了吗?”

    “喜欢你大爷!你特么居然给老娘下媚药?!!”

    萧岚依惊愕过后当即炸毛。

    她真是没想到一向脾气温和,只是时不时会色心大起,却不会做太过分之事的男人这次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给自己下了媚药?

    而且,他刚刚也在自己口中,所以他也……

    这是有预谋的以身喂药啊!!

    看着男人如今一副得逞模样,萧岚依觉得自己竟是看不懂他了。

    难道他这一个月逆来顺受,又是做饭洗衣,又是被自己指挥看店的小绵羊模样,都是为了今日揭开羊皮,露出狼面?

    不应该啊!

    萧岚依还在想,熟悉的燥热感就突然袭来,腰间一紧,随后萧岚依便觉脚下一轻,一个晃神就被男人拖进了浴池内。

    身体被热水所包裹,体内的燥热之感升腾的更加迅速,只片刻,萧岚依便失去了所有神智,抱着同样开始有了感觉的男人,随心而动。

    一夜旖旎。

    第二日萧岚依直至日上三竿,这才悠悠醒来,看着熟悉的房间,只有自己一人躺着的床榻,萧岚依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似乎有片刻失忆。

    身上如同被万斤巨石碾压过一般让她无力动弹,只想就这样瘫在床上,一直到天荒地老。

    下体的异样感觉,让她突然忆起了昨晚的水下缠绵…

    好像两人一直在浴室折腾到水凉后,她就已经没劲儿了,可男人还是兴奋异常,将她带回房间,竟是折腾到近天明这才作罢,那时的她虽然没了媚药的操控,可实在没劲再与男人算账,一头闷进被褥间,就睡到了现在。

    那个天杀的男人,待会见了他,自己非得掐死他不可!

    “嘶——”

    萧岚依激动的拍着床板,这才一激动,就觉得下身火辣辣的疼,迫使她只能继续瘫在床上一动不动,等待着痛感减轻。

    她真想说,她那逆天的恢复能力,怎么现在就起不了分毫作用呢?

    明明血淋淋的伤口,体内筋骨修复,它都可以以最快的速度,修复的很完美,可怎么一到这生孩子或者那啥的时候,它怎么就不为所动了呢?这是故意在整自己的吧!

    “吱呀——”

    房门被从外面推开,萧琪星的小脑袋探了进来,担忧看着床上吃痛皱眉的萧岚依,询问道:“娘亲,你没事吧?”

    “娘亲没事,娘亲就是……昨晚泡澡时睡着了,有些着凉,你今天跟外公外婆还有小孝哥哥玩,好不好。”

    萧岚依见此,努力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尽量好脾气的柔声与小星说话。

    “好,那娘亲你好好休息,今天外公外婆说要带小星和小孝哥哥去庙里上香,今天就不陪娘亲了。”

    萧琪星乖巧点头应着萧岚依的话,走近榻前,在萧岚依的脸上落下一吻后,这才依依不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