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六十三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男人还真是有本事,居然自己把绳子给解开了。”

    萧岚依站在床边摇头感慨,暗道自己以后若是真想绑男人,估计得用铁链才行吧?

    算了算了,反正教训也给了,男人最后自己把绳子解开了,也比让她回来再动手给他解麻绳要来的省事,她还是先去吃饭吧。

    “咦?萧月笙呢?怎么不在这?”

    到了饭厅,萧岚依还是没有见到男人身影,好看的眉头不自觉一蹙,好奇询问着一旁的郭芙溪。

    郭芙溪闻言盛饭的手一顿,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萧岚依,将手中盛好的饭递给萧岚依,道:“月笙一大早就出去了,看模样,精神不太好。”

    精神不好?憋着了?

    萧岚依心中暗笑,确是被郭芙溪更加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的不自觉打了个哆嗦。

    赶紧低下头吃饭不再问话,生怕自己再多应几句,郭芙溪能直接问她什么时候给小星添个弟弟。

    自家娘亲的路数,她还是多少能猜出几分的。

    吃完饭,萧岚依便带着小星小孝一起去了书院,随后一个人晃晃悠悠去了自家店铺。

    本来萧岚依的心情还是很好的,可是到了店铺中,绕着店铺转了一圈儿后,萧岚依的心情就不怎么美好了。

    “陈叔,萧月笙呢?怎么不见他!”

    萧岚依的语气有些不太好。

    这萧月笙是想造反吗?一大早就不见踪影不说,到了店里也不见他人,这几天还总是神神叨叨,难道是相处久了,暴露本性了?

    “月笙今日一早就过来了,说是要事,这两日就不过来了。”

    陈掌柜听出了萧岚依话中隐隐的怒意,赶紧放下手中活计,过来报备,随后疑惑道:“他没给你说吗?”

    这俩人不是住在一起吗,他还以为萧岚依知晓这事,所以萧月笙过来交代时,他就没多问。

    “要事?”

    萧岚依秀眉一挑,语调微扬。

    什么要事,能让那男人一大早连铺子都不看了,就告假离开?

    突然,萧岚依琥珀色的眸中迸出一丝危机感。

    那厮不会是因为早上的事情,欲求不满,所以一大早就去窑子找女人了吧!

    想到这里,萧岚依一巴掌拍在旁边的柜台上,惊的陈掌柜一个哆嗦,额头上渗出一头冷汗。

    这俩人怕是吵架了吧……

    “岚依,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你可别太较真……”

    陈掌柜赶紧以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劝说着,被萧岚依带着怒气的眼神瞥了一眼,立马禁声。

    “行了陈叔,你去忙吧,我去楼上看账了,以后这东西还是得自己来!”

    萧岚依根本没心思跟陈掌柜解释,愤愤走至账台,拿了几册账本转身上楼。

    楼梯被她踩的砰砰作响,楼梯下杂物间中拿东西的小朱突然抱着脑袋冲了出来,拉着陈掌柜就要往店外跑,嘴里直道:“地震了,地震了。”

    “你个小兔崽子给老夫站住!没有地震!”

    陈掌柜拉了小朱,抬手敲在了小朱受了惊吓的脑门上,终于是将他给敲回了神,看着似乎真没有动静的地面,小朱纠结了。

    他刚刚在杂物间明明感觉到头顶一向上下人都平稳无声的楼梯哐哐震动,碎屑飞舞,不是地震,那楼梯自己能抖成那个模样吗?

    “你再偷懒!赶紧干活去!”

    脑门上又被陈掌柜结实给了一下,小朱疼到眼泪都要出来了,也不敢再耽搁,揉着脑袋跑去后院包糕点去了。

    萧岚依才不知道自己的怒火惹出了这场乌龙,进了休息室以后的她便将手中账本扔在了榻上,挥袍上了软榻,给自己倒了杯茶,猛灌几杯,这才作罢。

    哼,不想了,男人都是靠不住的货!今晚他休想进自己房门!

    翻看着店中账簿,因为这些日子都是男人记账,所以上面许多男人字迹批着的标注,整整齐齐,却看的萧岚依有些心烦意乱,一上午过去,也没看完一本,倒是灌了一肚子茶,也没降下心头烦躁。

    都晌午了,那男人还不回来!

    萧岚依将手中账簿狠狠拍在桌上,起身准备下楼,却见陈掌柜喜笑颜开的从一楼上来,似乎遇到了什么好事。

    “萧月笙回来了?”

    萧岚依下意识询问。

    “不是月笙。”

    陈掌柜闻言一怔,赶紧摆手,指着楼下,兴奋道:“是梁公子,梁公子从莫桑城回来了!”

    萧岚依原本听到不是萧月笙回来,脸立刻拉了下来,却听之后陈掌柜的话后,顿显惊愕。

    “你是说,玉药楼的少东家,梁少文回来了?”

    萧岚依不确定询问。

    “岚依,赶紧下来,少文这刚从莫桑城回来,咱们去我酒楼给少文办个接风宴!”

    秦旭炎在一楼听到萧岚依的声音后,便仰着脑袋冲楼上喊着,一个劲儿催促萧岚依赶紧下楼。

    萧岚依下楼后,果然见到了梁少文,两年不见,他更加沉稳,笑容却依旧还是那般温和。

    他身边的孟千烟小鸟依人,看着萧岚依下来,激动中带着娇羞道:“萧姐姐,我终于等到少文哥哥回来了。”

    “那太好了,我终于能喝上千烟的喜酒了。”

    萧岚依欣慰道,与那边梁少文对视一眼,有些疏远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秦旭炎看着两人疏远模样蹙眉,拍了下萧岚依的肩膀,道:“你这女人,这两年真是掉钱眼里了,以前跟少文关系多好啊,现在怎么见少文,还没见银子开心?”

    “那你想让我怎样?我现在去买两排炮仗来放够开心吗?”

    萧岚依白了眼秦旭炎,走向梁少文,解释道:“你可别听旭炎瞎胡说,我虽然喜欢银子,但是我更重朋友,走走走,你这次回来这般迟,让我们千烟等了这么久,待会儿,可得罚你多喝几杯!”

    “这是当然。”

    梁少文点头轻笑。

    几人一起去了秦旭炎的酒楼,在那个萧岚依初识秦旭炎的天字三号房点了一大桌子菜,边吃边聊。

    “少文,你在莫桑城的生意怎么样了?居然忙到这么晚才回来,你可知千烟为了你,都快被她爹逼成什么样子了!”

    席间萧岚依突然为孟千烟抱不平道,因为上午男人告假失踪的事,她这话中的怨念,也更深了几分。

    “莫桑城中商铺有咱们明曲镇的十倍还多,所以这两年下来,我才将铺子走上正轨,前些日子真的是脱不开身,这才闲下,便立刻赶了回来,真是苦了千烟了。”

    梁少文叹气说着,看着孟千烟含情脉脉的凤眸,心中愧疚更甚,抬首附上她的脸,保证道:“我回家就张罗聘礼之事,过两日就去孟家提亲。”

    “少文哥哥。”

    孟千烟闻言喜极而泣,这两年的等待,就算再苦,她也觉得值得!

    萧岚依看着梁少文与孟千烟两人含情脉脉的模样,又想到了男人失踪之事,心下一堵。连她也不知道自己今日怎得这么生气,不就是个臭男人吗?她又不是没见过,犯得着这么生气吗!

    可话虽如此,萧岚依依旧还是觉得生气的很,索性也不看那两人情意浓浓的秀恩爱模样,低着头,一个劲儿的夹着菜吃,啃排骨时,更是把骨头啃的咯吱作响,让屋中其余三人面面相觑半晌,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

    “岚依,你是不是跟你相公吵架了?今日脾气可真是不小。”

    秦旭炎妥妥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一开口直接击中萧岚依莫名生气的内心,被萧岚依瞪了一眼,恶狠狠道:“别跟我提他!”

    “相公?岚依成亲了?”

    梁少文这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不知其中恩怨,对于秦旭炎突然说的萧岚依‘相公’十分好奇。

    秦旭炎被萧岚依瞪,便不再招惹她,拉着梁少文,将男人出现以后,他所知道的事情,仔仔细细的说给了梁少文听。

    “不是让你别跟我提他吗!”

    萧岚依听了半晌,一拍筷子,眸中窜出一簇愤怒的小火苗,直直喷向秦旭炎,恨不得把他那张破嘴给烧焦。

    “天地良心,我是在跟少文说!”

    秦旭炎发誓般说着,因为梁少文归来,他料定萧岚依不能耐他何,所以胆子可是大的不行,只是萧岚依骤降的眼神,让他被萧岚依欺压多年的小心脏瞬间犯怂。

    嘿嘿笑了两声,秦旭炎以手做扇给萧岚依扇着风,讨好道:“没事,不就是个男人嘛,你不是还有尚公子嘛,你明天就找尚公子去,气气那个男人。”

    “旭炎哥哥,你怎么能这么乱说呢!”

    孟千烟闻言撇了眼秦旭炎,对于他这看热闹不嫌事大,故意寻刺激看戏的提议十分无语,看向萧岚依,正要劝说,就听萧岚依惊喜道:“就是,我可以气气他呀!”

    孟千烟闻言想要说的话,顿时卡在了口中,抿了抿红唇,眼神一看一收,犹豫半晌,终于开口道:“可是萧姐姐,千烟觉得尚公子对你那么痴情,你这么利用他,不太好……”

    秦旭炎一听这话,暗道若是萧岚依同意孟千烟的话,他可就没戏看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