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萌娃神助攻:我家娘亲缺个相公 > 第一百六十章权势滔天的新主子
    而且那逃跑的可是差点卖了他家小星的重量级人贩子,这件事,她也不会善罢甘休。

    被萧岚依这么一劝,镇老爷总算是淡定了下来,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睁眼时,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庄严端庄模样,挥袖附手站在尧义面前,开口道:“尧义,本官念你这些年一直兢兢业业为本官做事,这件事你若坦白交代,指出幕后之人,并交代那逃跑人贩子的下落,本官便允你从轻处置。”

    “从轻处置?我的新主子,不知道比你位高权重多少倍,我还稀罕你的从轻处置?”

    尧义不屑的说着,鼻孔朝天,小人得志模样尽显。

    “你……你这知错不改的混账!”

    镇老爷被尧义的话击的心里一股闷气,扬手一巴掌打在尧义的脸上,将他打了个踉跄,脸颊瞬间高肿。

    瞪着眼,尧义怒视镇老爷,直呼他的名字道:“杨容德我告诉你,你最好对小爷我尊重点!要不然等小爷我去了新主子那里,弄死你!”

    说着尧义便挥手要将镇老爷打自己的这一巴掌还回去,被萧岚依直接挡下崴断了手腕。

    逼近尧义那张疼到狰狞的丑脸,萧岚依冷冷道:“我是不知道你那新主子有多厉害,要不你给我说道说道,看能吓到我,让我饶了你的狗命!”

    语气冰冷,不近人情,饶是尧义胆大至极,也被萧岚依下了个哆嗦,白着脸威胁道:“你快放手!我新主子可是京城的人物,权势大着呢,你要是杀了我,就是得罪了京中大官!到时候,捏死你,跟捏死一直蚂蚁一样容易!”

    “捏死我,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呵,你不觉得,我现在捏死你,也很容易?”

    萧岚依语调轻扬,明显威胁,在尧义还想再威胁她之际,直接扭断了他的胳膊,冷声道:“而且你似乎有些太高估你自己了,你真以为你死了,会有半个人帮你出头吗?你对你那‘权势滔天’的新主子来说,不过是颗棋子罢了,没了,再添一颗就好,而你若是死了,可就得自己去见阎王爷了!”

    “你,你……”

    尧义闻言慌了,‘你你你’了半晌,也憋不出什么反击的话来。

    而且萧岚依说的对极,他对他那权势滔天的新主子来说,不过只是个临时需要的棋子而已,若是此事成功,他兴许还能有飞黄腾达的机会,可现在被发现了……

    “我说,我什么都说!”

    权衡利弊后,尧义果断选择了招认。

    天大地大,有命才最大,所以他现在只要先保住自己的命,以后的事情,自有以后的解决办法!

    “大人,我可以都招,但是你得保证,我招了以后,你得从轻处置我,而且不能让这女人再伤我!”

    尧义现在怕极了萧岚依在自己招认后,会直接捏了自己的脖子,因此为保自己性命无忧,他必须得到镇老爷的允诺,才会开口招认。

    镇老爷已经被尧义磨的失去了耐心,闻言淡淡道:“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与本大人谈判吗?若是不说,本大人现在就让岚依解决了你,然后再慢慢调查!”

    萧岚依闻言配合的将空出的那只手,搭在了尧义颈间,红唇一勾,开口道:“大人说的有理,这种掂不清自己几斤几两的人,杀了也好。”

    “是师爷!师爷告诉我,若是我今夜将这人尸体的面容毁去,然后处理掉,他就给我介绍京中的大人物,让我从此飞黄腾达,去京中做官,剩下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尧义急急喊着,说完后,就有些后悔。

    他这样什么都招了,萧岚依定会觉得他没用了,万一…

    求生的强烈**下,让尧义脑中顿时生出一计,讨好的看着萧岚依,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提议道:“要不这样,你先放了我,让我回去跟师爷说事情成了,然后帮你打听那京中大人物的身份,如何?”

    “主意倒是个好主意,但我若是真将你放了,你转脸投靠了你的大人物去,我们岂不是自找麻烦?我觉得,还是直接杀了你,然后再去逼问师爷比较好。”

    萧岚依威胁道,手下力道也越来越狠。还不知道新主子是谁,尧义就敢跟她狐假虎威,这要是放了,还不得直接上天,把自己和镇老爷全部供出去?这种隐患,她可不需要。

    “别别别,萧姑娘先别急着动手,你怕是还不知道师爷的脾气,他这人可没我惜命,用不得强,你若是真拿威胁我这招威胁他,他一定会咬死不说,让你杀了他的!”

    尧义急急道,幸好赶在他彻底被萧岚依扼窒息前,将话全部说完。

    诚然尧义这步走的十分惊险,但不得不说,他确实将萧岚依说动了,因为颈间的手,已经慢慢松开,虽未离开,却暂时还不会要了他的命。

    萧岚依侧头看了眼一旁听了尧义招认后,就直接僵在原地,老脸一阵红一阵白的镇老爷,虽不忍心,却还是询问道:“大人,师爷的脾气,是否真如尧义所说一般?”

    “若是以前,本官还能准确答你,可现在,本官也不知道了…”

    镇老爷有些无力的说着。

    若说先前尧义所为让他失望透顶,现在得知伴了自己四年之久的师爷居然也背叛了自己,认了别人做主子不说,还包庇那杀千刀的人贩子?这打击,着实让他有些承受不住!

    尧义听了镇老爷的话,可是急的脑门直冒冷汗,趁着萧岚依还未再发力之际,赶紧道:“大人您可别这么说啊,师爷倔脾气,出了名的,他就算是背叛了你,他那倔脾气也改不了啊!”

    得,这一急切的解释,简直宛若利刃,结结实实的扎在了镇老爷那可接连打击下,摇摇欲碎的老心脏上,让镇老爷顿时更加无力,负手叹气道:“他这话确实没说错,居然能让师爷这倔脾气投靠做主子,想必那人确实位高权重…”

    说到这里,镇老爷浓眉一凌,似乎突然察觉到了什么,看向尧义,质问道:“师爷是不是一直就是那人手下?帮着那人包庇人贩子至今?!”

    “这小的可真是不知,不过师爷跟小的说那新主…啊不,说那大人物的时候,确实是很尊敬,很熟识的模样,想必就算不是一直跟着,也跟那人时间不短了。”

    尧义现在命在萧岚依掌中,为保不死,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分析都是过了脑子,真实无二的话,只求可以让萧岚依同意饶他一命,让他将功补过。